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百五十四章 會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四章 會師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火炮1

羅宏心中一跳。

展興昌點了點頭,「據我們得到的消息,這次蠻族至少攜帶了二百門火炮前來,此時當以火炮摧毀蠻族的火炮才是,據殿下說賣給長安的火炮是射程最遠的,也許能夠壓制蠻族的火炮,不知道將軍帶來了多少門。」

「一門都沒有。」羅宏幾乎咬著說道,臉色忽然變得陰沉起來。

「這是為什麼?殿下先後向長安送去了三百門火炮……」展興昌掃了眼,果然營地里看不見火炮的蹤跡。

羅宏啐了一口,「還不是主和派那些膽小怕死的狗官,他們說這火炮當用來保護京師重地,冀州之地,青州軍的火炮已經足夠,哼,其實他們不過是想看著我們最好戰死在冀州。」

展興昌聞言,心中微微嘆了口氣,更為自己下決心來到青州而感到慶幸,他說道:「原來如此,此次委屈二位將軍了。」

「委屈我們也認了,只是我們羅家世代軍功,忠心為國,如今在朝中卻被群臣猜忌…,哎,不說也罷。」羅宏似乎有所顧忌不再繼續往下說。

展興昌精通權謀,瞬間便明白了羅宏的意思,恐怕不只是群臣猜忌,蕭文軒對羅權恐怕也有些猜忌。

此次遠征冀州,五十萬禁軍唯獨金吾衛孤軍前來,明面上說是金吾衛戰力卓絕,不如說滿朝文武包括蕭文軒都想削弱金吾衛。

正因為看透了這點,羅宏恐怕才會有此感慨。

他勸解道:「臣強主疑,這是歷朝歷代的不可改變的事情,若是陛下不派金吾衛前來冀州二位將軍才是真的危險,陛下看來至少還記得將軍的好處。」

羅宏是個軍人,一向直來直去,此時被展興昌點播頓時恍然大悟。

只是他的心裡還是無法接受,他說道:「只是可惜了我們的將士。」

「既是保家衛國,齊王殿下的士兵能犧牲,為何將軍的士兵就不能犧牲。」

展興昌心生不悅,冀州之危,泱泱大渝國此次只有朝廷和齊王傾心化解此次危機。

如今諸多藩王恐怕是作壁上觀,都是等著皇家和蠻族打的兩敗俱傷,他們好等著漁翁得利。

更甚者,皇家內部同樣不團結,魏王耍的心眼自不必說,雍王更是龜縮冀州城不敢出戰。

現在羅宏這番話更是他讓惱火。

誰不心疼自己的士兵,誰又願意勞師遠征。

羅宏聞言如遭重擊,他面露慚愧之色,說道:「展刺史教訓的是,既是忠心衛國又怎麼暗藏私心。」

頓了一下,他說道:「不知展刺史有何計劃?」

展興昌平復了一下心情,大渝國之糜爛讓他痛心疾首,他心中暗恨,想著總有一天他要打爛南方藩王的腦袋,讓他們明白什麼是忠義二字。

他正準備說,忽然「嗚嗚……」的聲音傳來。

聽到這個聲音,羅宏一喜,他說道:「這時蠻族撤退的號角,看來蠻族騎兵要撤了。」

「我們得到消息,此次只是貝善帶領血狼部落冒進,蠻族並非舉全國之兵而來,所以貝善的兵馬有些不足,劫持糧道的騎兵悉數被殺,貝善一定會使用火炮擊潰你們的陣型,重騎兵壓陣,一舉將你們殲滅。」

若是其他將領自然無法領會火炮的對步兵戰陣的威脅。

但他們青州的將領很清楚這點,火炮加上蠻族重騎兵,羅宏這點人馬恐怕撐不住一輪進攻。

接著他問道:「你現在還有多少可以調動的士兵。」

「為了爭奪糧道我們同樣損失慘重,現在我的手中只剩下數百騎兵可用,步兵也只剩下七萬餘人可用,很多士兵在騎射的襲擾下受了傷。」

展興昌計算了一下,此次羅宏和羅權分別派出一萬騎兵前來馳援,這兩萬人剩下無幾。

而現在羅宏率領的一部在蠻族襲擾下也遭受了損失。

也就是說現在他們基本只剩下步兵,在平坦的開闊地以步兵對付騎兵本就是處於劣勢。

步兵唯有結成嚴密的戰陣才能減少損失,而且即便如此,也只能被動防禦,無法進攻,畢竟兩條腿還是跑不過四條腿的。

於是他說道:「現在蠻族後撤正是向大將軍靠攏的時機,切勿孤軍向冀州城移動,否則只怕這七萬士兵就沒幾個能活著回去了。」

羅宏點了點頭,展興昌的眼光很毒,現在沒有騎兵的保護,他們孤軍深入會十分危險。

他說道:「既然如此,我現在就集合士兵向汾城出發和父親匯合。」

「嗯,事不宜遲,大軍聚集,內外呼應,一戰定勝負!決不能讓貝善的火炮發揮出優勢,此時也只有青州軍火炮能夠壓制蠻族的炮火。」

這話讓羅宏越發堅定了向汾城的移動的決心。

他立刻下令全軍聚集,向汾城進軍,同時他集合剩下的騎兵和青州胸甲騎兵一道護衛兩翼。

雖說被分割兩地,但是此地距離汾城不過二十里,羅宏和展興昌讓士兵急行軍,傍晚的時候他們就抵達了汾城外。

「父親1

見到羅權,羅宏心中一陣踏實,似乎只有羅權在這天就不會塌。

兩軍回合,羅權也是心中一喜,他拍了拍羅宏的肩膀,接著看向展興昌。

羅宏這時主動向羅權介紹了一番。

得知展興昌帶著青州軍趕來,他頓時開懷大笑,說道:「多謝展刺史,否則我父子二人率領的大軍就要被分割兩地了。」

「不過是舉手之勞,大將軍為了救援青州軍冒險前來才是讓展某心中敬佩。」展興昌一面說,一面拿著望遠鏡觀察蠻族大營。

羅宏有些羨慕,這一路走來,青州軍的將領幾乎人手一個望遠鏡,而真箇金吾衛不過羅權一人有而已。

觀察之後,展興昌對羅權說道:「大將軍,天色已晚,不適合現在進攻,否則只怕內外合擊到時候夜黑看不清傷了自己人,而且熱氣球還未返回,等他們回來,我們在進攻不遲。」

「熱氣球?」羅權一頭霧水。

羅宏倒是領悟過來,他對羅權說道:「爹,殿下可真了不起,竟然造出了會飛的東西。」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