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百九十三章 投名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三章 投名狀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一輪明月掛在樹梢,銀色的月光下,皇宮中的一切顯得朦朧而神秘。Pbtxt

蕭銘被刺殺,太子被幽禁,只是一天一夜的時間長安城已經是波瀾頓起。

「皇上,皇后已經在外面跪了半個時辰了,這再跪下去這累壞了身體可如何是好?」

馮德水望著來回踱著步子的蕭文軒,從東宮回來之後蕭文軒就一直十分的煩躁,他清楚,此次太子在東宮藏匿蠻人的事情讓蕭文軒亂了陣腳。

「她喜歡跪就讓她跪,若不是她如此寵溺太子,太子會如此不堪重用嗎?」蕭文軒大怒道。

馮德水縮了縮脖子,這次蕭文軒看來是動了真怒。

嘆息一聲,他繼續說道:「皇上,不為趙皇后考慮,也得為皇后肚子里的龍胎著想才是呀。」

蕭文軒皺了皺眉頭,這時才想起趙皇后已經有了身孕的事情,他冷哼一聲,說道:「讓她進來吧。」

馮德水點了點頭,他清楚蕭文軒只是因為太子的事情遷怒趙皇后,但是從心裡還是在意趙皇后的。

他自小跟在蕭文軒身邊,十分清楚趙皇后在他心裡的地位。

很多人都以為蕭文軒是因為趙王才會屢次扶持太子,但是鮮有人知道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真正的原因是蕭文軒在這宮中最寵愛的還是趙皇后。

當年蕭文軒還是個皇子的時候,他和當時的太子同時前往趙地。

正是那個時候他們遇到了當時被譽為趙地第一美人的趙皇后。Pbtxt

當時太子和蕭文軒同時對趙皇后一見傾心,之後蠻族入侵,趙皇后在省親的時候被蠻族圍困,是蕭文軒當時孤軍深入救出了趙皇后。

期間,二人漸漸有了感情。

不過當時趙王看重的是太子,極力阻撓,但是趙皇后以死相逼,最後趙王沒辦法才最終同意了二人的婚事。

之後蕭文軒四處征戰,軍功卓著,日益得到皇上的寵信,而大臣們對蕭文軒也是褒獎有佳。

在這種情況下,太子對蕭文軒漸漸露出殺機,並且密信當時的康王趁著蕭文軒前往冀州平叛設伏擊殺蕭文軒。

只是這個密信卻被蕭文軒得到,自此他徹底堅定了奪取皇位的決心,領兵回朝之後他就發動了兵變逼迫太子自盡,先皇也被囚禁於冷宮之中。

回憶往事,馮德水不禁心中悲嘆,太多的不堪在心頭略過,值得的和不值得,但是如今已經都成了過往雲煙。

到了趙皇後身邊,馮德水小心翼翼地將趙皇后攙扶起來,說道:「娘娘,陛下正在氣頭上,小心說話才是。」

趙皇后擦了擦眼淚,她十五歲便跟了蕭文軒,如今已經三十年過去了,她自然了解自己的夫君。

她輕輕點了點頭,說道:「多謝馮侍郎提醒。」

馮德水輕輕笑了笑,將趙皇后攙扶到御書房門口,自己退了出來,守在門口。

屋內,蕭文軒只是瞥了眼進來的趙皇后便不再理會。

趙皇后苦笑一聲說道:「皇上還在怨臣妾袒護太子嗎?」

蕭文軒哼了一聲依舊不說話。

趙皇后見狀悲切道:「皇上,你以為臣妾真的只是為了太子將來的皇位嗎?此次太子固然有錯,但是若是他刺殺的齊王,他又怎麼會把刺客藏匿在東宮,這次太子也不過是被奸人所害,這背後恐怕還是皇位之爭。」

「說到底,你還是要保住太子的儲君之位,朕何嘗不知道太子只是被人利用,但是這蠻人的確是他藏匿在東宮用來玩耍的,如此愚蠢,朕怎能將大渝國交給一個如此不爭氣的皇子。」

趙皇后緩緩說道:「臣妾明白太子不爭氣,但是皇上這次的刺殺還沒讓皇上看明白嗎?太子還在,尚且就有人要殺蕭銘的時候對付太子,若是太子被廢,接下來這些皇子還會使用何種手段自相殘殺?而任何一個皇子登上皇位,他們又會怎麼對待齊王?不要忘了陛下,當年你為了剷除康王而見死不救,這幾乎毀了大渝國,雖說這是兵行險招,蠻族也並非再繼續南下,但是這些年你的心裡沒有一天好受過不是嗎?」

「閉嘴!」

蕭文軒勃然大怒,趙皇后的話刺痛了蕭文軒的內心。

當年正是他密令禁軍按兵不動,這才導致蠻族能夠奪取燕雲十六州,而他之所以如此,都是因為當年的那道太子密令。

「陛下,臣妾知道你不願意提起此事,但是請陛下三思,現在這些皇子便要殺齊王,等他們登基之後,他們又會如何對待齊王,只怕這些皇子同樣會勾結蠻族致齊王於死地,若是到了那時,蠻族必然不會再給大渝國機會,也沒有下一個齊王能夠抵擋蠻族。」趙皇后一字一頓說道。

「哼,其他皇子會殺蕭銘,難道太子就不會殺齊王嗎?在東宮的時候你難道沒看見太子對齊王的態度嗎?」

「臣妾可以讓太子立下投名狀交給諸位皇子,若是太子登基之後違背承諾,人人可殺之1趙皇后肅聲說道:「不過也請皇上讓齊王和其他皇子同樣立下投名狀1

「投名狀1

蕭文軒微微變色,這投名狀乃是當年高祖和其他七位異姓藩王立下的一個誓言。

當時為了防止兄弟自相殘殺,投名狀規定殺兄弟者,兄弟必殺之,這個投名狀在大渝國一直被傳為佳話。

接著投名狀被再次使用的時候正是高祖時期,當時正是皇位之爭最嚴酷之時,彌留之際的高祖在臨死前讓諸位皇子立下投名狀,並且向天下昭示,這才保住了高祖的皇位。

只是蕭文軒明白這投名狀不過是一紙契約而已,遵不遵守只在皇子自己,並不能把投名狀當做萬能葯。

「皇后,你太把投名狀當一回事兒了。」蕭文軒搖了搖頭,「婦人之見1

趙皇后依舊很執著,她說道:「臣妾自然知道這投名狀不能完全約束其他皇子,但是臣妾可以保證太子履行承諾,而且陛下可以將齊王列為投名狀的執行者,若是太子違背誓言,齊王自可以起兵征討太子。」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