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百一十二章 蝗災預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二章 蝗災預兆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天色朦朧,夜幕尚未完全褪去。

此時的青州街道上,一個人行色匆匆。

龐玉坤拿著一份奏報正向齊王府而去。

這份奏報上的事情對他來說十分嚴重,很可能會危及六州農耕。

「龐長史今日來的真早,殿下昨日帶著馮侍郎將青州城轉了遍,可能有些疲憊,還未曾起來。」綠蘿將龐玉坤擋在了寢殿外。

龐玉坤面露焦急,「此事茲事體大,不能耽擱,勞煩綠蘿姑娘叫一聲殿下。」

綠蘿有些不樂意,在她看來齊王這麼操勞,難得能夠多睡一會兒,這龐玉坤也真是的。

「出什麼事了?」,綠蘿正猶豫的時候,蕭銘的聲音從屋內傳出。

龐玉坤立刻高聲道:「殿下,前些日子下官得到冀州一位友人的來信,他說冀州數月滴雨未下,已現蝗災前兆。」

「蝗災徵兆1

屋內蕭銘正在慢騰騰地穿衣服,聞言他顧不得衣衫不整直接走了出來。

「是的,殿下,俗話說旱極而蝗,久旱必有蝗,下官這位友人說冀州去年就很少下雨,旱災導致去年的糧食減少,不少百姓家中已經沒了餘糧,現在馬上就要春耕,但是耕地都乾涸地裂開了口子根本沒法耕作,回想今年初春,我們青州也只是下了一場小雨就再也沒下過雨……」

說道這裡龐玉坤神色有些凝重。

蕭銘的臉色有些難堪,他說道:「無妨,你繼續說。」

「殿下,史書記載,自古一來,這旱災蝗災一出現,往往是冀州,汴州,青州一線一同受災,天災難擋,於是在收到信件之後,下官便責令六州刺史外出巡查,結果發現今年田間的蝗蟲的確被往年多了不少,殿下此時當未雨綢繆,大量購買糧食儲備以防不測。」說罷,龐玉坤臉上帶著濃濃的擔憂。

「果真是小冰河世紀嗎?」蕭銘苦笑一聲,這龐玉坤說的冀州,汴州,青州一線基本等於現代的河北、河南、山東一帶。

這一帶即便在現代也是旱災,蝗災高發區。

在蕭銘的記憶中,大渝國幾十年前也發生過幾次大蝗災導致民間餓殍遍野,甚至有過民間百姓揭竿而起的情況。

深深看了一眼龐玉坤,蕭銘眼中帶著一絲讚賞,這才是他的長史,能夠見微而知著,未雨綢繆。

他說道:「現在糧食儲備的如何了?」

「回殿下,現在六州儲備的糧食只夠吃一年的時間,這蝗災輕重未知,我們當以最壞的情況處置才行。」

「嗯,現在你立刻通知李開元現在以貨易貨,大量換取糧食進入青州,減少一些暫時不需要的東西。」蕭銘吩咐道。

穿上衣服,他接著說道:「你現在立刻擬一道奏疏,將此事上表朝廷,讓朝廷提早有個防範。」

龐玉坤將蕭銘的話一一記下。

「殿下,下官那位友人還說旱情自后,雍王不但沒有減少稅賦,相反加重了稅賦,說是為了抵禦蠻族要大修冀州城,下官擔心雍王如此行事會災上加災,波及我們的地方。」

蕭銘聞言皺了皺眉頭,藩王和藩王之間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他也不便指責雍王的行事作風,只是龐玉坤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

大渝國如今士族門閥在民間大量兼并土地,百姓和官府之間的關係已經岌岌可危,若是雍王此時胡來也不是沒有可能。

「本王明白你的意思,只是這不是本王該管的事情,將此事上奏朝廷已經是越俎代庖,剩下的事就看父皇如何決斷吧。」蕭銘朗聲說道。

穿上衣服,蕭銘接著說道:「現在還是想想怎麼預防六州發生蝗災吧。」

龐玉坤頓時皺起了眉頭,「殿下,這蝗災乃是天災**,一定是這些年大渝國的權貴作孽太多,老天要懲罰大渝國,既然是天意又如何防範的了。」

「胡扯1蕭銘怒斥龐玉坤一句,「虧本王剛才還誇你見微知著,未雨綢繆,現在你就和本王說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本王不信天,只信人能勝天1

龐玉坤被蕭銘這麼一說,頓時怔在原地。

綠蘿第一次見龐玉坤在蕭銘面前這麼吃癟,不禁捂著嘴偷笑起來。

龐玉坤老臉有些掛不住,只是對付蝗災他也的確沒辦法,他說道:「還請殿下明示1

「吃1

「吃?」

「沒錯,人吃,雞吃,鴨吃,蟾蜍吃,只要能吃蝗蟲的都往田間地頭上送。」蕭銘說道:「你去和李開元說,除了買糧食,這段時間大量買進雞鴨鵝,本王也會在報紙上刊登預防蝗災之事,讓百姓主動養殖雞鴨鵝這些禽類。」

在蕭銘的科技庫中記載著很多防治蝗蟲的辦法,但是在大渝國最實際還是生物防治辦法,根據數據,兩千隻鴨子能夠把四千畝地上的蝗蟲吃個一乾二淨。

蕭銘這些論調龐玉坤是聞所未聞,但是蕭銘說的頭頭是道,必然也是有根據,他行了一禮向王府外走去。

「殿下,這蝗災這麼可怕,真的養幾隻鴨子就能預防?」綠蘿遲疑了一下問道。

蕭銘嘆息一聲,「現在蝗災還沒有形成氣候,及時防治還能見到一些成效,本王擔心的不是青州,而是冀州,雍王一向有勇無謀,只怕這次蝗災不能及時應對,到時候冀州又要鬧飢荒了。」

「也是,這風調雨順的尚且有不少雍王封地的百姓逃到青州,這若是出現大災,豈不是又是大批流民涌過來。」

「殿下現在缺的不正是勞力嗎?這若是大量流民過來,豈不是解了殿下的燃眉之急?」

一個聲音忽然傳來,卻是紫菀端著一碗漱口茶走了過來。

「姐姐這話就不對了,殿下又怎會趁人之危?」

紫菀笑道:「殿下怎麼會是趁人之危,收留流民,殿下這是為國為民。」

蕭銘瞪了紫菀一眼,「現在不要說雍王的風涼話,咱們封地能不能應對這場蝗災還八字沒有一撇,還是先關心關心自己的事情吧。」

紫菀吐了吐舌頭,應了聲「是。」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