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百一十章 提前下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章 提前下手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ps:先更兩章,晚上還有四章。

淡淡的茶香飄蕩在正殿中。

馮德水端起茶水輕輕嘬了一口,他打量著蕭銘的神色,想要分辨出蕭銘對此事的反應。

遷都之事在長安被提起便遭到了趙皇后,太子等人的強烈反對,被趙王收買的官員也是搬出祖宗家法,風水禁忌不斷諫言。

只是誰都清楚,這不過是趙皇后和太子的私心作祟,因為一旦遷都,趙王對蕭文軒的影響將會大打折扣。

「那麼父皇想要將都城遷到何處?」馮德水此次前來提及此事,自然不是簡單的家常聊天,而是帶著一絲對蕭銘態度的試探。

「如今皇家的土地,也只有汴州最適合了,一旦遷到汴州,這西面是趙王,之後是虎牢關,皇城以北是雍王,皇城東南是魏王,而東北則是殿下,三王護都,自從皇城安然無虞。」馮德水面帶笑容,似乎對新都的位置很滿意。

這汴州便是後世的開封,後世宋朝的東京,蕭文軒把新都選擇這個位置可謂極為精明。

就和馮德水說的一樣,一旦遷都成功,皇城便可背靠三位皇室藩王,有足夠的底氣對異姓藩王說不。

「父皇思慮周全,這汴州倒是一處風水寶地。」蕭銘猶豫了一下說道。

他表面平靜,其實內心波瀾已起,用現代的思維來說,皇城就是一個經濟圈。

長安富庶,周邊的州縣也會被帶動富裕起來,若是皇城真的選在了汴州,今後他的商品會省去大量的運輸成本。

畢竟長安距離青州八百公里,而汴州只有四百公里,從汴州出發只需要一百公里能夠到他封地最西邊的鄆州,這個距離和青州到金陵城的距離差不多。

皇城和他的封地之間縮短了一半的距離,這等於自己封地地位陡然變得重要起來。

而因為自己的存在或許也能避免因為某位異姓藩王的異動而讓天下大亂。

畢竟現在外患不除,他可不想大渝國國內先自己亂了陣腳。

所以總體來說,這遷都對自己來說沒什麼害處的,相反,自己還能獲得趙王一樣對皇城的地理優勢。

「這麼說殿下支持皇上遷都?」馮德水微微笑了起來,「如今長安城為這遷都之事吵成了一鍋粥,如果這樣,殿下當上表朝堂以銘心志,也免得朝中大臣為此事指摘殿下才是。」

蕭銘怔了一下,他一向不愛去理會朝中的事情,馮德水這麼說是想要自己上一封奏疏稟明自己支持遷都之事。

他笑了一下,原來不知不覺間自己在大渝國已經不是那個可有可無的齊王,在這大渝國的朝堂上也有了自己的分量。

不過想想也是,他現在無異於一個封疆大吏,在長安百官的眼中,也是舉足輕重的人物。

鬧了半天,這馮德水報喜的同時,還為爭取自己上書支持遷都之事,這下面馮德水應該就要去魏王那兒了。

只是他想的太簡單,下面馮德水的一句話,讓他頓時愕然。

「既然殿下支持遷都,這皇城的建造殿下恐怕就要出些力了。」馮德水一副老奸巨猾的樣子。

蕭銘的臉白了一下,這建造皇城可不是鬧著玩的,他說道:「馮侍郎,本王封地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現在那有錢去建皇城。」

「哈哈哈……殿下誤會了,這建造皇城自然是朝廷掏銀子,殿下只會佔便宜,怎麼會吃虧?」馮德水一副你懂的樣子。

蕭銘釋然,馮德水的意思是自己可以承包皇城的建造,這大興土木都是撈錢的生意。

如果這麼說,這的確是件好事,他管不著蕭文軒把皇城建在什麼地方,但是自己能賺錢就是好事。

不過對蕭銘來說,他其實更樂意皇城建在幽州而不是汴州。

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他更樂意見到一個輝煌盛世的來臨。

只是現在幽州還在蠻族的手裡,若是提起此事無異於笑話。

說完遷都這件事,馮德水忽然笑道:「殿下,老奴來的時候見這青州城內正在大修土木,在城中還見到了不少神奇的道路,不知這是什麼?」

「這個是水泥道路。」蕭銘說道,他眼睛轉了轉,對馮德水說道:「馮侍郎覺得這種道路如何?」

「不錯,到是和長安城中的石板路有異曲同工之處,十分堅硬,而且下雨下雪完全不會影響行走。」馮德水沉吟道,他入城的時候就看中了這種水泥道路,十分喜歡。

雖說遷都之事遙遙無期,在朝堂上這件事還要反覆爭論很久,但是這不妨他提前展示一下自己的建造能力。

他現在缺的就是原始資本的積累,這皇城建設是個賺錢的大工程,他沒有不去競爭的道理。

若是這遷都事成,下面估計就是諸位皇子爭奪皇城建造的事宜了。

「馮侍郎只是看到了表面而已。」蕭銘笑眯眯地說道:「現在天色尚早,不如馮侍郎跟著本王去看真正有趣的東西。」

「是嗎?」馮德水露出濃濃的興趣。

說罷,二人當即出了王府向青州街道而去,現在青州城內的道路鋪設已經完成了五分之一,地下管道也鋪設了不少地方。

蕭銘領著馮德水不是去其他地方而是去了魏家酒樓。

「殿下,你這是要請老奴吃酒不成?」到了地方,馮德水笑道。

「非也,非也,馮侍郎請看這裡。」蕭銘指著一處溝槽,這溝槽里埋設著水泥管道。

「這是什麼?」馮德水不解道。

「這是水泥製造的管道,從魏家酒樓里通出一根管子接入門前的總管道,日後入主酒樓的客人直接可在酒樓內如廁,而且日後城內即便下暴雨,也不會出現積水的情況。」蕭銘解釋道。

馮德水有些困惑,「這如廁不都是在酒樓內嗎?只需要糞桶即可,殿下這樣不是多此一舉嗎?」

「馮侍郎,區別就在這裡,有了這管道之後,就不需要糞桶了,入主酒樓的客人會生活的更加舒適,你看這從樓上通到樓下的陶瓷管道,在每個酒樓的房間里都會有一個沖水馬桶。」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