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九十章 本王給你講個故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章 本王給你講個故事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你就是陳老實?」

端坐在正殿中,蕭銘的聲音遠遠傳來,紫菀站在蕭銘的身邊,面帶笑容看著陳喜兒。

「草民正是。」陳老實緊張地說道。

在他心中,他們這些戲子在這些權貴眼中如同螻蟻一般。

以前王家,秦家在的時候,他們也是時常被召去唱歌曲之類的,那個時候,一個不小心便要被打罵。

也正是因為這個,戲班子的人膽子都很小,做事小心翼翼。

「你們不必緊張,殿下讓你們前來只是為了戲劇之事,並非要責罰你們。」紫菀輕柔的聲音響起。

這讓戲班子里的眾人頓時鬆了口氣。

蕭銘這次把陳老實等人找來不是為了談心,而是為了這文藝復興之事,所以他需要一個民間的戲班子為自己打下手。

上次在王府中的表演都是王府中的歌姬所扮演,她們並不適合拋頭露面在大街小巷表演,畢竟這涉及王府的威嚴。

雖說他擁有現代的思想,但是入鄉隨俗,他也不能把這個王爺當的太另類。

「紫菀說得對,本王並非要責罰你們,所以你們不必如此拘謹,此次讓你們前來,本王乃是要讓你們為本王做事,不過,對外你們不能說是本王的人。」

「為殿下做事1陳老實幾乎驚的跳起來,他哆哆嗦嗦也不知道如何應答。

正在這時,陳喜兒說道:「殿下,你愛民如子,一向封地百姓一視同仁,我們都敬仰著殿下,殿下有何吩咐,我們戲班子一定照辦。」

「你倒是個伶牙俐齒的丫頭。」蕭銘面帶笑容,怪不得紫菀找了陳喜兒,原來二人還有一些相像之處。

陳喜兒笑道:「民女不過是說的實話,殿下明鑒。」

搖了搖頭,蕭銘直言道:「陳老實,你有這麼個女兒,倒是你的福氣,膽子夠大。」

蕭銘誇獎陳喜兒,陳老實聞言不禁憨笑起來。

這時蕭銘繼續說道:「既然如此,本王也就不饒舌了,本王準備在青州專門建設一個劇院,這劇院就交給你們管理,不過本王若讓你們演什麼,你們就得演什麼。「

「劇院?什麼是劇院」陳喜兒問道。

「劇院就類似東市的戲檯子,不過這個戲台是在屋內,不過以後你們只複雜戲劇表演,府衙會調撥銀兩給你們所有人按月發放薪俸,劇院收支由府衙負責管理。」蕭銘向陳喜兒解釋了一番。

「給我們發薪俸?」陳喜兒瞠目結舌,此時也陷入了震驚當中。

而紫菀也露出了十分不解的神色,蕭銘對這般戲子實在太好了。

「殿下,民女想知道為什麼?」陳喜兒冷靜下來問道。

「不是本王不說,而是說了現在你們也不懂,日後你們自然會明白,現在你們只要說同意還是不同意,不同意本王也不會刁難你們。」蕭銘說道。

陳老實還是沒有明白過來,陳喜兒立刻說道:「我們同意,我們相信殿下不會虧待了我們。」

「你說話算數嗎?」蕭銘這時看向了仍舊一臉懵逼狀態的陳老實。

陳喜兒說道:「我爹一定會聽我的。」

蕭銘皺了皺眉頭,有時候他覺得和這個時代的人溝通太難,他說道:「這樣吧,你們回去商議一下,明日告訴本王。」

說罷,蕭銘揮了揮手,讓陳喜兒等人離去。

等人都走了,紫菀說道:「殿下為何如此看重這個戲班子?」

「不是本王看重他們,而是青州民間的戲班子也就他們一個,拋頭露臉的事情可不是誰都能做的,所以這就比較難得了。」

「殿下說的也是,尤其是這女子,倒是鮮有和陳喜兒一樣能拋頭露面的。」紫菀點了點頭。

「所以,本王是懶得再尋找了,而且在東市的時候本王也看了陳喜兒的戲劇,的確不錯。」

「那是奴婢教的不錯。」紫菀忽然俏皮地說。

蕭銘抓住紫菀的手在掌心摩挲,哼了一聲,「自大,對了,既然這陳喜兒是你教的,那你就教到底吧,這紡織坊交給綠蘿打理就行了,你來負責劇院的事情,本王還有不少戲劇的。」

「真的嗎?殿下還有比這更精彩的故事嗎?」紫菀期待道。

蕭銘嘿嘿笑了起來,他腦子裡科技知識多,戲劇故事也不少。

對他來說,文藝復興的開端就要從戲劇開始,通過戲劇的形式可以將他想要表達的思想傳遞出去,這是一種潛移默化的思維改變。

所以,即便是現代國家對文藝這塊依然很重視,因為一部優秀的戲劇足以影響一代人的思想,而這就是文藝的可怕之處。

等這個戲劇建成,他就會通過戲班子,將一股新的思想風潮通過戲劇的方式傳遞出去。

當然他也不會局限於一種表演方式,歌曲,評書,都會成為戲劇的表演項目。

望著紫菀嬌俏可人的模樣,蕭銘說道:「不如本王給你講一個《梁山伯與祝英台》。」

「《梁山伯與祝英台》,這是兩個人的名字嗎?」

蕭銘一本正經道:「對,這故事主要講的是一個女子和另一個男子私會的事情。」

「私會?這是不守三從四德?天下還有這樣不知羞恥的女子?殿下,紫菀猜這女子一定被浸豬籠了吧。」紫菀的眼中泛著天真。

蕭銘尷尬地張了張嘴,「……也差不多了吧。」

「該!身為女子怎能不守婦道,殿下,這樣的事在大渝國可不少,在宮中奴婢經常聽說民間的女子因為私會男子被浸豬籠。」

「那你覺得她們該被浸豬籠嗎?」蕭銘試探地問道。

「當然該呀,私會男子這可是敗壞家風的大事。」

蕭銘咽了口吐沫,他的本意是逗逗紫菀,沒想到牽扯出紫菀這根深蒂固封建禮教思維,看來這文藝復興的阻力會很大,他不能一下邁出太大的步子,不然恐怕會適得其反。

無奈嘆息一聲,蕭銘說道:「那這個故事還是不講了吧。」

「那殿下要將什麼故事?」紫菀一臉的期待。

「不如本王給你講個《金瓶梅》吧……」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