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四百四十八章 爭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四十八章 爭論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標準的貴族禮儀和談吐證明著克萊爾是個名副其實的貴族。

羅德此時在二人中間充當了翻譯,他將克萊爾的話翻譯給了蕭銘聽。

蕭銘輕輕點了點頭,伸手示意克萊爾坐下,他說道:「歡迎你來到大渝國的,來到登州。」

應聲坐下,克萊爾又在蕭銘身上掃了一眼,讓他驚訝的是這個大渝國的藩王竟然如此年輕,他開始理解為什麼這位齊王會如此強硬。

在他的認知中年輕人一向缺乏耐心,但總是熱血和衝動。

沉默了一會兒他首先開口,「尊敬的齊王殿下,我想你很清楚此次我們前來的目的,對於琉球的問題我希望能有一個讓雙方都滿意的談判結果,這也是我這次來這裡的原因。」

在二人中間的位置是一張長桌,此時羅德和克萊爾坐在對面,而蕭銘和楊承業坐在另一面,儼然一副現代的談判架勢。

聞言他說道:「本王同樣希望能夠談判解決這件事,誰都不喜歡拿自己士兵的生命冒險。」

「既然如此,請齊王殿下能夠允許我們保留熱蘭遮城,除此之外,我們願意答應你的其他要求?」克萊爾正色說道。

克萊爾這麼說是同意蕭銘主導東亞的貿易航線,同時只在登州和琉球間進行貿易,只是和羅德上次來青州一樣,克萊爾同樣拒絕將熱蘭遮城的荷蘭士兵撤走。

蕭銘用手指敲擊著桌面,他的目光在克萊爾的身上掃過,克萊爾面色沉靜,找不到一絲情緒的波動,而他剛才說話的口氣也十分的堅定。

「如果不撤走駐軍,那麼你需要給本王一個理由。」這次克萊爾親自前來意味著談判將在二人中間終結。

所以蕭銘此時也不得不謹慎表態,這個克萊爾伯爵相比羅德沉穩的多,是個不容易對付的角色。

「首先,在我們的安全不能得到保證之前我們不能沒有軍隊保護,琉球的艦隊除了保護東亞的航線之外還有一個目的是為了防止私掠船對商隊的劫掠,不知道殿下是否了解什麼是私掠船?」克萊爾的話中含著試探之意,他很想搞清楚大渝國這個齊王是否擁有淵博的知識。

「私掠船?」蕭銘皺了皺眉頭。

私掠船是一種獲得國家授權可以擁有武裝的民用船隻,用來攻擊他國的商船,實質是國家支持的海盜行為。

在現代,從16世紀至19世紀,歐洲列強為了爭奪海上霸權,動用了包括「鼓勵海盜襲擊它國船隻」在內的一切手段。

各國雖然在表面上都義正嚴辭地宣布與海盜勢不兩立,背地裡卻大肆收羅海盜,為己所用。

武裝民船就在這種背景下產生的。

「難道是英國和西班牙的私掠船?」蕭銘淡淡說道,「據說英國是靠著一群海盜起家的,甚至說全英國就是一大群海盜,英國女王就是最大的海盜頭子。

克萊爾神色微動,他心中有些吃驚,齊王這個回答簡直和他們荷蘭人描述英國和西班牙人一模一樣。

嘆了口氣,克萊爾說道:「沒錯,正是來自這兩個國家私掠船,他們已經在嚴重威脅我們的商船,現在他們甚至出現在馬尼拉附近的航線上。」

「好吧,這是一個理由。」蕭銘說道,「不過熱蘭遮城的士兵又怎麼解釋,私掠船隻是出沒海上,我想他們不會貿然襲擊熱蘭遮城吧。」

「這些士兵是為了防備倭國。」克萊爾眼神閃爍,「很抱歉,我們荷蘭首先是在長崎展開貿易,而一些被黃金沖昏了頭腦的商人竟然將火繩槍的技藝也賣給了倭國人,在我們看來現在的倭國比大渝國更加危險,因為現在倭國生產火繩槍的技藝十分高超,而現在擁有了火器部隊的倭國已經有了擴張的野心,這對我們來說十分危險。」

提到倭國,蕭銘的臉色十分難看,他說道:「受你們所賜,現在倭國正計劃入侵高麗和大渝國,這是你們自作自受,你們應該很清楚島國人的本性和海盜沒有什麼區別,在歐洲是英國,而在這裡是倭國,他們都一樣,時刻想著搶劫,謀殺。」

「不得不說我很贊同你的說法。」克萊爾忽然笑了起來,「只是很可惜,你們大渝國的也有一個毛病?這個毛病讓我們沒有第一時間和你們進行貿易。」

「哦,什麼毛病?」蕭銘問道。

「自大。」克萊爾很不客氣。

蕭銘點了點頭,「本王承認這是一個錯誤,不過現在討論這些似乎沒有什麼意義,我們還是回到談判的正題上吧。」

「難道這不足以解釋我們保留駐軍的原因嗎?」克萊爾說道。

「可以,不過你們只可以保留二千人,和四艘戰艦。」蕭銘微笑著說道。

克萊爾一怔,琉球島上真正的荷蘭人駐軍只有兩千人,這位齊王的眼光倒是十分歹毒,而他相信這位齊王也摸清楚了熱蘭遮城的信息。

而現在琉球的十二艘戰艦中原本是有八艘是馬尼拉殖民地的,只是為了制止楚王的冒險行動他才從馬尼拉調集了另外八艘戰艦抵達琉球。

「似乎殿下已經了解了一切。」克萊爾苦笑一聲。

蕭銘冷笑一聲,對這些歐洲人來說他們不再在乎土著軍隊的死活,也很容易使用這些土著軍隊冒險。

正因為考慮到這點,他讓會克萊爾只保留在純粹荷蘭軍隊,如此一來荷蘭人為了減免傷亡在挑起戰爭前就要甚至考慮。

「這已經是本王的底線了,同時我也會派遣兩千士兵進駐熱蘭遮城保護你們。」蕭銘不懷好意地笑道,接著他看向克萊爾等待克萊爾的回答。

緊緊皺著眉頭,克萊爾的眼神遊離著,他很清楚這位齊王的目的是什麼,他是在試探他們是否真誠。

沉默了很久,他猶豫著說道:「好吧,我接受這個條件。」

聽到這句話,蕭銘心中一松,這正是對荷蘭人最後的試探,如果荷蘭人心中有鬼,自然不會接受他在熱蘭遮城駐軍的要求。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