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四百二十六章 戰艦下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二十六章 戰艦下水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天氣漸漸寒冷,冷風吹得人遍體生寒。

縮了縮脖子,秦成明拱手道:「多謝殿下美意,只是臨行前陛下交代要及時回去復命,下官不敢耽擱,就不在青州多留了。」

「是嗎?這倒是可惜了。」蕭銘說道。

他倒是希望秦成明能將青州的不同之處帶到長安吸引一下人傻錢多的人過來青州消費,只是這次看來是沒機會了。

秦瑞聞言也有些不舍,畢竟他也是孤身一人出遠門。

朝廷的船隊上午抵達,下午就要返回,蕭銘只得帶著秦成明去魏家酒樓吃了頓午飯,下午的時候他便回了碼頭,只留下秦瑞和蕭銘大眼瞪小眼。

「秦瑞,既然你以後要在青州為官,自此你我便是君臣,切忌不可再和以前一樣玩世不恭,一定要輔佐本王將封地發展起來。」

沉吟了半晌,蕭銘對秦瑞說道。

他十分了解秦瑞,此人很聰明,但以前就是不務正業,這在以前玩的的時候倒是沒什麼,但是要成就一番大事,必然要叮囑他幾句。

「殿下多慮了,秦瑞早已洗心革面,畢竟如今秦某也是有家室的人,不再是年少輕狂時。」秦瑞淡然道。

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父親選擇的時機很對,趁著前來青州將他帶來,事實上很多朝廷上的聰明人都在做出選擇,只是他們選擇的比較果斷而已。

自從蕭文軒為了蕭銘將二皇子貶黜到巴州,很多人瞬間明白了蕭銘如今在朝堂上的地位。

而和蕭銘往來親密朝臣都想要把子女送到青州來,一來是表明自己的忠心,畢竟一到青州,他們等於是質子。

第二,他們是在提醒政敵即便自己死了,依然會有人為自己報仇,這是一種無言的威懾。

「如此甚妙,這樣吧,你先去博文學院學習一段時間,了解一下少府監的職責,如果合格,本王會將你安排到青州的少府監中。」蕭銘說道。

秦瑞點了點頭,正如蕭銘所說,如今他和蕭銘是君臣的關係,不是以前喝酒吃肉的關係,既然是蕭銘的安排,他甘願接受。

不過當蕭銘正準備給他安排住宿的時候,他說道:「殿下,這魏家酒驢燒娌淮恚某想去魏家酒樓住上幾日。」

蕭銘剛準備說出去的話收了回來,他說道:「你確定?這魏家酒樓可最便宜的房間也是一百兩一晚。」

「一百兩1秦瑞被嚇到了,不過短暫的猶豫之後,他說道:「殿下,秦某還有些積蓄的,這既然來青州,不享受一下豈不是實在可惜。」

搖了搖頭,蕭銘說道:「隨便你了,你給本王送銀子,本王自然不會推辭。」

「這魏家酒樓是殿下的?」秦瑞頓時愕然。

抵擋不住魏家酒樓的吸引,秦瑞還是飛蛾撲火一樣地去了,蕭銘哭笑不得,只能一個人返回王府,他本來想著暫時讓他去王府住上幾天,現在倒是省了。

不過這也從另一方面證明魏家酒樓對這些習慣優渥生活的權貴有多麼大的吸引力。

到了王府門口,他看見一個人正等待王府門外,仔細看去,卻是張梁的兒子張坤。

這時張坤也看見了蕭銘,他躬深下,父親讓我連夜趕到青州前來稟告殿下,登州造船坊的戰艦下水了。」

「都下水了1蕭銘驚呼一聲。

「是的,殿下,全都下水了,今年我們比去年提前一個月完成了殿下交付的任務。」張坤喜道。

「真是三喜臨門呀,這朝廷的造船匠人剛到,這蓋倫船就下水了,如此你們就可以抽出一個月的時間建造造船坊了。」蕭銘高興地說道。

張坤聞言露出異樣的神色,他對蕭銘說道:「殿下,朝廷來了匠人嗎?」

張梁父子一直都在登州,對青州的事情都缺乏了解,於是他將三萬匠人的消息告訴了他。

「三萬人?」張坤聞言有些愣神,不過他接著說道:「殿下,能夠讓小奴擔任其中一個造船坊的作監嗎?」

「你?」蕭銘這時才意識到不對,以往都是驛站的驛將帶來消息,這次卻是張坤地帶來的消息。

張坤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他說道:「正是殿下,現在我和我爹沒法在一個造船坊待下去了。」

「為什麼?」蕭銘不解道。

張坤嘆了口氣,「殿下,小奴提出在蓋倫船中加入水密艙結構,不曾想被我爹臭罵了一頓,說我在不學無術,還喜歡瞎改。」

「水密艙?」蕭銘笑起來。

這水密艙其實就是水密隔艙,一般是用隔艙板把船艙分成互不相通的一個一個艙區,艙數有13個的,也有8個的。

這種水密隔艙對船的抗沉性起到很大的作用,一般具備水密艙的船很難下沉。

張坤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殿下,這也許真的是小奴異想天開了。」

「你的想法不錯,不過蓋倫船的龍骨構造和普通的商船不同,水密艙並不適合蓋倫船。」蕭銘笑著說道。

張坤聞言露出失望的神色,「看來我爹說對了,小奴真的是不學無術。」

拍了拍張坤的肩膀,蕭銘笑道:「不懂就學,這又沒什麼丟人的,你年紀還小,正是學習的時候,想不想去博文學院學習造船,那裡可有真正的造船知識。」

如今蓋倫船的建造技術已經成熟,蕭銘開始為下一代船型儲備人才,因為到了那個時候不僅僅是一張圖紙就能讓張梁這些匠人將船仿造出來的。

「造船知識?」張坤本想證明一下自己,結果反倒是自己錯了,這時他心中再次升起了希望,「殿下,若是我學會了,是不是可以超越我爹?」

「當然,你若是精通了學院里的造船知識,一定會比你爹強。」蕭銘自通道。

張坤重重點了點頭,說道:「小奴願意去。」

蕭銘說道:「既然如此,等此次本王從登州返回你再去學院報道吧,這次戰艦下水,本王要和岳雲等海軍學院的學員一起去登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