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百二十五章 豬隊友雍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五章 豬隊友雍王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陣陣鳥鳴從種植園外的林子中不斷傳來。

一個時辰的時間蕭銘將育苗之事和奎四等人說了清楚。

「奎四,殿下的話都聽明白了,這育種之事可就交給你了,出了岔子可就唯你是問。」龐玉坤提醒奎四。

在他看來,這育種之事十分重大,這關係到以後百姓的肚子。

「長長史,奎四記住了。」奎四結巴道,他一緊張就結巴。

蕭銘對龐玉坤說道:「你也不能只嚇唬他,失敗了要罰,成功了要賞賜,這樣吧,奎四,若是這育苗基地事辦成了,本王不但還你自由之身,還給你娶一房媳婦。」

奎四立刻樂了起來,他一把年紀現在女人都沒碰過,他結巴道:「謝謝殿下,奎奎四給你磕頭了。」

蕭銘攔住要下跪的奎四,「這個大禮就不必了,將來還是和你的媳婦對拜用吧。」

奎四立刻傻笑起來,龐玉坤也是苦笑著搖了搖頭。

吩咐下這育苗之事,蕭銘和龐玉坤返回青州。

土豆意味著糧食,糧食意味著人口,人口意味著國力,龐玉坤正式看透這點才會一直對農業十分上心。

「殿下,此次冀州災害不然會導致眾多流民,下官想要派人暗中引導入青州,就怕糧食不夠吃,按照殿下所說,土豆秋季可以種植,只需要兩個月便可成熟,不知道那時可否喂得飽災民。」龐玉坤說道。

「不需暗中引導,我們可以正大光明地引導流民進入青州,本王這可是收留災民,化解冀州之危,又何須偷偷摸摸。」

龐玉坤點了點頭,「殿下好一招陽謀,既然如此,下官便派人前往冀州引導災民進入青州,同時上一份奏疏上奏朝廷為殿下請功。」

「這還差不多。」蕭銘覺得自己越來越老奸巨猾了。

沒辦法,環境創造人,活在這樣一個時代,種田也得多長几個心眼。

二人一路說著,一路到了府衙,剛到府衙門口,一個人迎面而出,正是王宣。

「殿下,龐長史,下官正在找你們,下官得到了草原上的消息,貝善已經得知冀州民亂的事情,此時正在草原組織軍隊,似乎準備伺機而動,趁著冀州大亂之際攻打冀州。」

「這麼快1龐玉坤吃了一驚,他和蕭銘都預料到了蠻族不會輕易放棄這個機會,沒想到貝善反應如此迅速。

這個貝善果然是個難纏的角色。

「貝善能征善戰,自然不會錯失此等良機,這下麻煩了,貝善進攻滄州我們尚且有天險依仗,如今攻打冀州,又加之火炮之利,恐怕冀州難守。」蕭銘緊鎖眉頭。

遲疑了一下,他對王宣說道:「你繼續盯住蠻族的動向,目前冀州的民亂還不是太大,如果繼續擴大讓雍王自顧不暇,那時恐怕就是蠻族南下之時,龐玉坤,事不宜遲,你立刻派人前往冀州引導流民,防止這些流民加入亂民,另外這此事上奏朝廷。」

龐玉坤點了點頭,進了府衙開始書寫奏摺。

王宣說道:「殿下,密衛已經進入了冀州,此時正在搜集消息,此次冀州民亂不同以往,這次帶頭鬧亂的不是尋常百姓,而是一個書生,現在冀州百姓稱之為青龍王,這個青龍王本是一個不得志的書生名叫齊正元,此次冀州旱災,他全家都餓死了,一時激憤之下他首先帶著村子里的百姓攻打府衙打開糧倉,之後從者雲集,麾下很快聚集了十數萬百姓,頗有勢不可擋之勢。」

「是個有膽氣的人。」蕭銘說道。

他可不同情雍王,這都是他自找的,事實上他也不喜歡這位四皇叔。

在他的記憶里這位四皇叔總是一副莽夫的形象,不過據說這位四皇叔很能打,當年是蕭文軒平定冀州之亂的打手。

正是因為此,後來蕭文軒才將冀州給了雍王,一來當時的冀州雖被平定,但還是有些不安穩,二來,也是為了抵禦蠻族。

王宣有些愣神,若是在其他藩王面前,這個齊正元早就被罵是亂賊了,而蕭銘的態度和他們完全相反。

「繼續盯著他,隨時向我彙報。」蕭銘說道。

王宣點了點頭,很快消失在府衙的外的街道上。

蕭銘猶豫了一下,他在想也該跟這位四皇叔打個交道了,畢竟豬隊友也是隊友,此時若是救災得力,再寬恕這位青龍王的罪責,也許可以挽救大局。

所以,他回到王府,給雍王去了一封書信進行勸解,試探一下雍王此時的想法。

將書信差人送往冀州,蕭銘又開始編寫士兵訓練手冊,這是針對全軍的訓練手冊,從冷兵器軍隊到燧發槍軍隊。

在士兵訓練手冊中蕭銘明確了士兵訓練的方法,其中包括體能訓練,忠誠訓練,格鬥訓練,刺刀訓練等等近代軍隊士兵是要掌握的技巧。

雖說這些訓練在學堂上他已經提及,但是還有一些基礎將領沒有機會接觸,所以,他才編製成手冊發下去,每個將領一本。

讓將領們能夠採取科學的辦法訓練火槍隊。

他正在忙碌的時候,綠蘿走了進來,猶豫了一下,將一個套子交給了蕭銘。

「殿下,這時紡織坊裁剪出來的牛皮套,可以嗎」

蕭銘停下筆,桌面上是一個圓筒狀的牛皮套,在牛皮套一些部位還預留了孔洞。

這是他讓綠蘿縫製的燧發槍防水牛皮套,用於套在機心位置,這樣燧發槍在遇到下雨天的時候,燧發槍就能在雨天保持戰鬥力。

不過這種牛皮套也只能管住小雨中雨,遇到大雨大暴雨就沒辦法了。

「嗯,不錯,很精緻,就讓紡織坊按照這個樣式生產交付青州軍。」蕭銘說了一句繼續編寫手冊。

綠蘿沒有離去,她繼續笑著說道:「殿下,今天倒是有一件趣事,一個自稱博文學院的學員跑到紡織坊,說是讓我們紡織坊給他縫製一個大布袋子,他要飛上天,紡織坊的守衛把他給趕走了,之後,他還叫嚷著要找殿下的。」

「大布袋子?飛上天,這人叫什麼?」

「林文濤。」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