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百四十章 揮師北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章 揮師北上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PS:還有一章稍後就到。pbtxt

鄆州城,蕭銘望著跪在他面前的何魁。

今日中午何魁試圖強行闖城被鄆州城的守衛抓了起來。

山字營潰敗之後,一些山字營的逃兵陸續到了鄆州城中,不過回來的士兵不多,相對於三萬人的山字營,回來不過三千餘人。

大部分的山字營士兵在潰散之後迷失了方向,誰也不知道他們跑到了什麼地方。

「齊王,你想幹什麼,我是魏王的人,你敢把我怎麼樣1

此時,何魁被兩個士兵押著,他不斷扭動著身體身體試圖掙脫束縛。

蕭銘望著何魁。

白白胖胖,細皮嫩肉,顯然不是一個吃過苦頭的人,看來南方的花花世界的確養人。

「放開我,你就不怕魏王……」

一道銀芒閃過,何魁的話突然戛然而止。

鋒利的配件出鞘,劍刃上殘留著一絲殷紅,何魁捂著脖子不可思議地望著蕭銘。

到底他都不敢相信蕭銘敢殺他。

「扔到荒野里去喂狗1蕭銘的冰冷的聲音傳來。

不說現在一個個小小的山字營將軍,即便是魏王在面前他也敢拔刀。

此次糧草被劫持,他憤怒的同時心裡也有些自責,悔不該讓山字營運送糧草,只是當時戰事緊急,他也是別無辦法。

現在他對山字營自然是恨極了,此時這個何魁竟然還敢回來,真當他的手中的寶劍不夠鋒利嗎?

兩個士兵拖著何魁的屍體向外走去。pbtxt

這時一個斥候忽然在他面前勒馬,下馬單膝跪地說道:「殿下,蠻族潰退了,我們已經解除了冀州之圍?」

「蠻族退了1蕭銘聞言大喜,他繼續問道:「說的仔細一些。」

斥候明顯也很興奮,他於是把交戰的情況向蕭銘詳細說起來。

得知前因後果,蕭銘的嘴幾乎合不攏,「竟然是被炮彈擊中,天佑我大渝,天佑我大渝呀,哈哈哈……」

說罷,他忽然大笑不止。

接著他對趙龍趙虎說道:「收拾一下,我們立刻前往冀州城,此次貝善不知死活,血狼部落定然軍心大亂,當趁機奪取山海關。」

趙龍趙虎點了點頭,立刻去收拾東西。

第二天一早,蕭銘便在鄆州軍的護衛下前往冀州。

路上他終於見識了冀州乾旱的可怕,土地乾涸地裂口,能吃的東西都被吃了,路上到處可見失去的災民。

一些災民的屍體已經腐爛,臭氣熏天,烏鴉在上空盤旋,這是一種末日來臨的景象。

望著這些災民,蕭銘想起了青龍王。

現在蠻族潰敗,接下來便是收拾這個青龍王了,他倒是要把這筆賬和青龍王算的一清二楚。

次日中午,一行人快馬加鞭到了冀州。

經過汾城的時候,蕭銘看見士兵們正在掩埋屍體,密密麻麻的屍體看得他頭皮發麻。

這就是古代的殘酷戰爭。

「殿下。」

青州軍駐紮的營地中,蕭銘見到了牛,展興昌和魯飛等一眾將領。

因為斥候已經提前告知他到的消息,所以蕭銘還未到的時候他們就在外面接應了。

「諸位,此次大戰,諸位勞苦了。」蕭銘面露笑榮。

此次他穩居大後方,全部依靠他的這些將領在這裡拚死殺敵,所以對這些將領,他十分欣慰。

牛說道:「殿下,此等乃是我等職責,殿下不必客氣。「

一邊說著,一行人進了營帳。

這時牛將戰鬥的經過詳細地告訴了蕭銘,最後說道:「殿下,此次貝善生死不知,正是趁勝追擊的時候,畢竟貝善管轄的便是幽州等地,此時群龍無首正是趁勝追擊的時候。」

「一路上本王也在想此事,我已經派人去通知滄州的士兵向山海關進發,事不宜遲,你們明日出發,正可以合兵一處攻打山海關。」

頓了一下,蕭銘說道:「滄州軍此次帶上了一百門火炮,你們有五十門火炮,一百五十門火炮足夠我們拿下山海關,若是此戰成了,從此蠻族就會被我們關在北方苦寒之地。」

牛等人聞言神色興奮。

滄州城外便是蠻族,這讓他們一直提心弔膽,時刻擔心蠻族會打過來,若是把蠻族關在山海關之外那就不一樣了。

不說山海關比滄州城更加雄壯,這是這距離也很遠,讓他們有足夠的時間準備。

「是,殿下,末將現在就整頓軍隊,準備明日出發。」牛說道,「對了殿下,此次我們還繳獲了蠻族二百五十門火炮,殿下要不?」

「是嗎?本王倒這蠻族的火炮如何?」

牛這時帶著蕭銘從營帳出來到了一塊空地,此時空地上整齊地擺著二百五十門火炮。

這些火炮俱都是青銅鑄造,火炮無論口徑和長度都不如青州軍的火炮,屬於輕型的火炮。

「殿下,這是蠻族使用的火藥。」羅信捧著一撮火藥過來。

這是最原始的黑火藥,見此,蕭銘點了點頭,看來奧斯曼帝國的火炮水平也就一般般,而且火炮上還沒有準星和照門,這火炮頂多是十七世紀中期的水平。

「殿下我們試驗過了,這蠻族的火炮也就和我們外銷型的火炮差不多,和我們對射他們差的太遠。」羅信意氣風發,此次他們炮兵營可謂是立下了大功。

蕭銘笑了起來,這他就安心了。

接著他對羅信說道:「你們炮兵這次表現的不錯,立了大功了,看來回去后本王要好好表彰你。」

聞言,羅信頓時喜的眉開眼笑,不過他轉口說道:「對了殿下,雍王數次來軍營跟我們討要火炮,說這是戰利品,理應有他一份,這該如何是好?」

此次冀州之戰,蕭銘有些惱火魏王和雍王,他說道:「這件事自有本王和他說,此次勞師動眾,耗費巨大,全都是因為他,不拔下他一層皮,本王可不會就這麼容易離開冀州。」

他的話音一落,一眾將領都露出了笑意,這個果然是齊王本色。

一行人正說著,外面忽然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

一個粗狂的聲音傳來,「不是齊王那小子來了嗎?讓他出來見我。」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