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六十九章 火炮入長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九章 火炮入長安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山風陣陣,帶著一絲咆哮之音。

這時蕭銘說道:「諸位,今日本王前來器械司,一是為了這火炮之事,一個則是為了獎賞你們中功勞卓著的匠人,有功必賞,有過必罰,這便是本王一向堅持的準則,在你們進入青州各個工坊的時候本王也曾給你們許諾,如今本王便要兌現這個諾言。」

蕭銘的話音一落,不少匠人露出激動之色。

在之前陳琦已經將他們的功績記錄下來,他們一直等待這一天。

接著蕭銘說道:「現在我念到的名字將解除奴隸身份,獲得青州戶籍,自此擁有青州百姓一切之權利。」

「宋長平,鄧懷遠,尹興健,陳煒……」

一個個名字從蕭銘的口中說出,被點到名字的匠人激動地渾身顫抖。

陳琦這時看向站在最前面的一個年輕匠人,這個匠人年紀也就二十來歲,此時他已經淚流滿面。

他本以為自己的命運以後便是生子為奴,生女為娼,世世代代為賤民,類比牲畜。

但是現在這一刻,一切都改變了。

他也曾經懷疑過,懷疑齊王只是隨便說說,不會真正給他們自由。

很多奴隸都是這個想法,所以他們渾渾噩噩,過一天是一天,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

不過不同的是他記得自己父親的話,無論在什麼處境中都要老老實實做人,兢兢業業做事。

所以,他一直很努力,也正是因為他的努力,陳琦將他從器械司帶到了軍工坊,而且還讓他當了隊長。

境遇的提升不僅沒有讓他滿足,而且他更加努力了,鑽研了三個月他終於找到了提升火炮鑄造效率的連鑄法。

為此,陳琦在工坊中大大誇獎了他一番,允諾為他請功,而事實上,他辦到了。

看了眼陳琦,宋長平滿是淚水的臉上綻放出了笑容。

「……葛明。」三十個匠人名字念完,蕭銘說道:「這三十個奴隸匠人從今日起便不再是奴隸,戶籍軍工坊會為你們辦理,而宋長平功勞卓著,不但本人將獲得青州戶籍,你的家人也會獲得青州戶籍,本王會在青州城為你置辦一處房產,以後,你們家人便可以團聚了,你滿意嗎?」

「滿意1宋長平高喊一聲,雙手抱拳緩緩跪了下來,他連連叩頭,哭喊道:「謝殿下,謝殿下1

蕭銘走上前去,將宋長平扶起,他對一眾匠人說道:「本王知道你們很多人不相信我,現在你們該信了吧,只要你們肯努力,在青州,一切都有可能,你們不但能夠獲得自由之身,你們子女還可以再青州上學,以後甚至還能當官。」

蕭銘的聲音洪亮,振聾發聵,不少匠人羞愧地低下了頭,他們受夠了豪族官吏的欺騙,不再相信任何人,但是現在他們發現自己錯了。

現在他們很後悔,想起以前嘲笑宋長平的時候,他們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如今宋長平獲得了自由,而他們還是奴隸身份,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不過同時,他們也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狠狠努力,擺脫奴隸的身份。

望著奴隸匠人們不一而足的表情,蕭銘心想自己的目的達到了,他就要塑造一種艱苦勞動,享福在後的社會氛圍。

因為現在他必須奴隸,封地的百姓也必須努力,一兩場戰爭的勝利還不足以證明從此青州就安穩了。

戰戰兢兢,如履薄冰,這才是所有人該記住的。

獎賞了奴隸匠人,蕭銘又獎賞了青州戶籍的匠人,這次的獎賞便是以資鼓勵了,畢竟對他們來說銀子就是最大的需求了。

在軍工坊論功行賞之後,蕭銘返回了青州,借著軍工坊的勢頭,他讓青州在各個工坊中也同樣展開獎賞措施。

而同時報紙上也配合宣傳了此事,如此大費周章,他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提高匠人的積極性。

畢竟積極和消極之間的區別很大,一個消極的匠人變成積極狀態,至少可以將工作效率提升三倍以上。

而在年關之前,青州工坊因為獎罰之事十分熱鬧之時,青州的一百門外銷型火炮也抵達了長安了。

書房中,蕭文軒正在批改奏摺。

這時馮德水忽然一路疾跑闖了進來,因為跑得太快,馮德水忽然腳下不穩,撲在了蕭文軒的腳下。

蕭文軒笑道:「得水,這還沒過年,你怎麼就給朕來了個五體投地。」

馮德水爬了起來,疼的齜牙咧嘴,但是仍舊嬉笑道:「陛下,老奴今兒可不是行這大禮,而是跑得太快摔倒了,陛下,這齊王的火炮已經到了火器營了。」

「火炮到了,你說真的?」蕭文軒猛地站起來,抓住馮德水一個勁的搖晃,神色激動。

「皇上,老奴的骨頭要散架了。」馮德水苦笑陣陣,「老奴可從來沒騙過陛下。」

「真的到了1蕭文軒聞言,哈哈大笑,此時,他放下手中的毛筆就向外走去,道:「快帶著朕去看看1

馮德水忙追出去,「陛下,你慢點,披上貂裘,可別被凍著。」

蕭文軒哪裡肯停下腳步,此刻,他彷彿回到二十歲,步履強健,腳步如飛。

對他來說,這不僅僅是一百門火炮,還是皇家重新確立至高地位的時刻。

為此,他讓馮德水通知所有長安的權貴前往火器營,他要讓有人都看見禁軍有了火炮。

讓一些官員將這個消息帶給他們背後的主子。

火器營,此時來自青州的一百門火炮在大營中一字排開,火炮上蒙著灰色的帆布。

大營外,士兵們守備森嚴,一些的消息的將領提前到了,但是沒有得到命令他們不能讓任何火器營之外的將領進入。

而火器營的士兵望著這些被帆布蒙著的東西都是十分的好奇,不明白這種被稱為「火炮」的東西到底是長得什麼樣?

蕭文軒離開皇宮直接向長安城的南門而來,火器營的駐地正在的南城外。

馮德水已經通知了各個重要的文武官員一同來看看這種威力巨大的火器,這也是蕭文軒向異姓藩王展示實力的時候。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