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百九十章 借刀殺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章 借刀殺人?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ps:本來想更兩章的,但是臣妾真的做不到啊,今天只能四更了,不過蝸牛欠下的章節一定會補回來,明天六更,不然蝸牛直播切jj

廝殺聲在東宮不斷響起。

隨著士兵的湧入,喊殺聲漸漸減弱,不一會兒杜蘅押著十三個人到了蕭文軒面前。

看見這十三人的著裝,蕭文軒怒色上涌,身體搖晃了一下就要摔倒。

「父皇1,蕭銘趕緊過去扶住蕭文軒。

閉著眼睛緩了好一會兒,蕭文軒才慢慢站直了身體,緩緩吐出一口氣,他問道:「太子,你現在作何解釋?」

面前的十三個和大渝國人面貌沒有什麼大的區別,但是此時這十三個人卻是穿的蠻族的服飾,披頭散髮,最重要的是頭髮還有些捲曲,這便是蠻族人的特徵,和殺蕭銘的那伙人一樣。

「父皇…父皇這…」太子急的眼淚都要掉了下來。

「說1蕭文軒大怒之下突然抽出了杜蘅的寶劍指著太子說道。

太子被暴怒的蕭文軒嚇得臉色蒼白,他支支吾吾道:「父皇,兒臣真的沒有刺殺蕭銘,這些,這些都是兒臣買下的奴隸,不過是陪兒臣一起玩耍的而已。」

「玩耍,玩什麼,玩什麼1蕭文軒的臉因為憤怒而漲紅。

面前的人可是太子,未來的大渝國的儲君,不說是否刺殺蕭銘,在東宮他竟然藏匿蠻族人,即便這些人有一半的大渝國血統,但是即便是個平民都清楚,這些人的心是向著蠻族的。

「玩…玩…」太子躺在地上,呼吸急促,即便他不是一個聰明的人,但也清楚這件事不能說。

「皇上,手下留情啊1

劍拔弩張之時,忽然一個聲音傳來,眾人回過頭去,卻是趙皇后帶著嬪妃走了過來。

「母后,母后救我1

看見趙皇後到了,太子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連滾帶爬地撲在趙皇后的腳下。

蕭文軒還在氣頭上,他冷笑道:「你的消息的倒是靈通,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太子在東宮藏匿這些蠻人,啊,枉朕這麼信任你們趙家,你們就是這麼對待朕的嗎?」

趙皇后根本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只是當他得知蕭文軒帶著大批士兵進入東宮的時候就感到事情不對,於是便到了東宮。

沒想到他進來的時候正看見蕭文軒拿著劍指著太子,她這才出聲相救。

被蕭文軒河池,趙皇后突然在蕭文軒面前跪下,她說道:「皇上,臣妾不知道太子到底做了什麼事情讓皇上如此動怒,但是太子畢竟是儲君,也是你的兒子,還望皇上能夠聽太子解釋。」

「好,好,你讓他解釋,解釋這些蠻人從何而來。」蕭文軒怒道。

趙皇后這時將太子扶起來,急聲問道:「到底怎麼回事兒,你還不和你父皇說清楚。」

有了趙皇后撐腰,太子輕聲說道:「這些蠻人是兒臣買下專門用來扮演蠻人玩樂的,兒臣扮演蠻族的可汗,他們扮演蠻族的台吉和將領。」

聽到太子的話,蕭文軒手中的寶劍無力地垂下,他說道:「好一個大渝國的太子,未來的君王,你竟然這麼喜歡當蠻族的可汗,可笑,可恥1

話到最後,蕭文軒幾乎是吼出來的。

趙皇后臉色也漸漸冷了下來,她抬手就給了太子一個耳光,怒道:「平時你胡鬧就算了,現在怎麼連是非曲直都分不出!蠻族乃是大渝國的敵人,你怎能玩這種荒誕的遊戲。」

太子本以為趙皇後會袒護他,但這一耳光徹底把他打蒙了,他現在終於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

正在這時,杜蘅猶豫了一下,說道:「皇上,在這些人的身上發現了傷口,似乎是昨夜留下的。」

杜蘅的這句話徹底點燃了蕭文軒的怒火,他對杜蘅說道:「立刻封鎖東宮,在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之前,沒有朕的手諭,任何人不得出入東宮。」

「是,皇上1杜蘅應聲說道。

趙皇后雖然想要為太子求情,但是他明白現在不是時候,而且蕭銘遇刺的事情她要知道了,畢竟這件事說大可大,說小可校

太子面如死灰,封鎖東宮這基本上意味著禁足,他怨毒地看向蕭銘罵道:「你這個卑鄙小人,這一定是你的毒計,蕭銘,你以為立下一點功勞就能取代我嗎?做夢!做夢1

蕭銘冷笑一身,不理會如同瘋了一樣的太子,和蕭文軒一起向皇宮走去,只留下太子歇斯底里的喊聲。

押著從東宮搜出來的刺客回到宮中,蕭文軒讓杜蘅立刻將這些刺客押解去審問。

而他則是深沉地問道:「你來找朕的時候就知道太子有問題,對嗎?」

「是的,父皇想必已經知道我去了三哥的府上。」蕭銘說道。

「哼,老二,老三和老四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這次倒是真的讓他們找到了一個廢儲的理由,不過銘兒,你可不要被他們利用,成了他們手裡殺人的劍。」

這一刻,蕭文軒的目光異常深邃,似乎對一切都瞭若指掌。

蕭銘沉吟了一下說道:「父皇放心,兒臣不會輕易相信他們的。」

「嗯,這就好,那麼你相信是太子要殺你嗎?」蕭文軒繼續說道。

「不相信。」蕭銘說的很直接,正如蕭文軒說的一樣,他不願意成為別人手中的殺人劍。

蕭文軒輕輕點了點頭,「你是個聰明人,你放心,朕會還給你一個公道,將真正的幕後主使交給你,現在你還是籌備你的婚事吧,馬上就要大婚了,朕不想因為這件事影響你和斐玥兒的婚事,你暫且回去吧。」

這次蕭銘來長安的最終目的便是迎娶斐玥兒,按照日期,還有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就是他們的婚期了。

「是,父皇。」蕭銘點了點頭,躬身告退。

事情到了這一步,蕭銘只能等待蕭文軒給他的答案。

而且越是有人想要借他的手拉下太子,他就越不能讓這些人如願,相反,他要利用這件事把真正的幕後主使給找出來。

出了宮門,蕭銘回到了長安的臨時王府。

還沒有到王府,蕭銘就看見他的臨時王府前停了不少馬車,他在門前停下,一個人忽然向他走來,正是魏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