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四百零五章 斐玥兒的見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五章 斐玥兒的見聞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伴隨著商船穿透清晨的薄霧,一個巨大而忙碌的碼頭漸漸出現在了蕭銘的面前。

這個碼頭不是它處,正是青州城北的沱江碼頭。

從長安出發到青州,行船一共走了十天的時間,總體說起來倒是順順利利的。

啟程的前半段時間斐玥兒因為思念父母倒是整天抹著眼淚,但是後半段因為和蕭銘漸漸熟稔起來,沉浸在了沿路的風景人情上。

畢竟斐玥兒只有十**歲,正是貪玩的年紀,一旦沒了心理負擔,倒是活潑起來。

至於這些天在長安遭遇的糟心事他也不再去想,二皇子對他來說也不過路人而已,現在被流放也是罪有應得,唯一的缺憾是,梁王估計根本不會考慮這個貿易協定了。

不過為所謂了,現在一個皇家,一個魏地,一個雍地,加上利益交換的楚地,這些區域足夠他的商品銷售一段時間。

至於以後,說不定用大炮轟開就可以,因為遭遇這次刺殺之後,他對這些皇子越發沒了信心,投名狀也不過是趙皇后和蕭文軒的自我安慰。

雖說其他皇子暫時會隱忍,但是當矛盾不可調和的一天,這投名狀還是如同如脫褲子放屁一樣,多此一舉。

「殿下回來了!」

商船還沒有到碼頭,此時看見商船旗幟的官員已經開始歡呼起來,蕭銘這一走就是一個月,整個封地的官員和將領都是心中不安穩,辦什麼事情心裡像是沒了著落一般。

蕭銘站在商船上已經看見了碼頭上迎接他的人,文臣武將都在。

他對斐玥兒說道:「王妃,本王先給你介紹一下青州的官員。」

說著,他指著碼頭上最靠前的一個人說道:「那個長的有點死板的人叫龐玉坤,人和相貌一樣都比較死板,他是本王的長史,他右側一臉鬍鬚的人叫牛,是本王的大都督,統轄六州軍務,他左側的白面書生叫展興昌,是本王的軍師,看起來文文靜靜,其實一肚子壞水,牛身後的人叫魯飛……」

斐玥兒隨著蕭銘的手指一一看去,不時捂嘴輕笑,蕭銘的介紹風雅有趣,她倒是很輕鬆就熟悉了這些人的名字。

商船隨著水流漸漸抵達碼頭,這時船工放下船板,蕭銘帶著一行人下了船。

龐玉坤今早便得到了蕭銘要回來的消息,於是帶著官員一直在這等待,最重要的也是面見王妃。

此時商船抵達,眾人眼見蕭銘和一位極為美貌的女人並肩走下,心中便有了計較,同時喊道:「參見殿下,王妃。」

下了船,蕭銘頓時一陣輕鬆,在這裡他終於不必災擔心隨時會冒出一堆刺客出來。

一眾官員躬身行禮,斐玥兒倒是有些不知所措,蕭銘笑了笑,對她說道:「不要緊張,他們都是本王的臣子,日後也會是你的臣子,今天他們來倒是主要為了拜見你。」

斐玥兒聞言,輕輕點了點頭,她畢竟是斐濟的女兒,也見過斐濟接待官員時候的情景,於是挺直了身體,努力作出一個王妃應有的威嚴,用百靈鳥一般悅耳的聲音說道:「諸位免禮。」

蕭銘嘴角噙著一絲笑意,斐玥兒不虧是大家族出來的女子,耳濡目染,還是很大氣的,這一聲「免禮」也是擲地有聲。

「謝殿下,謝王妃。」龐玉坤等人起身,但一個個還是低著頭不敢看斐玥兒。

在大渝國這也是一種禮節,盯著一個女子看尚且無禮,更不必說是王妃了。

碼頭上,一輛馬車已經準備妥當,蕭銘將領著斐玥兒登上了馬車,這時龐玉坤等人才抬起頭來,對蕭銘說道:「恭喜殿下贏得美人歸,是不是也該給我們發些喜錢讓大家熱鬧熱鬧。」

蕭銘和下屬的關係一向很和諧,他就知道這些人肯定會要喜錢,於是說道:「喜錢都在羅信手裡,你們自己去拿。」

眾人聞言頓時把羅新圍在了中間,魯飛等將領則是直接抓住羅信就開始搜身。

望著一眾官員嬉鬧成一堆,這時蕭銘也登上馬車同斐玥兒向青州城而去。

馬車上斐玥兒正在拍著胸脯,她剛才也有些緊張,見一眾大臣在碼頭上嬉鬧,她笑道:「殿下和臣子們的關係倒是融洽的很。」

「沒錯,這便是青州,所有的一切都沒有長安的凝重和古板,這是一座充滿活力的城池,未來也不會和長安城一樣。」蕭銘自豪道。

第一次他去長安被繁華所震驚,這第二次去長安城已經有些不如青州。

他相信再過數年,青州就會全面超越長安城。

「是嗎?如此妾倒是要仔細看看這青州。」,斐玥兒一邊說一邊將窗帘拉開小小的縫隙,通過縫隙看向這個陌生的地方。

在她的眼中,從碼頭到青州城的官道上不是黃色的泥土而是一種銀色的地面,商人和馬車來往都不能在上面留下痕。

而馬蹄聲在這種道路上顯得格外的響亮。

馬車很快到了城門口,這時兩排穿著墨綠色軍裝的士兵背著棍狀的武器同時向馬車行禮。

進入青州城內同樣是這樣的道路,而一時間道路上人忽然多了起來。

來往的百姓臉上都洋溢著笑容,身上穿著乾淨的棉布衣服,手中的籃子里裝著各色貨物。

而商人們更是穿著綾羅綢緞,牽著馬車來回穿梭,一副十分忙碌的樣子,更讓她驚奇的是還有一些穿著白色長袍的青年成群結隊在街道上遊玩,青年長袍的胸口出刺著「博文學院」四個字。

當她抬起頭來,一個巨大的物體正從頭上飄過,嚇得斐玥兒一下放下了窗帘。

蕭銘這時笑了起來,「本王的青州如何?是不是很神奇。」

斐玥兒驚魂未定,她可沒有看見皇宮升起的熱氣球,此時點了點頭,說道:「青州的百姓比起沿路的百姓似乎很富足,商賈的數量都趕得上長安了,不過殿下,那個飛在天上的東西是什麼?」

「這是氫氣球。」蕭銘笑道。

斐玥兒驚呼道:「不是熱氣球嗎?這氫氣球又是什麼?」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