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百三十四章 被支配的恐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四章 被支配的恐懼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PS:今日三章,明日五章補回來,當然也可能六章,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蝸牛下半個月會努力的,盡量每日萬字更新。

「砰砰……」

一排白煙再次冒氣,三段射擊中的第二輪射擊開始。

而第一排射擊之後的火槍兵沒有退到第三排裝彈,而是通過胡斯戰車之間的鎖鏈撤入了車陣內部。

胡斯戰車的車兵專門有一個士兵負責打開鎖鏈,關上鎖鏈。

槍聲響起,又是一排蠻族騎兵倒下。

這時衝過來的蠻族騎兵已經意識到自己進入了圈套,但是他們只能繼續從側翼包抄,因為一旦停下就會被後面的騎兵撞擊。

只是讓他們絕望的是,迂迴到車陣的側面他們面對的依然是青州軍這種奇怪的武器,一排又一排的蠻族騎兵倒下。

同時火炮的聲音在戰場上響起,黑色的炮彈在地面彈跳著,撞到馬腿,馬腿斷掉,撞到人,人直接被打穿,三十門火炮肆意在戰場上呼嘯。

本來勝券在握的庫哈怔住了,青州軍的火炮被士兵擋住,他根本沒有看見車陣中還有火炮。

他終於意識到自己上當了。

只是一瞬間,兩千多騎兵倒在了青州軍的陣前,而剩下的騎兵繼續迂迴,但是一陣陣白煙過後,這些騎兵紛紛倒下。

此時的青州軍,射擊之後火槍兵躲入了車陣中,同時車兵迅速打開了戰車的車板。

胡斯戰車類似一個箱子,戰時箱子蓋板便是防禦的壁壘。

這些表面覆蓋鐵板的蓋子被掀起來,整個車陣立刻變成了一個高兩米的棱堡,在蓋板上是預留的是槍眼,拿著燧發槍的車兵立刻順著槍眼向外射擊。

而這時蠻族騎兵已經沖入了五十步內,當他們想要發射弓箭還擊的時候絕望地發現前面的青州士兵已經躲入了車陣內,他們的弓箭射在豎起來的車板上只能發出清脆的聲音然後掉落。

更讓他們抓狂的是從車板的孔洞中不斷冒出白煙,騎兵們不斷倒下。

而這還不是最讓他們恐懼的,因為每當他們完成一輪射擊的時候,青州的戰車板就會被拉下去,然後剛剛躲入裡面的青州軍就會再次使用那種奇怪的武器射擊,頓時騎兵再次人仰馬翻,成片倒下。

車陣內牛滿意的地看著目前的戰果,蠻族騎兵損失了三千多人,而青州軍幾乎沒有傷亡。

他望著不但將戰車車板豎起,放下的車兵嘴角帶笑。

這種戰車兩側的板子都可以放下來,為了加強這種戰車的生存率,齊王在四面車板上都安裝了一層鐵板。

打仗的時候外側的車板豎起防禦,裡面的車板放下就成了斜坡,士兵可以通過斜坡登上戰車,不斷交換射擊。

在蠻族射箭的空隙,車兵還能將外側的車板放下,讓躲入內側的士兵再次使用三段射擊襲擊蠻族貼著戰車邊緣疾馳的蠻族騎兵。

如此一來車陣不但保護了火槍手,還可以讓火槍書進行持續射擊。

數輪射擊之下,衝過來的蠻族騎兵一片片地倒下,這時蠻族騎兵停止了進攻。

「魔鬼,這是魔鬼的武器。」

一個蠻族騎兵驚恐地叫聲引起了騎兵的混亂,第二批準備進攻的騎兵眼睜睜看著三千騎兵在白色的煙霧和火焰中不斷倒下。

而他們幾乎沒有給青州軍造成任何傷亡。

恐懼開始在蠻族騎兵心中蔓延,在這一刻,他們忽然回憶起了滄州城外被支配的恐怖。

青州軍是不可戰勝的!

在冀州遭遇亂民,已經損失了一千多人,如今眨眼間又損失了三千餘人。

剩下的騎兵一個個目露恐懼,戰意全無。

在這樣下去,他們只會一個個死去,這不是勇氣的問題,而是因為這是一場令人絕望的戰鬥。

「殺,都給我衝上去1

敵人就在眼前,仇人就在眼前,庫哈不甘心,無往不勝的蠻族騎兵怎麼能輸給大渝國的士兵,一隻狼怎麼能輸給兔子。

歇斯底里之下,庫哈吼道:「給我沖!後退者斬1

沒有人聽他的命令,騎兵們拒絕再次衝擊。

因為在他們眼中,青州軍現在拿著魔鬼的武器,這些武器只會給他們帶來死亡。

「沖!沖!給我沖1庫哈紅著眼睛,手中的彎刀落下就是一個士兵被殺死。

慘叫聲不斷響起,但是沒有執行他的命令,而在他的狂暴之下,騎兵們開始潰散了。

車陣中,牛拿著望遠鏡觀察著庫哈的騎兵,在看見庫啥的舉動之後,他立刻抓住了時機。

「蠻族已經喪失了戰意,讓騎兵出擊。」牛下令。

魯飛得令,立刻整頓車陣內的騎兵,羅信為了瓦解蠻族的鬥志,火炮打的更加歡快,一枚枚炮彈射向蠻族騎兵。

青州騎兵出擊,這時車兵立刻打開鎖鏈,將戰車陣打開數個缺口,騎兵從這些缺口中蜂擁而出。

「殺了這幫蠻族的雜種,跟老子沖1

一千胸甲騎兵衝出車陣,在奔跑中快速變成整齊而緊密的隊形,魯飛揚起了手中的馬刀,戰馬以最快的速度沖向蠻族騎兵。

庫哈長途跋涉而來,已經人困馬乏,又被青州使用燧發槍出其不意的攻擊之下,士兵已經嚇破了膽子。

此時面對三千整齊一致的騎兵衝鋒,蠻族騎兵終於徹底崩潰,紛紛沿著官道四散逃命。

慌亂之下,蠻族騎兵的陣型大亂,戰馬相互擁擠根本無法及時逃走。

而三百米的距離在全力催動戰馬的情況下轉瞬就到。

只是在距離一百米的時候,胸甲騎兵紛紛從馬背的一側拿起了滑輪弩,因為太過倉促,胸甲騎兵根本沒有裝備槍支,只能暫時拿起滑輪弩。

在戰馬的兩側分別掛著兩隻上了弦的滑輪弩。

到了射程範圍,胸甲騎兵立刻釋放箭矢,強勁的弩箭「嗖嗖」飛向慌亂的蠻族騎兵帶起一陣慘嚎。

接著魯飛拿起另外一隻滑輪弩,在五十米之外再次放箭。

將滑輪弩丟下,這時魯飛重新揚起了馬刀。

兩輪射擊讓擁擠在一起的蠻族騎兵損失慘重,蠻族騎兵更是亂成一團。

這時揚著馬刀的胸甲騎兵轉瞬而至,金色的陽光下,馬刀閃耀著金屬冰冷的質感,魯飛馬刀揮下,一個蠻族騎兵的頭顱衝天而起,隨之是飛濺的血液。

在這一刻,三千青州騎兵如同利劍一般扎入了蠻族的陣列中,慘叫聲衝破雲霄,青州騎兵如同死神的鐮刀一般收割著生命。

而此時的蠻族騎兵只顧著逃命,在這一刻,青州騎兵變成了餓狼,而蠻族騎兵不過是驚慌失措的兔子。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