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八十八章 精密生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八章 精密生產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規矩,這個詞在古代以前是規和矩兩種工具,規自然是圓規,矩則是用來畫直線的工具。

這兩樣工具成為古代測量的鼻祖。

也正因為如此,蕭銘不需要再費腦子如何生產圓規和直尺之類的工具,因為大渝國已經有之。

現在統一度量衡不過是改進,而不是顛覆。

所以讓陳文龍拿來一個圓規和一把直尺,他便衡量毫米的大小,對照著科技庫中毫米大小使用圓規在直尺上交叉而動,圓規每走一步,便是一個毫米,這時蕭銘便點下一個點。

當一個圓規走完一米的時候,他停了下來,接著又在上面繼續畫豎線,明確毫米,厘米,而且標註。

為了追求你精確,忙了一個時辰,他才將這個直尺完美畫了出來。

這時他對照著科技庫中的尺子看了眼,基本上沒有多少誤差,而微米級別的誤差他是沒辦法的。

而且現在的青州工業拿著他畫的這個尺子也足夠用了,畢竟這個階段生產的機械不可能沒有誤差的。

製造出這個尺子,蕭銘將尺子交給了陳文龍,囑咐他按照尺子的標準進行生產,將尺子應用到青州所有的工坊。

「殿下,這改變大渝國的度量衡真的沒問題嗎?」陳文龍還是習慣以前的度量衡,因此當他看見尺子的時候有些彆扭。

蕭銘說道:「這不僅是度量衡的問題,這是工業的問題,如果青州的工業品都採用這種精密尺寸生產,外人不使用同樣的標準就沒那麼容易仿造青州的商品,而且一旦刀具生產出來,車床投入使用,青州日後可能就要生產更加精密的工業品了,沒有這種精細的尺寸如何生產,到時候車床上也是需要篆刻尺寸的。」

陳文龍似懂非懂,「原來是這個原因,是下官愚笨了。」

接著陳文龍繼續問道:「殿下如今看重這刀具,莫非殿下又要有新的傑作?」

陳文龍提到這個,蕭銘心中頓起波瀾,如今已經是十八世紀,在現代,西方已經淘汰火繩槍換裝了燧發槍,而現在大渝國連個火銃鳥槍都沒有,這被拉下的步調實在太大,基本上等於清末西方開著蒸汽輪船,而大清還停留在風帆戰艦時代一樣。」

所以,他之所以著急刀具,就是為了車床一旦有了合格的刀具,他就開始生產精密的無縫鋼管。

沒錯,他是掌握著卷鐵鍛造鋼管的技術,這種技術同樣能用來生產火槍。

但是生產火炮,鋼鐵工坊,玻璃工坊等等產業已經讓奴隸捉襟見肘。

所以當時在生產火炮還是火槍之間,他必須有一個選擇,最終他選擇了火炮,因為在技術上火炮更容易生產,鐵模鑄炮技術足以讓火炮能夠快速生產。

而那時火槍還得匠人一個個敲打鍛造,即便如此,當時的能力也只能夠生產火繩槍,滄州之戰拿著頂多數百火繩槍抵擋十萬蠻族大軍,這火繩槍在城牆上恐怕連弓箭的效能都不如,因為根據資料記載,訓練有素的火繩槍射手每3分鐘可發射2發子彈。

這種要命的速度也是蕭銘沒有打算生產火繩槍的原因,在西方可能已經全面淘汰火繩槍的情況下,生產一種落後的槍械,這是愚蠢的行為。

所以他的目標是直接生產燧發槍,縮短武器的代差,不浪費時間去生產陳舊的武器。

不過這火繩槍倒也可以利用,因為一旦燧發槍出現,必然會引起大渝國各方勢力的窺探,那時候把火繩槍推出去當擋箭牌也是可以的。

雖說蕭銘現在有了這個想法,不過燧發槍的結構更為複雜,這槍管只是其中一項,其中還有彈簧,激髮結構需要製造。

這兩樣東西一點都不必槍管簡單。

有鑒於此,蕭銘沒有回答陳文龍的問題,而是打個哈哈就過去了。

畢竟陳文龍是個官員,而不是陳琦這般的技術人員,多說無益。

吩咐了生產刀具模具的事情,蕭銘往王府去了,這一來一去,已經到了中午。

路過東市的時候,他忽然聽見一陣熟悉的旋律傳來,聽到這個聲音,蕭銘會心一笑,這紫菀辦事倒是很利索,。

這大渝國版的白毛女這就是在民間上演了。

「趙龍,趙虎,陪本王一起去看看?」蕭銘笑問。

上次春節的時候,趙龍趙虎並不在王府中,而是回家過年了,得知王府中的戲劇十分精彩,二人十分期待。

而且,二人還聽說了這戲劇最前面的詞,此時一聽,頓時也明白過來。

「殿下,這就是白毛女吧」趙龍和趙虎欣喜道。

蕭銘點了點頭,「沒錯,你們那時候回家過年,沒機會看見,現在真可以觀賞一番。」

二人聞言,點了點頭。

說罷,三人向東市中的一個戲檯子走了過去。

蕭銘之所以要去湊熱鬧倒不是為了重溫這戲劇,而是為了看看百姓的反應,他可指望著這白毛女通過民間傳到其他藩國去。

這才能實現他的目的。

「人家的閨女有花戴我爹錢少不能買……」

三人到了的時候,戲台上的喜兒就要唱完自己歌詞,在戲台上圍了不少百姓觀看。

他們一個個目不轉睛,在這樣一個娛樂缺乏的時代,可娛樂的項目實在是太少了,今天有這種別出心裁的戲劇出現,百姓們頓時挪不動腳步了。

「這是什麼戲呀?怎麼從來沒見過。」

「是呀,這歌唱的奇怪,不過倒是很好聽。」

「據說這是陳老實的戲班子,以前唱的都是柳子戲,現在怎麼唱起這個了。」

「……」

站在戲台上,百姓們的議論紛紛傳入蕭銘的耳中。

戲台上,喜兒唱完開頭的歌曲,開始進入劇情,而在這時,百姓們的議論停止了,而是沉醉在了戲劇的表演中,這種接地氣的戲劇,讓百姓們很快代入。

蕭銘始終沒有看戲,這時趙龍趙虎也同樣目不轉睛地盯著台上的表演,加上周圍百姓的狀態,他微微滿意地點了點頭,看來這新型的戲劇很有希望在民間傳播開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