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百四十一章 亂軍圍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一章 亂軍圍城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戚光義率領騎兵在一個荒蕪的村子前停下。pBtxt

自從他們離開鄆州就在一直在冀州境內搜尋災民並引導他們前往鄆州,青州等地。

這些日子他們的成果不錯,引導了不少災民。

時間已是正午,戚光義準備讓士兵們休息一下,同時給戰馬喂喂草料。

正在這時,一個驃騎兵從遠處疾馳而來,神色急迫地說道:「校尉,我們在十裡外發現大量亂軍,他們似乎再向鄆州城去。」

戚光義從馬背上的包里拿出饅頭準備吃飯,他頓時把饅頭塞了回去,對士兵們喊道:「全體集合,跟我來。」

說罷,戚光義勒馬跟著驃騎兵向十裡外的古亭村而去。

在地圖上,十裡外只有這麼一個村子。

騎兵們立刻集合,牛之所以將這麼多騎兵交給他,就是怕他們遇上亂軍。

而現在他顧不得這多麼了,此時青州軍已經前往冀州,若是鄆州城被亂軍圍困,青州軍就會失去補給線。

這些餓瘋了的亂軍可不會去管這是誰的運輸線。

士兵們迅速上馬,跟著戚光義向古亭村而去。

抵達古亭村之後,戚光義和士兵們頓時沉默了,在通往鄆州城的官道上,密密麻麻的亂軍正在緩緩移動。

亂軍的隊伍從南到北一眼望不到盡頭,浩浩蕩蕩讓人頭皮發麻。

「校尉,你看,那是青龍王的旗幟。」一個士兵說道。

拿起望遠鏡戚光義看了過去,果然行進的隊伍里到處是青龍王的旗幟,在隊伍的前面是拿著五花八門武器的百姓,而隊伍的後面則是背著行囊,推著獨輪車的百姓。pbtxt

只是車上的糧草很少。

「這得有三四十萬人吧。」一個將領口中滿是擔憂,「鄆州城可不是滄州城,城牆不過五米,守軍不過萬人,這可怎麼辦?」

戚光義的眉頭緊鎖,「立刻派人通知殿下和都督,這麼多亂民實在太危險了,這個青龍王裹挾百姓而自重,誰都不知道他的想法,若他是個忠義之人,尚且可以勸解讓這些百姓放下武器歸附我們殿下,若是這青龍王狼子野心,可就危險了。」

其餘將領點了點頭。

戚光義猶豫了一下,說道:「現在我們立刻撤回鄆州城,以防不測。」

說罷,他調轉馬頭,從另外一個官道向鄆州城而去。

一天之後,消息傳遞到了都督府。

得知這個消息讓蕭銘和展興昌都十分震驚。

「殿下,若是三十萬亂軍圍困鄆州城,牛都督的補給線可就危險了,我們必須要保證鄆州安然無恙。」

蕭銘同樣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對這個青龍王不只是雍王,誰都不了解其品性,只是知道這個青龍王帶著亂軍連克數座城池,在城中打開糧倉救濟災民。

而因為這個壯舉,冀州越來也多的百姓加入了青龍王的麾下,現在據說青龍王的手下足有五六十萬之眾。

「本王明白,只是青龍王到底打的什麼主意誰也不清楚,若是青龍王故伎重演,準備攻克封地的城池開倉放糧該怎麼辦?」

展興昌冷峻道:「若是青龍王心懷不軌,他們就是亂賊,在殿下出兵抵抗蠻族之際,這青龍王卻揮師鄆州城,這不是亂臣賊子又是什麼1

蕭銘點了點頭,若是這青龍王不顧民族大義,只為自己的安康富貴,他也不必手下留情了。

這一個月的時間,軍工坊又交付了三千把燧發槍,他對展興昌說道:「鄆州城關係重大,時不我待,明日我們便率領三千火槍手向鄆州城進發。」

雖說三千火槍剛剛交付,青州大營中的士兵也只是訓練了一個星期左右。

但是這些士兵可都是參加過滄州之戰的精銳,而不是純粹的新兵。

第二天,他和展興昌便親自領兵向鄆州城進發。

因為是步兵跋涉,他們三天後才抵達鄆州城,而根據戚光義的的消息,青龍王的人馬上就要到城外了。

抵達鄆州城,蕭銘立刻檢查了當地的守備情況,鄆州兵六千人,戚光義的騎兵五千人,加上自己的三千火槍手就是一萬四千人。

其中戚光義的騎兵和自己的火槍手都是精銳,而六千鄆州兵的戰力也不弱,他心中稍安。

「只是這城牆委實矮了一些。」

望著只有五米高的鄆州城牆,蕭銘皺了皺眉頭,鄆州城只是一座小城,但是現在這座小城現在卻是後勤補給的命脈。

此時已經是傍晚,往來的消息越發頻繁了,每次消息傳回都是亂軍馬上就到。

就在太陽在地平線上只露出一抹餘暉的時候,蕭銘看見了鋪天蓋地而來的百姓。

這些百姓一直延續到地平線的盡頭,在高空俯瞰如同一隻行軍蟻軍團。

如此浩大的陣容立刻讓城頭的守軍感受到了濃重的壓力。

蕭銘和展興昌對視一眼,眼中都是濃重的擔憂。

百姓們在鄆州城外十米的停了下來,城外寬闊的官道上沾滿了拿著各色武器的百姓,這些百姓神情冷漠地盯著城頭的守軍。

「軍爺,開個門呀,不是說鄆州城收攏百姓的嗎?俺們都是冀州的百姓,餓的要死,想要進城吃口飯。」

一個人身材高大,把看到抗在肩上的青年往前走了幾步,響亮沙啞的聲音響起。

「進城可以,但是你們必須要放下手中的武器,而且分批次進城。」

戚光義大聲回道。

「軍爺,我們手中的武器是打貪官污吏的,你們這麼怕做什麼?不要多說,還是開門吧,這幾十萬人今晚可都指望在城裡吃飯。」

青年抽了抽鼻子,眼神變得凌厲起來。

戚光義橫眉冷對,他們都是和蠻族直接交戰過的人,又怎麼會怕一幫亂民。

他正要說話,蕭銘忽然出聲說道:「青龍王何在,能否讓他到陣前和本王說話。」

「本王?你是何人?」青年問道。

「某便是齊王蕭銘。」蕭銘的聲音高亮,這下面的都是大渝國的百姓,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想自相殘殺。

「齊王1青年露出錯愕的神色。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