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百七十七章 春華池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七章 春華池暖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馮侍郎,您慢著點吃,這真正的好東西還在後頭。」

魏承謨在馮德水身邊伺候著。

蕭銘臨走前的交代他不敢含糊,這魏家酒樓以前在青州城小有名氣,但是卻遠不像現在這麼紅火。

之所以前後差距這麼大都是因為府衙收購了魏家酒樓之後不惜耗費重金改造魏家酒樓。

這種變化是在他眼皮子底下發生的。

除了按照齊王說的把魏家酒樓什麼「裝修」了一番,最重要的是魏家酒樓的庖丁從齊王府的膳房內學到了不少美味菜肴的製造。

正是在此之後,魏家酒樓才從以前的不慍不火到現在成了外地商賈的必來之處。

馮德水「嘻哈」著嘴,這是被辣椒辣的。

他一向是十分愛吃辣,因為幾乎每道菜都會放茱萸,只是即便如此也漸漸不能滿足他的口味,直到今天他才明白什麼是真正的辣。

滿足地擦了擦嘴,馮德水一臉的滿足,他說道:「這個辣椒真是夠辣,哎,吃了這辣子雞讓洒家以後還怎麼吃飯喲。」

馮德水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讓魏承謨心裡不禁有些自豪。

兩年前外地的商賈前來青州總是會十分嫌棄青州的困窘,而現在商人們的態度卻來了大轉彎。

「馮侍郎,這還不簡單,只要你在青州多住幾日即可。」魏承謨笑眯眯地說道。

馮德水搖了搖頭,「洒家倒是想在青州常住,奈何皇命在身也是身不由己,可惜了。」

二人說話時候又是兩道菜端了上來,一個是麻辣豆腐,一個是紅燒鯉魚,這兩樣菜全都上了辣椒。

馮德水見了眼睛一亮,立刻動筷子。

一頓晚飯吃了半個時辰,馮德水最後撐得幾乎走不動。

十二道菜他是吃不完,但是因為太過美味的原因,他幾乎每道菜都吃了不少。

眼見酒樓外已經完全黑了下來,此時酒樓中紅燈籠開始亮了起來。

因為沒有電的原因,這酒樓晚上的效果會大大折扣,因此蕭銘讓魏家酒樓增加燈籠的數量。

如此一來,一到夜晚,酒樓也是徹夜通明。

讓店小二收拾了碗筷,這時魏承謨對馮德水說道:「馮侍郎,這天色也不早了,教了你如何使用這浴室,小的便退下了。」

馮德水點了點頭,他對此已經期待很久了。

這時魏承謨帶著馮德水進了浴室,向他一一講解其中器具的使用方法,之後才離開天字型大小客房。

見外人都走了,這時馮德水立刻露出了孩童一般的頑皮笑容,他擰開洗手台前的水龍頭,水立刻流了下來。

「這魏家酒樓真是住的比皇宮都舒服,嘿嘿,以後倒是要多找機會來這青州享受享受。「馮德水望著水龍頭流了一會兒,接著又把水龍頭給關上了。

接著他擰開了浴缸上的水龍頭,一股熱水立刻噴湧出來。

見此,馮德水越發興奮,他通過窗戶看向冷水塔相鄰的一座水塔,在那座水塔上面有一個大鐵爐子,下面有兩人正在燒火,這熱水正在從鐵爐子流下來。

「可以洗個熱水澡了。」馮德水一臉的享受,眼睛眯成了一條線。

此時的齊王府中蕭銘也在洗著熱水澡。

他不在的這段時間裡王府內的工程可沒停下。

現如今,王府內也立著兩座水塔,其中一座是冷水塔,一個是熱水塔,這兩座水塔提供王府每日的用水。

其中熱水塔上的是一個立起來的鍋爐,鍋爐分為兩層,上層是儲存水的容器,下層是燒煤的,基本上和現代澡堂里的熱水爐一個樣子。

熱氣蒸騰的浴室中,紫菀和綠蘿圍著浴巾輕柔地在給蕭銘搓著背。

暖氣蒸騰的二人臉上紅撲撲的,十分誘人。

一邊為蕭銘搓著背,紫菀一邊說道:「殿下,馮侍郎這到了,估計我們馬上就要去長安了吧。」

「可不是,這次殿下去長安可就要大婚了,這斐玥兒可真的走運,這次殿下攻克山海關,這是天大的功勞,日後殿下更是如日中天。」綠蘿嘟著嘴說道。

蕭銘懶洋洋地躺在浴盆中,每天這個時候就是他一天最輕鬆的時刻。

這時綠蘿正在給他搓著胳膊,而紫菀則站在他身後給他捏著肩膀,身體微微前後動搖間,一團柔軟不斷碰觸他的腦袋。

在這一刻,他終於明白為什麼權利這麼讓人迷戀了。

只要站在高處,這天下的一切都將在你的手掌上轉動,醒掌天下權,醉美人膝,這是何等的風流瀟洒。

二人說著閑話的時候蕭銘一個轉手把正在搓背的綠蘿整個人拉到澡盆中。

一聲驚呼,綠蘿的身上的浴巾寸寸滑落,一個小白羊躺在了他的懷中,他用手指挑起綠蘿的下巴,故意說道:「大膽,竟然妄議王妃,小心本王治你的罪。」

綠蘿的臉紅的如同蘋果一般,肌膚相觸之間,一種異樣的感覺讓她的心不禁一陣亂跳。

儘管被蕭銘挑著下巴,她還是不敢直視蕭銘的眼睛。

蕭銘見狀哈哈大笑,重活一世就是要想怎麼活就怎麼活,見綠蘿如此嬌羞,他的自然不會老實。

紫菀比綠蘿大方的多,他嬌聲道:「奴婢願意受責罰。」

一邊笑著,紫菀轉到蕭銘的面前,主動解開了身上的浴巾,媚態萬狀地說道:「殿下大婚在即,娘娘來信說該讓殿下懂得房/事了,不如今夜就讓奴婢侍候殿下吧。」

綠蘿也清楚此事,在大渝國男女之防甚重,所以在大婚前女子會有家人教導,以便知曉男女之事。

而這男子同樣如此,這屬於一個流程。

顯然,珍妃現在還把蕭銘當成一個乖寶寶,但是前身蕭銘早已墮落,也正是因為有這個流程,當時蕭銘才會向珍妃索要紫菀和綠蘿。

雖說蕭銘有些驚訝紫菀會說出這些話,但是不得不說每個男人都無法拒絕。

望著羊脂玉一般的兩具酮體,蕭銘微微露出笑容,他不斷強調著自己不是現代的蕭銘了,而是當今大渝國的七皇子蕭銘。

此時,暖氣在房間里回蕩,更暖的是**之心,正是: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