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四百零四章 流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四章 流放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御書房。

楊震正在向蕭文軒細細說著什麼,當楊震的話說完,蕭文軒的眉頭皺了起來。

「你確定是齊王的人抓到了晉商?」蕭文軒問道。

楊震說道:「沒錯,本來我們可以提前抓捕這個晉商,但是沒想到齊王的人快了一步,不過這一路上我們的人一直在跟蹤,現在只等陛下的旨意,我們隨時可以把人奪回來,不過在這之前我們不敢妄動,生怕得罪了齊王。」

「嗯,你處例確,切勿和齊王的人發生衝突,蕭銘的性子朕了解,雖說這兩年改了不少,但絕對不是一個吃啞巴虧的人。」蕭文軒露出一絲苦笑,「現在需要等待的這個晉商到底在為誰出力。」

「只是如果是二皇子,陛下可就難辦了。」楊震似乎有些為蕭文軒擔心。

他跟隨蕭文軒二十多年了,他對蕭文軒很了解,這些年他的隱忍也是為了大渝國的安穩,若不是如此,大渝國恐怕早就亂起來了。

皺了皺眉頭,蕭文軒說道:「其實倒也不難辦,若真是二皇子所為,此次就必須給蕭銘的一個交代,對大渝國來說,如今蕭銘可比梁王重要的多。」

楊震點了點頭,「的確如此,畢竟齊王是皇家的人。」

此時,蕭銘已經得到了晉商的口供。

李三再向蕭銘彙報了情況之後出了城,在他來的時候密衛已經在審問晉商,當他回去之後,密衛成員已經錄下一份口供。

這時李三立刻把口供送了過來。

「殿下,這個晉商招了,的確是二皇子指使他將這批蠻人賣入東宮的,而且梁王也知曉此事,這批蠻人正是來自梁王的封地。」

李三將供詞交給了蕭銘。

審查了一遍供詞,蕭銘點了點頭,因為他基本上已經確定是二皇子了,因為他擊敗貝善時間不久,蠻族不可能這麼快就部署殺手混入長安城,這些人蠻人能夠進來必然是背後有人大開方便之門。

「是該為死去的士兵報仇了。」蕭銘捏了捏口供,「現在你可以將這晉商帶進來了。」

為了安全,蕭銘讓李三將這個晉商安置在城外防止出現危險,現在他可以直接去找蕭文軒把這件事說道清楚,不然他如何向死去的士兵交代,而青州軍又會如何看待他這個齊王。

他們在戰場為自己豁出性命廝殺,他卻連公道都無法討回,以後誰還會為自己賣命。

此次他就要讓手下的士兵們明白,他們忠心耿耿,奮勇殺敵,他同樣也不會負了他們。

「是1李三說話也是擲地有聲,這件事讓他也是頗為氣憤。

李三離去,蕭銘從正殿出來。

這時斐玥兒正趴在窗戶前,見蕭銘臉色十分難看,她的眼中微微露出擔心之色,當蕭銘轉過頭看向她的時候,她更是躲閃著立刻低下頭,生怕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這可是她出嫁前姐姐教導的,以為太子總會遷怒於她。

望著如同受驚小鹿一樣的斐玥兒,蕭銘陰沉的臉色褪去。

無奈地笑了笑,他直接向宮中而去。

到了宮中,蕭銘直奔御書房,不等蕭銘說話,蕭文軒說道:「看來你已經有了刺客線索。」

「父皇已經知道了?」蕭銘意外道。

「不要忘了這是長安城,不過父皇慚愧呀,竟然沒有發現你二哥的小動作。」蕭文軒嘆息一聲,他和蕭銘一樣,在得知是晉商所為的時候就基本上猜是二皇子了。

「既然如此,還望父皇聖裁。」蕭銘將供詞雙手交給了蕭文軒。

接過供詞,蕭文軒簡單掃了眼,一聲長嘆說道:「老二,你真是太急了。」

在原地踱了踱步子,蕭文軒繼續說道:「你將晉商交給朕吧,朕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

「兒臣已經讓人帶著那名晉商入宮。」蕭銘的話言簡意賅。

蕭文軒點了點頭,似乎一下子變得十分疲憊,對蕭銘揮了揮手,他說道:「據你母妃說你還有幾日便要離開長安,你現在還是先回去準備吧。」

「是,父皇。」蕭銘躬了躬身,轉身離去。

他不怕蕭文軒和稀泥,如果此情此景蕭文軒還是如此,那麼他只能漸漸疏遠朝廷了。

待蕭銘離去之後,蕭文軒坐在椅子上沉思了半晌,接著提筆在一張空白的聖旨上寫了起來。

這邊蕭銘出了宮門便返回王府籌備返回青州,現在他不用上朝,也不必參與長安的政務,畢竟他是藩王,相當於自成一國,干涉朝政反而是大忌。

接下來幾天,原本因為蕭銘大婚喧鬧起來的長安城越發熱鬧起來,二皇子刺殺齊王嫁禍太子的傳言突然甚囂塵上。

整個長安城一時間到處都在傳說此事。

而緊接著一道聖命傳達而下,二皇子不修品德,殘殺兄弟,目無王法,自此貶斥巴山,淪為庶人。

至此,關於刺殺的風雲隨著聖旨而漸漸平息,整個長安城頓時風聲鶴唳。

在蕭文軒被打了十數年懦弱的形象之後,此次終於石破天驚,針對刺殺這件事,當今皇帝表現出了強硬的一面,毫不畏懼梁王的怒火將二皇子流放到巴山這個貧瘠荒蠻的地方。

而在長安的官場上,很多官員將蕭文軒這次強硬之舉理解為如今皇家實力大增,已經不再畏懼藩王挾兵自重。

同時,他們理解最透徹的一點則是在此次事件中蕭銘扮演的角色。

為了平息蕭銘的怒火,蕭文軒將有梁王支持的二皇子流放,可見如今蕭銘如今在蕭文軒心中的地位。

而其他皇子此時也收起了對蕭銘的輕視,他們恍然大悟,如今這朝廷已經今非昔比。

東方崛起的藩國將在今後時時刻刻影響他們的生活。

得到這個答案,蕭銘在聖旨下達的下午便選擇返回青州。

此次他是通過商船回去的,畢竟只是禮品就足夠龐大。

望著關中巨城長安的身影漸漸遠去,蕭銘的嘴角帶著一絲笑意,老婆娶回來了,下面就該攢攢家業過小日子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