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百一十六章 沙盤推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六章 沙盤推演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咚咚咚…咚咚咚……」

青州校場上,五百先鋒營士兵排成縱隊正在向前行軍,士兵們將燧發槍抗在肩上,踩著鼓點有條不紊地一步一步走向目的地。

朱四五站在縱隊的一側,同樣踩著鼓點跟著先鋒營行軍。

三天前先鋒營裝備了燧發槍之後便開始了這種隊列訓練,一開始行軍的時候是軍官含著口號,但是兩天之後,兩個小鼓被送到了軍營中。

牛隨機下令從先鋒營里抽調出兩個士兵專門負責敲鼓。

「由於是線列作戰,在未來的戰爭中,沒有一個統一的聲音就很難讓軍隊「齊步走「,鼓聲的一個作用到時候就能體現出來。」

而朱五六問為什麼的時候,牛就是如此回答他的,據說這是殿下在博文學院的陸軍學堂上說的,這鼓也是殿下要求製造。

正想著,他忽然看見隊列走歪了,他立刻拿起棍子就走了過去,對著走歪的三個士兵一人就是一棍。

屁股上被狠狠抽了一下,三個士兵疼的不斷齜牙咧嘴,立刻重新調整步伐融入隊列。

折身回來,朱四五再次緊緊盯著士兵們的隊列。

雖然他不懂這樣緩慢而有節奏的行軍目的是為什麼,但是他相信殿下的一切決定都是對的。

他唯一期待的是什麼時候輪到他們這些果敢校尉去博文學院學習。

在他想著的同時,牛,羅信,魯飛,咸光義,狄英,白木,趙恭等人正在博文學院接受全新的戰爭教學。

在牛接手青州軍之後,他很快從青州中的果敢校尉中提拔幾個優異的校尉,又從優秀的百夫長中選拔了一些果敢校尉。

畢竟在現在的青州軍已經擴充到了兩萬人,不是魯飛時代的幾千人,沒有足夠的將領就無法在戰爭中有效地指揮士兵。

對這些牛提拔的人,蕭銘俱都審查了一遍,對牛的選擇他很滿意。

因為這個名單和他想的不謀而合,牛沒有私心。

「殿下,這是什麼?」

陸軍學堂上此時擺放著一個六米長寬的巨大沙盤,沙盤上的內容是從并州,冀州,滄州一線到蠻族所佔土地的地形。

並且地形上標註了面前他能夠探知的蠻族軍隊數量。

前兩日的教學,蕭銘主要降了一些基礎的火槍隊訓練知識,並且讓牛等於回去落實。

戰場上,火槍隊的陣列是最重要的,畢竟燧發槍依靠的不是精準,而是一個面的子彈密集和持續度。

「這個東西叫沙盤,是用來進行戰役推演的,在你們的手邊還有一些木雕,這些木雕代表著青州軍,蠻族。

牛拿起一個木雕,這個木雕是一個扛著燧發槍的士兵形象,只有一個手指大校

「這是炮兵。」羅信饒有趣味地拿起一個炮兵木雕把玩起來。

魯飛也不閑著,他拿起兩個騎兵的木雕來了一個碰撞,這兩個騎兵的造型分別是蠻族騎兵和青州騎兵。

牛掃了眼沙盤,又看了看木雕,很快想明白了這些木雕的用法。

他拿起一個炮兵的木雕擺在了滄州城的位置,又拿著蠻族騎兵的木雕擺在了血狼部落的察合台銀帳的位置。

其他校尉頓時恍然,露出興奮的神色。

不得不說牛是天生的將領,對軍隊的改革領悟的也很快,蕭銘說道:「牛都督這番演示你們估計也看明白了,這個沙盤不過是一個更加具體的地圖,今天在沙盤上我們便來推演一下如何將蠻族趕出幽州。」

頓了一下,「同時,在沙盤上本王還會演示一種對付騎兵的火槍隊陣列,你們要牢牢記住,回去重點訓練士兵如何快速組成這種空心方陣。」

眾人聞言點了點頭,牛首先說道:「殿下,想要在幽州擊敗蠻族這騎兵不可或缺,雷鳴這段時間在戰場上收穫頗豐,現在關寧鐵騎的人數已經上升到了六千人,以末將看來,雖說火槍隊在射程和威力上足以和蠻族在滄州城外進行野戰,但是沒有騎兵還是很難追擊潰散的蠻族騎兵的,末將建議讓雷鳴帶著關寧鐵騎和青州騎兵合練,畢竟若是戰時,散亂的關寧鐵騎是要吃虧的。」

「牛都督說的有道理,現在不只是火槍隊要訓練,騎兵也要嚴格訓練,在戰場上相互配合,擊潰蠻族就要依靠騎兵進行追擊。」蕭銘說道。

「若是如此,騎兵是否也要裝備燧發槍?」戚光義問道,他正是騎兵將領。

蕭銘搖了搖頭,「沒錯,你們同樣也會裝備燧發槍,不過和火槍隊不一樣,你們裝備的是短管火槍,因為在馬上你們沒法操作長管燧發槍,而且你們的板甲也會淘汰。」

「脫掉板甲?」戚光義聽說能裝備火槍很興奮,但是蕭銘後面的一句話讓他大驚,他爭辯道道:「殿下,脫掉板甲我們騎兵如何抵擋蠻族的箭矢。」

蕭銘沉吟了一下,說道:「淘汰板甲是因為板甲在上馬上的靈活性太低,不過淘汰板甲不意味著你們沒有盔甲,以後你們將會裝備胸甲,馬刀,成為胸甲騎兵。」

之所以將自己的騎兵向這方面培養,蕭銘其實有自己的想法。

在十八世紀的戰場上,胸甲騎兵一陣很活躍,而且十八世紀拿破崙恢復胸甲騎兵也證明胸甲騎兵在戰場上的防禦力不錯,生存率更高一些。

面臨蠻族的箭矢,帶著頭盔,穿著胸甲的胸甲騎兵防禦力不錯的同時靈活性和機動性也大大提高,追擊,打掃戰場都綽綽有餘。

不過唯一的缺憾是短管火槍和三眼火銃一樣,也不過是臨陣兩槍,無法持續使用,但是既然有了省力氣的火槍,正規作戰的時候不用白不用,說不定還能嚇唬蠻族的戰馬。

而至於滑輪弩本就是關寧鐵騎打秋風,偷襲用的,也不必淘汰,畢竟火槍的聲音太大,可不能用來干偷偷摸摸的事。

針對這個問題,蕭銘向戚光義解釋了一番,這時戚光義緩緩點了點頭。

牛笑著說道:「殿下說的是,不過無論是什麼騎兵,紀律和訓練才是真正的武器,戚光義,你們不能太依賴武器。」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