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六十四章 魏王來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四章 魏王來使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說三道四?」

蕭銘皺了皺眉頭,以前他倒是沒有往這上面想過,現在紫菀說起他猛然想了起來。

這說三道四的意思是由三從四德發展而來。

現在這些女工這麼說,自然是有人背後說她們整日出門,不在家相夫教子之類的。

「可不是,為此倒是還有不少女工中途回家,奴婢這紡織坊倒是三天兩頭不是這個不來了,就是那個不來了。」紫菀嘟著嘴,有些生氣。

蕭銘苦笑著搖了搖頭,封建禮數再一次給了他顏色,他說道:「既然如此,本王便在報紙上給你宣傳一下,我相信還是有不少百姓是開明的,哦,對了,你給這女工的薪俸是多少?」

「一個月九十文錢。」紫菀伸出小手,比劃出九個手指頭。

「三十文錢?」蕭銘瞠目結舌。

這一文錢在如今的青州只能夠買到二兩米,按照現代米的價格計算,這二兩米也就是兩毛錢。

等於紫菀一個月只給人家開了六塊錢的工資或是給了六斤的米,也難怪這些女工不穩定了,因為這工作實在是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

若不是在古代婦道人家沒多少工作機會,估計人也不願意來。

而且,自古一來百姓都是小農經濟,自給自足,男工女織,在這拿著一個月三十文,不如回家自己紡織。

「怎麼了殿下?多了嗎?」紫菀一副無辜的樣子。

綠蘿這時忍不住說道:「姐姐,你平時聰明,這回怎麼想不通了呢?殿下是嫌棄少了,那些女工之所以能來,那是因為這紡織坊是殿下開的,城內的百姓是沖著殿下的名聲才同意她們來,現在你給的薪俸還不如在自己紡織,她們肯定不樂意了。」

蕭銘拍了拍綠蘿的腦袋,笑著說道:「綠蘿都比你聰明,你這是當管家當成習慣了,和錢大富一樣,越來越摳門,這樣吧,本王做主,這女工每月一兩銀子的薪俸。」

「一兩銀子,殿下,這太多了吧。」紫菀一臉的心疼,「這銀子可都是王府出的。」

蕭銘說道:「那本王問你,一件棉襖你打算賣多少錢?」

說道這個,紫菀眼睛咕嚕嚕亂轉,笑嘻嘻地說道:「最少三兩銀子?」

「那麼一件棉襖的本錢是多少?」蕭銘又問道。

「加上女工的薪俸頂多二兩銀子。」

「這就是了,現在紡織坊里一共一百個女工,每天三十件,等於一個月紡織坊可以凈賺九百兩銀子,若是一千名女工你一個月就能賺九千兩銀子,這個可不少了。」蕭銘說道。

紫菀頓時回過味來,她說道:「對呀,現在最主要的是招人。」

蕭銘點了點頭,「這就對了,一個月一兩銀子,一年十二兩銀子等於一季的收成了,你說她們願不願意來?」

「嗯,殿下說的是,既然這樣,殿下就為紫菀在報紙上這樣寫吧。」紫菀興奮地說道。

蕭銘點了點頭,現在新城牆馬上就要建成,蠻族若是想要攻下這座城池難於上青天,現在他終於可以騰出手大力發展工業了。

同兩個丫頭嬉鬧了一陣,這時家丁傳有魏王的使者在門外求見,並將拜帖給了蕭銘。

「魏王使者?」蕭銘皺了皺眉頭。

自從上次在長安分別,他和魏王就斷了聯繫,但是據說魏王一直在為火炮之事央求蕭文軒,而且十分急迫,頻頻搬出倭寇襲擾沿海的理由。

猶豫了一下,蕭銘說道:「讓他進來吧。」

家丁去了,紫菀和綠蘿自動迴避。

不多時,一個白衣公子在家丁的引領下向他走來。

遠遠看見這個白衣公子,蕭銘忽然有一種錯覺,感覺此人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但是仔細看時又想不起來。

「魏王座下長史蕭琪見過齊王殿下?」白衣公子見到蕭銘不卑不亢地說道。

「你姓蕭?」蕭銘皺了皺眉頭,「難道你是南陽蕭氏的人?」

白衣公子依舊恭敬地說道:「回殿下,在下並非南陽蕭氏之人,天下蕭姓眾多,某不過一小民。」

「是嗎?」蕭銘帶著懷疑的眼神,「年紀輕輕如今卻是三皇叔的長史,一不是南陽蕭氏之人,那便是驚才絕艷之輩了。」

「殿下謬讚了,不過是僥倖得到魏王垂青。」蕭琪說道。

蕭銘又打量了蕭琪一番,不再追問他的私事,而是問道:「三皇叔派你前來,有何要事?」

「回殿下,正是為了火炮之事,魏王殿下已經得到了皇上的首肯,希望殿下能夠出售火炮給魏王。」蕭琪正色道。

「什麼時候的事情?」

「殿下此次前往滄州數月之久,早在一個月前皇上便同意了此事。」

蕭銘眉頭皺的越發緊了,他說道:「父皇果然還是心疼三皇叔。」

這時白衣公子正色道:「殿下錯了,此次非是皇上心疼魏王殿下,而是沿海倭患嚴重,就在殿下人在滄州之際,有倭寇三萬人登陸鹽瀆州,攻下了境內的倉平縣,城內數千百姓被屠戮一空,淪為倭寇巢穴,試問殿下,陛下乃是大渝國之主,又怎麼能忍心看見大渝國的百姓受苦?」

「哈哈哈……」蕭銘聞言大笑不止,一點不客氣地說道:「區區三萬倭寇便讓三皇叔如此驚慌失措,那麼本王面對十萬蠻族大軍,豈不是要嚇得尿褲子,天下誰人不知魏地之富饒,兵馬之強健,丟失倉平縣,難道不是魏王之責?」

白衣公子一窒,滄州之戰,天下都說齊王大義,此次前來,他同樣以大義相勸,想讓蕭銘能夠儘快提供火炮給魏王,沒想到蕭銘此時卻不提國家大義,倒是斥責魏王失職,他一時間倒是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

蕭銘心中暗笑,白衣公子的伎倆他一清二楚。

既然蕭文軒同意了魏王的請求,那麼南方的楚王肯定也順理成章了,如今生米成了熟飯,這買賣他只能接了。

不過想用什麼民族大義來讓他賤賣火炮,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和他相比,這些藩王在他面前提民族大義就是個笑話。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