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七十二章 密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二章 密謀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婉轉的吟哦之聲在房間里回蕩。

趙元良注意到方成友的神色,嘴角湧上一絲笑意。

對他來說每個人都有缺點可以攻破,這方成友也一樣,雖說方成友在外一向表現的剛正不阿,但是他清楚方成友不過是一個視色如命之人。

這時趙元良拍了拍手,三個女子忽然從房間內側款款走出,三個女子都衣著華麗,姿色出眾,帶著濃濃的媚態。

「方作監,她們三人是父王精心培養的歌姬,自小錦衣玉食,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而且每日沐浴必以花瓣浸泡,即便不施粉黛也自含幽香,可以說即便這長安城的大家閨秀也比之不如。」

此時,方成友哪還聽得見趙元良的話,眼睛死死盯著面前的三個女子。

趙元良見狀,嘴角的笑意更濃,他這時走到第一個身著白衣的女子面前,只是輕輕一拽,女子的身上的綢緞華服便如流水一般墜落在地上,露出婀娜白皙的身體。

接著便是第二個紅衣女子,最後是黃衣女子。

三個女子瞬間毫無遮攔,方成友的眼睛更加無法挪開,狠狠咽了口口水。

趙元良這時說道:「方作監,她們三人如今還是處子之身,如何,可符合方作監的口味?」

「世子殿下,你的意思是」方成友這時聽出了趙元良話中的意思,驚喜道。

趙元良說道:「父王對方作監十分器重,所以命我將她們三人送給方作監當奴婢,方作監不滿意嗎」

「滿意,滿意1方成友激動地說道,眼睛瞳孔不斷放大。

不過他清楚趙元良如此下功夫,必然是有所求,他說道:「世子此次召下官前來可有什麼吩咐?」

趙元良這時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他說道:「我問你,皇上讓你入宮是為何事?」

將作監在大渝國的地位很低,一般來說蕭文軒是從來不會召見將作監的,畢竟將作監的地位官職很低,入早朝的資格都沒有。

試射了火炮之後,蕭文軒就急忙召見將作監,可想而知為了什麼。

方成友貪婪地在三個女子雪白的身體上掃過,這時說道:「回世子殿下,此次皇上召下官進宮乃是為了仿造火炮之事。」

「仿造?」趙元良有些失望,他以為蕭文軒秘密得到了火炮鑄造技術。

「是仿造,而且陛下說讓火器營給器械司調撥一門火炮用來研究。」方成友說道。

「哦」趙元良的眼睛轉了轉,「你有幾分把握能夠仿製成功?」

方成友心中得意,他沒想到因為這火炮之事又是皇上召見,又是太子和趙王世子送美人,他不禁自誇道:「世子殿下,這火炮和火筒沒有什麼區別,不出一月,器械司便可仿製出來。」

「方作監誇大了吧。」趙元良這時神情變幻。

自青州之行后,他回到趙地便讓工匠依據火炮的模樣仿造,不過這仿造出來的火炮不是表面都是沙眼,就是經常炸膛,這試射的士兵都死了數十人。

而且仿製的火炮射程也很短,威力也遠不如青州的火炮。

更為重要的是,如此低劣的火炮他們每門耗費的材料巨大,雖說沒有兩萬兩一門這麼多,但是也有**千兩的成本了。

方成友現在精蟲上腦,只想一味地討好趙元良,於是說道:「世子殿下,我們方家世代鑽研火筒,可不是一般的匠人能相比的,一個月之後,便見分曉。」

如今火炮已經列裝禁軍,他和趙王都十分心急,而且上次得罪了蕭銘,他們十分擔心蕭銘再次提價。

所以,若是能夠得到火炮技術,他們願意付出一切代價,於是他說道:「既然如此,方作監若是成功研製出了火炮,可一定不要忘了我和太子殿下。」

「世子放心,忘了誰我也不能忘了世子。」方成友說道。

趙元良點了點頭,對三個女子示意了一下,那個女子頓時嬌語陣陣,撲向了方成友,帶著方成友去了內側的房間里。

這時太子似乎也發泄了心中的憤怒,他從床上下來,懶洋洋地說道:「可惜了,舅舅什麼時候也送給我幾個美人,倒是便宜了他。」

趙元良皺了皺眉頭,「太子,將來天下都是你的,何愁沒有美人,此時又怎能因為吝嗇幾個女人壞了大事。」

「哼,你的口氣越來越像母后了。」太子坐下來喝了口水,接著說道:「這個蕭銘實在可惡,若不是他的火炮,我也不會如此丟臉,母后也不知道怎麼想的,竟讓我去拉攏他,哼,除了火炮他有什麼?他也配?」

想起今日被火炮嚇得尿了一褲子,太子十分惱怒,而這怒火現在全都怪在了蕭銘身上。

趙元良的眉頭鎖的更緊了,以前太子地位不牢,趙皇后也是病急亂投醫。

後來趙王進京之後,蕭文軒間接承諾不會廢太子,這太子之位也就穩固了,自此之後,太子也沒有把蕭銘當回事兒。

不曾想,現在的蕭銘土雞變。

現在不是他們拉攏不拉攏,而是蕭銘現在似乎置身事外,根本不想理會大渝國的皇位之爭。

「蕭銘現在今非昔比,不拉攏也不要得罪才是,等你將來登基之後,自然有大把的時間修理他。」趙元良說道。

提到登基之事,太子忽然神色扭曲,將桌子上的茶盞一股腦推在了地上,他怒道:「登基,登基,我什麼時候才能登基,如今我都三十多歲,難道還要等個三十歲嗎?父皇不死,我如何登基1

趙元良大驚,立刻捂住太子的嘴,他說道:「太子慎言,這話若是到了皇上的口中,你小心太子都當不得。」

太子聞言,頓時大哭起來,「大渝國有我年紀這麼大的太子嗎?你知道現在的朝臣都是怎麼嘲笑我的嗎?老太子!這就是他們說的。」

趙元良默然無語,太子的年紀的確很大了。

只是事實上,他期盼的並非是太子登基,在他眼中,太子也是蕭家的人,而這江山也該輪到趙家的人坐坐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