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四百二十九章 歷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二十九章 歷史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羅德從海灘上抓起一把白色的沙子,任由沙子從手指的縫隙中滑落。pbTxt

望著沙子飄散的方向,羅德輕輕嘟囔道:「北風。」

在他身後,負責運送士兵的小船不斷往返將士兵從船上運到海灘上,遠處十艘戰艦呈一字型排列,他能夠看見坐在甲板上吹著海風的克萊爾。

自從錢塘海戰之後克萊爾就一直對楚王說的消息耿耿於懷,於是在修整補充了彈藥之後,他們向登州出發,準備探探這位大渝國又一個藩王的虛實。

不是克萊爾敏感,而是他們需要掌握如今這片海域周邊國家的真實情況。

事實上,他們的戰艦在八十年前就抵達過這裡,也曾經在現在的琉球島上建立殖民地,但是當時荷蘭人正在和英國人爭奪海上霸權,而且在三十年中的六次大型戰役之後,他們最終敗給了英國人。

那時正是荷蘭最虛弱的時候,他們還未站穩腳跟就被這個海域的海盜擊敗,不過他們一直沒有忘記這塊富庶的土地,在休養生息了十餘年之後,他們再次回到了這裡奪回了琉球島,並且一直統治四十年的時間。

不過和曾經的記載一樣,這個東亞最大的國家依舊不值一提,他記得第一批試圖和大渝國建立外交關係的使團曾經這樣描述大渝國:

我們總督的禮品在大渝國變成了貢品,而且在廣州就被當地的官員堂而皇之地私吞了,大渝國的官員謊報了關於我們抵達這裡的消息,並且撕毀了我們要給大渝國皇帝的信件,並且為了掩飾私吞貢品最終將我們驅趕出境。Pbtxt

大渝國對我們來說是一個神秘的國家,但是神秘的面紗之後卻是一個虛弱和墮落的國家。

這裡的官員貪污覆蓋,一種相當於歐洲貴族的階層統治著這裡,只是和歐洲的貴族不同,這裡的被稱為「士族門閥」的階層只顧自身的利益,無視自己的行為給自己的國家將會帶來巨大的上海和隱患。

這裡的官吏無知狂妄,貪污腐敗,百姓生活在對官吏的不滿中,他們像我們征服的土著一樣怯弱無能,倭國和菲律賓人都比他們勇敢,而且這個國家面對北方的野蠻部落只會簌簌發抖,沒有一絲我們歐洲人逢敵必戰的高尚精神,這一點足以佐證我的觀點。

同時這個國家的皇帝和官員都不是民族主義者,他們對待外族總是不可思議的慷慨大方,而對自己的人民又不可忍受地殘暴和冷酷。

偉大的國王,如果你願意出兵,如同我們征服美洲的土著一般,我們一定會順利擊敗這個國家,將這裡變成我們的殖民地。

回憶著這段記載,羅德的眉頭挑了挑,至少在南方他發現使團的描述沒有一絲誇張之處,甚至是美化這個國家。

他們接觸的楚王正是一個這樣的君王,雖然楚地很富裕,但是財富卻掌握在士族門閥的手中,百姓們生活的還是很貧窮。

不過正當他們以為整個大渝國都是如此的時候,楚王的話引起了他們的疑慮。

因為在這個落後愚昧的國度竟然出現了燧發槍,而在戰敗之後,楚王甚至說這個齊王還造出了熱氣球。

這讓他們十分驚訝和驚恐,雖說熱氣球在歐洲已經被氫氣球淘汰,但是在這個地方會出現熱氣球依然讓他們駭然。

因為這意味著一個不同於大渝國其他的地方的文明正在這裡崛起。

而這就是他們恐懼的來源,能夠製造出火繩槍,以這個國家的人口數量,他們可以輕而易舉地擊敗他們。

畢竟他們能夠維持在東亞的軍事存在已經很艱難,根本無法支持一場大規模的戰爭。

也正是出於這個原因,他們準備前往登州,甚至是青州,一旦摸清了這個齊王的底細,他們將決定是和齊王建立貿易關係,還是將這個威脅消滅在萌芽狀態。

畢竟荷蘭人已經失去了太多的殖民地,他們不想再失去這片海域。

「登州城就在前面二十里處。」

正在羅德愣神的時候,一個倭國人走到了他的面前指著前方說道。

羅德看了眼這個倭國男人,他叫酒井,是這片海域的倭寇,自從他們在倭國的九州島長崎建立貿易點以來,他們和倭國通商已經超過了三十年,在倭國他們有穩固的關係。

這些倭寇在外人看來是海盜,其實他們心裡清楚這些倭寇不過是倭國大名派出劫掠財富的士兵。

在他們的教化下,倭國人比大渝國更早掌握火繩槍的生產技術,而且這些年來,隨著倭國使用火繩槍武裝軍隊,倭國的野心漸漸膨脹。

不過對荷蘭人來說,倭國依舊態度恭敬,這讓他們減少了對倭國強大起來的憂慮。

而倭國對外的擴張對他們來說也並非沒有好處,至少他們可以販賣更多的物資給倭國。

「酒井先生,還請你們在前面帶路,畢竟我們對這裡缺乏了解。」羅德說道。

酒井點了點頭,眼睛在荷蘭士兵身上的安裝刺刀的燧發槍上掃過,接著他又看向正在被運上岸的六磅野戰炮,這種火炮被安裝在兩個車輪中間,運送十分方便。

轉過頭,這些散發著危險氣息的武器讓他的眼中隱藏著一絲貪婪,他說道:「好吧,羅德先生,如你所願,我們的軍隊會走在前面。」

說著,酒井開始召集三千名士兵集合,排成整齊的縱隊向登州城出發。

這些倭國士兵每個人身上都背著火繩槍,腰間掛著彈藥袋,這都是荷蘭人交給他們的作戰方式。

在倭國的軍隊之後,羅德指揮著荷蘭士兵上岸,一千兵步兵扛著槍走在倭國人後面,在步兵後面炮兵正在把六門野戰炮拴在馬匹後面。

緊跟著步兵,炮兵也想登州城前進。

二十里的距離不是很遠,兩個小時以後,他們見到了被城牆包裹起來的大渝國城池。

羅德這時拿起望遠鏡看向城頭上戒備的士兵,忽然大笑起來,「這是板甲嗎?有點意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