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百二十六章 要上天的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六章 要上天的人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ps:還有一章,十點左右到。

「林文濤?」

蕭銘可不認為這是個神經病,但是在綠蘿這個時代的人來看來這的確是個神經玻

他對趙龍說道:「你去博文學院查查有沒有一個叫林文濤的人。」

「是。」

趙龍走了之後,綠蘿繼續說道:「這人還說等他拿了獎學金會給我們縫製布袋子的錢,說的一板一眼的,殿下,不會他真是博文學院的學員吧。」

「不好說,這些書獃子什麼事干不出來?等趙龍回來再說吧。」

結合布袋子和飛上天,蕭銘很容易聯想到這是熱氣球。

世界上第一隻是熱氣球是1782年,法國的造紙商蒙哥爾費兄弟製造的,這隻熱氣球只飛到屋頂,後來,他們又用麻布和紙做了一個直徑達1o米的氣球,用燃燒濕稻草和碎羊毛來產生熱煙氣。

法國國王路易十六和法蘭西學院邀請還他們前往凡爾賽宮表演。

這時他們在氣球下吊了一個籠子,裡面放了雞、鴨和羊。

這隻氣球升到約45o米高,在空中飄行8分鐘,降落在3千米外的福克里森林中。

現在歷史已經改變,他不清楚西方現在有沒有熱氣球,但是現在博文學院似乎有人想要嘗試一下的樣子。

趙龍出去又很快回來,他在博文學院找到了這個叫林文濤的人。

「殿下,還真有其人1綠蘿捂著嘴笑了起來,似乎遇到了一件有趣的事。

趙龍也是笑嘻嘻的,他說道:「殿下,我還把他帶來了。」

蕭銘向趙龍投去一個讚賞的眼神,跟在他身邊久了,趙龍倒是了解了他的脾氣。

知道他一定會召見林文濤。

趙龍出去,不一會兒帶著林文濤走了進來。

「林文濤拜見殿下。」

蕭銘丟下紙筆站起來,圍著林文濤轉了一圈,這化學有個6通,但是極為重要的物理現在卻沒幾個敢於嘗試教材上的東西的。

這個林文濤倒是頭一個。

「聽說你要一個大布袋子。」蕭銘問道,「為什麼不和本王說此事?」

「殿下日理萬機,怎能因為這等小事打擾殿下。」林文濤木納地說道。

蕭銘笑了笑,這個林文濤倒不是一個書獃子,眼睛很靈活,他繼續說道:「你要製造熱氣球吧。」

林文濤怔了一下,苦笑道:「果然瞞不住殿下,正是熱氣球。」

「你膽子夠大,也不怕摔下來。」蕭銘饒有趣衛。

林文濤說道:「6通不怕爆炸,我也不怕摔下來,都是博文學院的,我可不想輸給6通,不然這就是丟了讀書人的臉面。」

6通一開始是個文盲,這是誰都知道的,不過6通十分好學,現在的確是個拔尖的人。

很多學院的書生都看不起6通,現在被6通打臉,一個個自然不服。

這林文濤就是其中的出頭鳥,準備拿生命換臉面的人。

「嗯,不錯,有骨氣,綠蘿,你就給他們縫製一個十米的球囊,讓他們自己試驗一下。」蕭銘說道。

接著蕭銘對林文濤說道:「還需要什麼材料儘管和本王說。」

「是,殿下。」林文濤興奮地說道。

簡單說了熱氣球的事情蕭銘讓林文濤回去,並囑咐試驗的時候注意安全,可以把熱氣球綁在地上不讓熱氣球飛走,以此聯繫操作熱氣球。

林文濤連連應是,興高采烈地回去了。

綠蘿這時說道:「殿下,這個熱氣球這麼危險,真讓他們試驗呀?」

「打仗不是更危險?本王該教的都教了,他們就差邁出將教材變成現實的契機,否則學的再多也是紙上談兵,什麼用都沒有。」

上次6通為了見識磷自己想辦法提取磷來進行教學就讓他下定了決心。

他的任務是把知識傳導給博文學院的學員,至於如何實現是他們的問題,否則又當爹,又當娘,他還要這些人有什麼用?

綠蘿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他現在感覺出齊王和以前有些不同了,以前齊王總是什麼事情都跑去親力親為。

但是現在他似乎當起了甩手掌柜,需要什麼只是下達命令,剩下的事讓下面的人去辦。

除非一些難題,否則齊王不會親自出手。

包括這次紡織坊縫製牛皮套,齊王也只是畫了個圖就丟給她了。

不過她倒是覺得這是好事,因為蕭銘現在有更氖奔淞恕

望著蕭銘,綠蘿神色複雜,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從綠蘿進來蕭銘就現綠蘿有些不正常,他問道:「綠蘿,你有什麼事情要說吧。」

綠蘿緊張的手心冒汗,但是她還是鼓起勇氣問道:「殿下,岳雲哥說,我哥哥現在被殿下關在了青州大牢中,這是真的嗎?」

蕭銘頓時恍然,他鬱悶地想著,這個岳雲還真是個大嘴巴,什麼事都往外說。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畢竟他出海剛回來,不知道他對孟友亮的處置。

「這是真的,你哥哥涉嫌通敵,此事還沒有查清楚,所以本王一直把他關在大牢中好吃好喝地伺候著,沒有告訴你這件事,也是免得你擔心。」

綠蘿聞言,頓時小臉煞白,她哆嗦著嘴唇,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

蕭銘搖了搖頭,他就是不想看見綠蘿這個樣子,怎麼說這丫頭也是自己的丫鬟,他可不想見到綠蘿為了此事整天鬱鬱不樂。

不過事已至此,他說道:「若是你想見你的哥哥,我也不阻攔,也許見到你,你這位哥哥能夠說一些實話,你想見嗎」

綠蘿的神情忽然變得堅毅起來,她說道:「殿下,奴婢想去問個清楚,如果他真是個通敵賣國之人,就請殿下殺了他。」

「你也不必這麼早下定論,此次他冒死帶來倭國進攻登州的計劃,如果屬實,他倒不是一個壞透了的人。」

綠蘿輕輕點了點頭,咬著嘴唇,她躬了躬身退出了寢殿。

綠蘿剛出去,紫菀就走了進來,她有些奇怪地打量了一眼眼眶紅紅的綠蘿,笑問道:「殿下又欺負綠蘿了。」

「本王現在可沒這個興緻。」蕭銘搖了搖頭。

紫菀「哦」了一聲,繼續說道:「殿下,一個自稱叫曹正陽的人在門外求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