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災難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災難逆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黃昏的余光中,趙龍的側臉被紅霞映的通紅。

從博文學院回來,他笑眯眯地對蕭銘說道:「殿下,博文學院不少學員在通告的激越下說要超越陸通的人呢。」

「嗯,這些學員們也的確需要一些激勵了,對了,這個你明天再拿去在每個學院貼起來。」

這些日子趙龍趙虎每日跟著蕭銘,總是學堂外的旁聽生,時間久了也字也認識了不少,他看向這個齊王遞過來的紙張。

這紙張上面是更加詳細的獎勵措施,包括獎學金,科技創造獎,進步獎,特大貢獻獎等等名目,在這些獎項的後面精確羅列了這些獎項會得到什麼獎勵。

而最讓他吃驚地是特大貢獻獎,上面蕭銘寫著將領青州城宅院一套,黃金三千兩。

收起獎勵條例,趙龍躬身離去,他的心臟不住猛跳,這個條例不僅僅是針對博文學院的,也是針對整個封地的,只要有人把自己的科技成果報道府衙,府衙自會評定。

「若是我能得到特大貢獻獎,娶是十個老婆也夠了。」想著這等美食,他的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只是心中暗自幻想的時候忽然回想起剛才齊王望著晚霞似乎有些不高興,也不知道為何?

晚霞很美,尤其是在這種純凈的天空下,天邊的晚霞渾似玻璃球中五彩繽紛的顏色。

只是在蕭銘看來,這種美麗十分危險,至少對他的封地來說。

俗語朝霞不出門,晚霞行千里,這意味著朝霞會下雨,晚霞則又是晴天。

現在青州基本上都是晚霞,這也是意味著龐玉坤的預言恐怕成真,今年青州可能會面臨乾旱的情況。

自古一來,河.南,河.北,山.東一帶都是乾旱,蝗災的重災區,歷史上因為這三個地區的災害出現混亂的事情不少。

而在國民黨統治時期,河南1942年7月開始到1943年春發生了嚴重旱災,旱災之後又是蝗災,最終導致河.南出現了大飢荒。

當時飢荒遍及全省,百姓餓死不計其數。

回憶起血淋淋的檔案,蕭銘不禁有些脊背發涼,當時旱災正值前線對日作戰,而這又加重了災禍。

而現在血狼部落正在虎視眈眈,若是并州,冀州一代因為乾旱無糧導致混亂,此時大渝國剛剛被他挽回的形勢恐怕又要急轉直下。

只是他是人,不是神,這天災**他也毫不辦法,何況并州是梁王的封地,冀州是雍王的封地,他無法插手,也無力插手。

現在能夠保住自己的封地不受災已經是蒼天護佑。

「下雨吧,這晚霞再美也不能當飯吃呀。」蕭銘喃喃自語。

因為這件事擔心了一個晚上,蕭銘第二天直接去了商會準備親自督導這買糧的事宜。

「殿下,下官已經交代下去要以物換物,準備大量採購糧食了。」

得知蕭銘為的是糧食的事情,李開元急忙解釋道。

「還不夠,讓商會的船隻全部下江南去採購糧食,這北方的糧食從來都不夠吃,只能從南方下手了。」

蕭銘思索了一夜,準備去南方購買糧食儲備。

李開元現在已經知道為什麼蕭銘要大規模採購糧食,這個問題他知道輕重,他忽然對蕭銘說道:「殿下,商會裡有個人也許你會想見見,若是他點頭,咱們青州的糧食應該不會有問題。」

「誰?」蕭銘怔了一下。

「殿下,這江南富甲天下,可是有個曹家可是富甲江南,今個兒,曹家來了一些人準備向商會採購玻璃鏡,說是之後會去拜訪殿下,既然如此,不如殿下現在就見見他們。」

「曹家?」蕭銘皺了皺眉頭。

雖說自己從去年就製造出不少商品,但是這個曹家從來不疾不徐,似乎不在乎這些商品的利潤。

現在曹家終於忍不住了嗎?

猶豫了一下,他說道:「既然如此,就讓他過來吧。」

李開元點了點頭,立刻出去了,不一會兒,他領著一個身穿綢墓子走了進來。

「曹正陽拜見殿下1

見到蕭銘,白袍公子翩翩有禮,不卑不亢。

「曹正陽?曹家的庶出,讓一個庶出前來見本王,看來曹家一直不把本王放在眼中。」蕭銘端坐在椅子上,神情清淡,語氣微微不滿。

他是故意試探一下這個曹正陽。

曹正陽七天前從臨安出發,今日抵達青州,此次他正是受到家族指派前來青州。

聞言,他淡然說道:「都說殿下乃是人中龍鳳,大渝國之楷模,沒想到殿下也是以嫡庶分人,可惜,可惜,我還以為殿下與眾不同。」

「大膽,殿下尊貴,怎容你隨意指摘,早知如此,這商會中的鏡子都不賣於你。」李開元惱火道。

蕭銘伸手攔住了準備繼續開罵的李開元。

「在青州,本王自然不分嫡庶,但是大渝國門閥之間,往往以嫡為尊,出使他處,必以嫡子以示尊重,你以為隨便給本王戴個高帽,本王就會上當嗎?」蕭銘冷笑道。

曹正陽聞言,窒了一下,他繼續說道:「殿下聰敏,並非曹家輕視殿下,而是家父聞得殿下英明,加之長兄病在床,不得已才讓在下前來。」

「實話實說不就行了。」蕭銘站了起來,他說道:「本王一向不喜歡繞彎子,說吧,此次前來青州,你們有何求?」

「殿下快人快語,既然如此,曹某就不藏著掖著了,想必殿下知道曹家一直在楚王麾下效力。」

蕭銘點了點頭,「難道不是嗎?」

曹正陽說道:「殿下,對一個商人來說,行商是沒有國界的,商人追求的只是真金白銀,所以請殿下不要將曹家當做楚王的犬馬。」

這話一說出,蕭銘的眉頭鎖了起來,因為這種話不該是一個大渝國的商人該說出的。

「這是大渝國,商人不是權貴的犬馬又是什麼?」

「沒錯,在大渝國的確如此,只是殿下不同就在於此,殿下準備以商興邦,或許可以為商人打造一個屬於商人的自由國度。」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