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四百三十九章 平陽的驚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三十九章 平陽的驚愕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PS:今晚三更,還有一更,這段時間蝸牛因為感冒更新慢了一點,十分抱歉,從明天開始蝸牛開始把欠下的章節補回來。

寢殿中,蕭銘和斐玥兒湊在一起討論染布工藝的問題。

此時已經是夜晚,王府中只剩下燈籠散發著昏黃的燭光,對蕭銘來說小小的染布工藝自然不是問題,不過現在讓他達到現代的染布工藝自然是不可能的。

但是至少他可以讓青州的染布工藝比大渝國目前最高的水平也高上一些檔次。

「茜草、紫草、蘇木、蘇枋、靛藍……」拿著筆蕭銘將一樣樣的天然染料寫了下來。

目前對他來說化學燃料是遙不可及的事情,如今能夠使用的只有天然燃料,而在他的科技庫中天然燃料有一百多種。

這一百多中燃料其中顏色俱都可以調至出來。

接著他又把基本的七種顏料混合之後會變成其他顏色的資料寫下,如此一來,青州染布坊的衣服的顏色是沒有問題了。

「殿下,這麼多?」望著紙上密密麻麻的字跡,斐玥兒興奮的同時又有些驚訝。

「這染料還只是少的了,最多的是扎花的種類。」蕭銘說道。

自從至今手工染布的方法無非是扎染,這扎染便是將布料困成各種形狀在染料中浸泡從而製造出不同的花色。

在蕭銘的科技庫中綜合了各種扎染的圖案和捆紮方法,只要把這些東西傳授給染布坊足以讓染布坊的工藝達到近代水平。

將已知優秀的資料通通畫下來,第二日,蕭銘和斐玥兒便去了染布坊將扎染的工藝和各種天然染料的製造方法傳授給了匠人。

因為孫家被抄家,如今的染布坊是屬於府衙名下的,所以蕭銘也不擔心匠人會泄密的問題,畢竟是有專門監管的。

由於扎染的圖案太多,二人倒是忙碌了些時日,斐玥兒也是趁機把內衣染了出來。

而在她的信件去了長安之後,平陽公主立刻回了一封信,八百里加急送了回來,意思在見到信件之時她已經從長安出發向青州來了。

得知這個消息,斐玥兒興奮了許久,整日想著如何將自己的設計推銷給平陽公主等人,畢竟此次除了平陽公主還有很多長安的貴婦前來青州。

在收到信件四日之後,一隊龐大的隊伍進入了青州城,這個隊伍俱都由黃金甲士保護,正是平陽公主。

「姑姑。」

時隔兩年,平陽公主再次來到了青州,上次因為刺殺的事情很不愉快,此次平陽公主能夠前來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

城門口車隊停下,這時平陽公主掀起珠簾走了下來,蕭銘和斐玥兒正在城門口等著她。

「侄兒和王妃又何必前來城門口迎接,姑姑來青州又不是第一次了。」

此時的平陽公主和藹可親,一副長輩的慈愛笑容,今日不同於往日,兩年前蕭銘只是一個不受重視的藩王的。

而現在的蕭銘已經是大渝國舉足輕重的人物,同時又是蕭文軒傘

平陽公主為人處世一向圓滑世故,以前蕭文軒重視魏王,她自然和魏王來往親密,現在眼見風向變了,她自然想要和蕭銘親近。

只是想到當初的嫌隙,平陽公主深怕蕭銘記在心裡,也是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改善和蕭銘的關係。

此次斐玥兒來信邀請她前來青州做客,不說這青州的新商品讓她十分感興趣,便是為了改善和蕭銘的關係她也得來一趟。

不過這次來到青州她忽然感覺自己來對了地方。

相比兩年前,如今的青州十分繁華熱鬧,只是官道上的商人已經不比長安少,而更讓她好奇的是一路走來的乾淨水泥道路。

或許是錯覺,在踏上這條平整的道路之後,她忽然感到青州不是一個邊遠的城市,而是一個比長安還要高貴的地方。

「姑姑的話見外了,不管是第幾次來侄兒還是要親自來迎接姑姑的。」蕭銘笑道。

這兩年來他成熟了很多,不會因為當初的不快就將一個可以團結的力量推出門外,畢竟在這個圈子裡沒有永裕也沒有永遠的朋友,有的只是永恆的利益。

而現在顯而易見的一個問題是和他合作如今比和魏王合作得到的實惠要多得多。

蕭銘這句客氣話讓平陽公主頓時笑了起來,她走過來,一手牽住蕭銘,一手牽住斐玥兒向城內走去,說道:「哎,這麼多侄子中也只有你最貼心了,這次無論你的青州推出什麼新商品,姑姑一定竭力為你宣傳。」

「那就多謝姑姑了。」蕭銘笑道。

斐玥兒同時說道:「多謝公主殿下。」

聞言平陽公主捏了一下斐玥兒的手說道:「怎麼還叫公主殿下,應當叫姑姑才對。」

斐玥兒怔了一下,頓時有些不好意思,輕輕叫道:「姑姑。」

平陽公主點了點頭,接著問起了斐玥兒設計的內衣,二人想談十分的愉快。

本來蕭銘是和二人並肩而行,漸漸的平陽公主和斐玥兒越說越興奮,最後他倒是被落在後面。

這次隨著平陽公主來的都是長安城權貴的夫人,足有三十人,這些貴婦人一個個穿的雍容華貴,長裙垂地。

或許是因為內衣的問題,他總是有些惡意地揣測這些貴婦的裙子下是不是也是光屁股。

甩了甩頭將這種邪惡的想法拋出腦海,蕭銘領著眾人到了魏家酒樓,他準備在把這些人都安置在這裡,畢竟三十多人太多,他的王府可住不下。

當一行人抵達魏家的酒樓的時候,本來正談笑風生的貴婦們立刻發出一聲驚呼。

平陽公主這時也吃驚地望著魏家酒樓,對蕭銘說道:「銘兒,這窗戶上的是玻璃嗎?」

「姑姑,現在魏家酒樓的門窗上都是玻璃。」蕭銘說道,自從他下令建立門窗坊,第一批玻璃窗戶便被應用在了魏家酒樓上。

短短的瞬間,魏家酒樓的門窗就都換成了玻璃製造,而窗戶內還掛上了窗帘。

現在魏家酒樓基本上是一座古色古香的近代酒樓了。

「敗家子,這麼貴的玻璃竟然用來裝飾窗戶。」平陽公主只覺一陣肉痛。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