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四百一十九章 收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一十九章 收買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一絲飯菜的香味從膳房的方向飄入正殿。

得到巨大實惠的蕭銘心情不錯,他對李威說道:「既然已經到了飯點,使者不如在王府用膳吧。」

李威聞言有些受寵若驚,他說道:「在下不敢,卑微之身怎敢與殿下同處一席。」

「無妨,無妨,在本王這裡沒有這麼多規矩,使者就不要見外了。」蕭銘大大咧咧地說道,他對門外的僕役說道:「讓膳房多準備一份飯菜。」

李威越發惶恐不安,此時他不禁有些緊張,在楚王處他不是一個不受楚王待見的人,不然也不會以五十歲的年紀還要長途奔波擔任這出使的使者。

畢竟在楚地,使者都是一些位卑言輕的人擔任,即便這些人死在了敵人手中楚王也不會心疼,因此一下被蕭銘這麼隆重的招待,他反倒是有些不知所措。

蕭銘把李威的表情看在眼裡,他讓李威先行出去,這時王宣從正殿後方的屏風後面出來。

他問道:「這個李威你們密衛有了解嗎?」

「回殿下,楚地的一些高官我們密衛都有記載,但是這個李威卻是沒有,如果下官猜測不錯,這個李威應該是一個不受待見的小官。」

蕭銘點了點頭,「在楚王的封地暗中要有密衛,在明面上我們要盡量收買官員為我們所用,記住,你們密衛可不是僅僅是為了收集情報,最重要的任務是徹底的滲透。」

王宣點了點頭,其實他們密衛一直在執行一項極為秘密的計劃,這個計劃只有蕭銘和他清楚,甚至龐玉坤等官員都不清楚。

在這個計劃中,他們密衛的工作被進一步擴展,不但要負責間諜工作,還要負責收買滲透官員,這些官員有朝廷的,也有異姓藩王的,甚至對象也包裹蠻族。

除了官員之外,他們的工作還包括對民間的滲透,就如同楚王在雍州乾的事情一樣,他們密衛也在尋找楚地的矛盾點,隨時準備引爆。

「殿下,這項工作我們已經在展開,只是這項計劃耗費巨大,這銀子?」王宣嘿嘿笑道,開始伸手要錢。

沒辦法,現在青州的財政就這麼點銀子,無論是牛,龐玉坤還是陳文龍都是眼巴巴地盯著府庫的入賬,他要是不為密衛張口,這工作就沒法展開。

蕭銘的臉綠了,笑罵道:「都是一群吸血鬼,你們真是要本王給吸幹了。」

「殿下,下官也是無奈呀,這些官員的胃口可都不小,不把他們餵飽了,他們是不會聽話的。」王宣苦笑道。

「好吧,好吧。」蕭銘攤了攤手,「這件事我會和龐玉坤說一下,不過你要把需要的費用明細報上來,這銀子不可能亂給。」

「是。」

王宣笑了,不同於軍隊和府衙可以在明面上要求撥銀子,他們密衛只能通過蕭銘,現在得到了蕭銘的應允,他告了聲退,離開了正殿。

嘆息一聲,蕭銘的眉頭皺了起來,現在青州發展處處需要銀子,這麼看來他的加快生產出更多的商品,而且打通海上的貿易航線,不然遲早他要出現財政赤字。

正在他想著銀子的時候,紫菀過來讓他過去吃飯,因為這次有客人在,斐玥兒選擇了迴避。

這次留下李威吃飯蕭銘自然是不懷好意。

李威這次負責這次火炮的採購談判,回去說什麼自然是至關重要,所以蕭銘想要試探一下這李威,找到他的破綻從而進行收買。

因為只有兩個人吃飯,紫菀把飯菜布置在了王府的涼亭中,正可以一邊吃飯,一邊欣賞王府的景色。

舉杯喝了口酒,蕭銘觀察了一下李威,身上的衣服雖說不差,但是也有些破舊。

這個年代的書生追求的其實很簡單,無非是家財萬貫,嬌妻如雲,飛黃騰達。

眼睛示意了一下紫菀,紫菀會意立刻轉身離去,不一會兒兩個王府中的歌姬款款而來,坐在了李威兩側,鶯聲燕語嫵媚無雙。

李威見狀頗有些拘謹,但他也明白這不過是一般藩王的待客之道,也只得勉強應酬,但是卻十分的規矩。

「不好色。」這是蕭銘下的結論。

他不只是看表面,李威的眼睛也十分清澈,沒有露出淫.邪的神色。

笑了笑,蕭銘說道:「李使者,此次的生意還望使者回去和楚王美言幾句,多多送來匠人和商船,若是使者能夠讓楚王額外多送,本王願意將多餘的部分抽出一部分利潤給使者,如何?」

李威心知蕭銘留他下來做客必然動機不純,他說道:「殿下,丁是丁卯是卯,下官人微言輕,恐怕無法讓楚王改變主意。」

蕭銘有些訝異,這李威既不貪色又不好色,這實在是有些難辦,他自然知道李威這話不過是託詞。

生活在現代,他自然知道這大使雖然受到國內的命令,但是大使在對方國家可操作性可很大,這個李威負責此次的火炮採購事宜,可能未來幾年都要在青州常駐負責督促此事,其中貓膩可以說很多。

沉吟了一下,蕭銘說道:「人微言輕,難道使者在楚地官職很低嗎?」

「這……」李威的眼神忽然閃爍了一下,似乎有些惱恨。

蕭銘立刻抓了李威的這個變化,不得不說楚王很精明,估計就看準了李威不貪財,不貪色才會讓他出訪。

但是他沒有估算到的是李威對自己的官途一直不滿意。

「哎,使者的年紀看起來也在五十了,可惜可惜埃」蕭銘故意刺激李威,他現在很想在楚王的封地打開一個突破口。

李威的臉色越發難看,他當年在楚地也是有名的才子,數十年來楚王府中不過是個個小小的別駕,心中一直暗藏不滿。

只是他掩飾的很不錯,楚王也未看出異樣。

「官大,官小,都是為了楚王效力,倒是也沒有什麼可惜。」李威依舊謹慎地說道。

「使者高風亮節,令人敬佩,若是朝廷上的官員有使者如此胸襟,何愁朝廷的鴻臚寺後繼無人。」

「朝廷?」李威神色動容。未完待續。。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