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百九十一章 壓榨魏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一章 壓榨魏王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賢侄1

王府外,魏王似乎等待多時,看見蕭銘過來,魏王立刻迎向蕭銘。pbtxt

這時紫菀和綠蘿也同時從王府出來。

二人立刻撲向蕭銘,仔細地在蕭銘身上打量了一番,見蕭銘安然無恙,二人才重重鬆了口氣,昨晚她們同樣得知蕭銘遭遇了刺客,一直擔心到現在。

「本王沒事,你們安心吧。」蕭銘對二人說道。

接著他轉向魏王:「不知道三皇叔前來找我何事?」

魏王臉上陪著笑容,挺著大肚子,他說道:「賢侄,這裡說話不方便,不如賢侄隨我一同去長安城的紅袖坊吃茶如何?」

「這個就不必了吧,侄兒大婚在即,不想惹得外面都是閑言碎語。」蕭銘皺了皺眉頭,他也不清楚這魏王是真傻還是假傻,這個時候竟然還要帶他去那種煙花之地。

魏王似乎恍然大悟一般,他對蕭銘說道:「哎呀,你看著我這腦子,我怎麼都忘了這茬,對,對,既然如此還請賢侄挑個地方吧。」

「就在王府吧。」蕭銘徑自向院子里走去。

因為這刺殺的事情,他對任何人都不相信,尤其是這魏王。

冀州之戰,在如此重要的戰事上他尚且能夠派出山字營那樣的軍隊,他還有什麼事情不能做?

他一個獨居青州,跟著這些混跡權謀圈裡的人比起來還是太嫩了,無論是三皇子,魏王還是其他,這些人是走一步挖一個坑給他跳呀。pbtxt

自己可不想出師未捷身先死,所以,現在他只能打起百分之二百的精神,也避免去任何自己不熟悉的地方,大婚之後他就返回青州,不去管這長安的破事。

以後誰再來招惹他,他就直接使用槍炮教他們做人。

到了王府中,蕭銘帶著魏王到了正殿中,在大渝國,每個王府的設置基本上類似,因此也都有議事的正殿。

「賢侄,這次王叔過來只是有件事想要求求賢侄。」魏王一臉的諂媚。

蕭銘冷笑一聲,「王叔說的是山字營的事情吧,侄兒倒是真想和父皇說道說道,讓父皇看清三皇叔的真實面目,看三皇叔是如何在戰場上配合我的。」

說話的時候,蕭銘猛地將茶盞重重落在桌子上,茶水四濺。

蕭銘如此氣勢凌人,魏王勃然變色,他是位高權重,整個的大渝國誰見他不是畢恭畢敬,但是現在卻被一個小輩羞辱。

他心中不由一陣火起,但是想到若是蕭銘真的在蕭文軒面前追究此事,恐怕真的會惹惱蕭文軒。

這些年,他對這位哥哥十分了解,看似什麼事情都不管,像是一個昏君,但是什麼事情這位哥哥心裡都學亮著。

他心裡明白,蕭文軒其實早已不相信他了,之所以他不表現出來還大加封賞他只是因為北有蠻族,周遭異姓藩王環視。

可以說以前他對蕭文軒至關重要。

但是現在不同了,蕭銘強勢崛起,而且此次蕭銘還擊退了蠻族,奪去了山海關,現在蕭銘在蕭文軒心中的地位要遠遠超過他。

畢竟蕭銘如今可掌握著北方的安危。

而正是害怕蕭銘繼續壯大,他才會在冀州之戰派出一支爛兵,為的就是拖蕭銘的後退,希望蕭銘能夠實力大損,如此一來,他就越發安穩。

只是這個計劃再次失敗。

「賢侄,這件事的確是皇叔失職,只是皇叔也沒有想到這山字營會如此不堪一擊,畢竟這山字營可是皇叔手中的王牌呀。」魏王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說道。

「王牌1蕭銘越發憤怒,這魏王簡直是不見棺材不落淚,「皇叔,你真當我蕭銘是個傻瓜嗎?山字營是魏地最爛的軍隊,你當我真的什麼都不了解嗎?」

魏王繼續狡辯道:「賢侄,這山字營是我的軍隊,到底戰力如何自然是我清楚,你一定是誤會了。」

望著無賴嘴臉的魏王,蕭銘直接說道:「三皇叔還是請回吧,既然如此,我們還是在朝堂上說此事吧,我想父皇和大臣們的眼睛是雪亮的。」

魏王聞言,不但沒有生氣,反倒是繼續笑著;「賢侄,只要你不說,誰又會知道這山字營里是一群老弱殘兵呢?不要生氣,不要生氣,這次皇叔來就是和侄兒商量這件事的。」

「既然如此,皇叔還是說些實際的吧,我可沒這麼多閑工夫陪著三皇叔磨牙。」

魏王三番五次的卑鄙行徑已經惹惱了他,蕭銘大為光火,對他也不再客氣,何況既然是談判就不可能彬彬有禮,不讓魏王難堪,他就無法得到想要的利益。

嘆息一聲,魏王說道:「還是賢侄說要什麼吧,皇叔認栽,大家都是藩王,都清楚在朝中吵吵鬧鬧不過不是為了自己的封地和地位,畢竟大渝國現在是你父皇的,未來是太子的,現在的我就是將來的你,所以何必我們爭個你死我活。」

「三皇叔終於肯說實話了,說千道萬,我們不過是為了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既然如此,侄兒也就不客氣了,這山字營的事情在侄兒這裡可大可小,只是讓父皇因為此事厭惡三皇叔對我也沒什麼實際利益,雖說這件事三皇叔的確可恨,但是你我相互捅刀子只會讓外人笑話。」蕭銘淡淡說道。

魏王聞言,頓時豎起了大拇指,「賢侄,你看的透徹呀,上次的事情是皇叔昏了頭,皇叔也願意做出補償。」

本來蕭銘是想在朝堂上將魏王一軍的,但是這次的刺殺事件讓他改變了主意。

這次刺殺即便不是太子所為,也必然和其他皇子有干係,而這背後也少不了異姓藩王的影子,現在對他來說魏王不過是他眼皮底下的一頭肥豬。

自己可以吃他的肉,但是沒必要宰了他,依靠他養著自己才是正事。

於是他笑眯眯地說道:「其實很簡答,只要魏王叔答應青州商會在魏地出售的商品不徵收任何賦稅,而且當地府衙不得以任何形式干預商會貿易,不得擅自抓捕青州商會的商人即可。」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