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四百三十八章 克萊爾的決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三十八章 克萊爾的決策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一輪落日的餘暉映入熱蘭遮城的長官公署。

目送羅德離去之後,克萊爾走到窗前,此時已經是傍晚,黃昏覆蓋在紅色磚瓦的城中建設上與落入相輝映,十分美麗。

在他來到琉球之後便被這裡的美麗景色所吸引,他甚至曾經想著將妻子也接到這個美麗的地方,但是現在一切變得越來越糟糕。

皺了皺眉頭,克萊爾很難理解為什麼這位齊王會對琉球如此執著,因為從他的了解上大渝國的官員對琉球似乎沒有太多的感情。

即便是起初和楚王打交道的時候,楚王也是默認了他們佔領琉球的事實,但是現在這個齊王讓一切都變了。

「十五艘蓋倫戰艦?」

克萊爾回憶著屬於齊王的艦隊,現在他最困惑的事情是為什麼這位齊王同時擁有燧發槍和蓋倫船這種歐洲的標準戰艦。

從登州回來他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但是沒有人能給他答案。

火繩槍可以解釋,但是燧發槍和戰艦他始終想不通,因為以大渝國的工業能力即便掌握了燧發槍的技術也不可能這麼輕鬆製造出燧發槍和戰艦。

尤其是城牆上的鑄鐵炮,這種鑄鐵炮在歐洲成為艦炮主流不過三十餘年的時間,只是即便如此,這種艦炮的炸膛率也比青銅炮要高。

而楚王從青州購買的鑄鐵炮質量卻十分不錯,按照楚王的說法,這批火炮有炸膛的事故,但是每次爆炸都不會造成太大的損傷,而且事故率很低,這足以說明這種鑄鐵炮的優異質量。

想到這,克萊爾越發心中不安,如果這位齊王擁有如此強大的工業能力,那麼他不得不得慎重考慮這件事。

畢竟在大渝國附近的海域和一位如此強悍的藩王作戰,這將是一場災難,甚至會導致他們永久性地退出東亞貿易。

所以在一開始他就沒有考慮羅德的建議,如果讓英國人參與進來只會激怒這位齊王,而且英國人對東亞航線垂涎已久,此時無異於引狼入室。

猶豫了很長時間克萊爾準備採取更加穩妥的辦法,他準備讓羅德再次出使,不過這次他要讓羅德前往齊王封地的首府青州。

如果確認這位齊王真的如同他想象的一般強大,他將不得不慎重考慮這位齊王的建議,這樣至少他們能夠保留在東亞的貿易,總比失去一切要好的多。

在他看來羅德在琉球待得的太久了,他根本不了解現在歐洲的情況,如今的荷蘭已經越來越衰弱,無力再和歐洲強國爭奪貿易航線。

所以東亞的貿易對荷蘭人至關重要。

嘆了口氣,克萊爾看向海灣,此時他的艦隊正停在彎月一般的碼頭中,不少荷蘭商船在這裡停靠,正是通過這裡,他們將東亞的商品帶回國內。

落日漸漸隱沒,克萊爾最終下了決心,大渝國和他們征服的美洲和非洲完全不同,這是一個和他們相差不多的文明,而不是停留在原始的部落狀態。

這樣的一個國家戰爭機器運轉起來將會十分可怕。

……

青州。

蕭銘的日子忽然清閑起來,這兩日他不是在王府和斐玥兒內衣的設計問題就是前往博文學院監督學員們的學習情況。

如今大局暫時穩定,他要趁著這段穩定的事情培養出更多的人才,僅僅靠著林文濤和陸通兩個人是不行的。

他的目的是讓博文學院的科技遍地開花。

「殿下,現在這內衣的樣式基本上確定下來了,紡織坊的女工正在生產內衣,只是現在該如何將這內衣推廣出去呢?」

寢殿中,斐玥兒將胳膊支撐在桌子上,這裡她人生地不熟的,根本不知道從何處做起。

蕭銘心中其實早就有了主意,在青州沒有太多的權貴和大家閨秀,所以他只能從外地找一個權威人物過來。

於是他對斐玥兒說道:「其實想要把內衣推廣出去有一個人很適合?」

斐玥兒頓時殷切道:「是誰?」

「平陽公主。」蕭銘淡淡說道,平陽公主一向以作風大膽著稱,這文胸之類的東西估計會讓這位公主很感興趣。

畢竟平陽公主可是大渝國的時尚風向標,而且這內衣不僅是用來遮羞的,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讓女性更加有魅力。

斐玥兒頓時明白過來,只是興奮之情剛剛上了眉頭又消失了,她頹廢道:「只是公主殿下地位尊崇,如今又在長安,她肯過來嗎?」

「這倒是未必,上次她可是為了玻璃特意到本王的封地的,現在你以齊王妃的名義去一封書信,說不定她會過來。」蕭銘眼睛轉了轉,「接著你再把青州如今的變化描述一下,以我這位姑姑的性子,說不得會來。」

斐玥兒咬了咬嘴唇,她的膽子小,但想著能夠幫助蕭銘,她點了點頭說道:「臣妾這就給公主殿下去信一封。」

說罷,斐玥兒讓小環取來紙筆便書寫起來。

蕭銘坐在一側監督,當斐玥兒落筆,一行娟秀的小字躍然紙上,十分工整和漂亮,望著這些如同書法一般的字跡蕭銘一陣汗顏。

相比斐玥兒的毛筆字,自己的字跡簡直和蚯蚓找娘一樣寒磣。

寫了書信,斐玥兒將書信交給了小環,讓她將書信交給驛站發往長安,接著她似乎想起了什麼說道:「殿下,這內衣是製造出來了,可是青州的染布坊寥寥無幾,而且只能染單一的顏色,臣妾想著殿下給的書籍上有一些染布的技巧也讓染布坊學學才是。」

紡織染布不分家,現在蕭銘雖然清閑,但是一直琢磨著提升青州衣服的品質,這樣才能迅速霸佔市常

而這樣一來除了紡織工藝意外需要的就是染布坊了,只有能染出色彩紛爭的布料才能夠縫製出樣式精美的衣服。

這染布坊也正是蕭銘準備改良的行業,於是他說道:「王妃和本王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青州的紡織坊還是以前孫家留下的,現在也該改良一下染布的工藝了。」

見蕭銘話說的俏皮,斐玥兒輕輕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