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四百五十三章菊花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五十三章菊花島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殿下,這些俘虜怎麼處理?」

一番質詢之後,高麗將領把知道的事情都說了出來,此時岳雲讓士兵收起刺刀。

「他們是如何對待我們的漁民的?」蕭銘神色冷峻。

「凡是被他們抓回的都當了奴隸。」岳雲恨聲道,他已經知道這沿海的倭寇有很多都是高麗的士兵假扮的,此時對高麗越發痛恨。

「本王說過「凡是被他們抓回的都當了奴隸。」岳雲恨聲道,他已經知道這沿海的倭寇有很多都是高麗的士兵假扮的,此時對高麗越發痛恨。為奴。」蕭銘說道。

「是。」岳雲嘿嘿冷笑兩聲,一抬手,士兵們端著上了刺刀的燧發槍驅趕著這些高麗俘虜往鹽場去了。

稍稍解恨了一些,岳雲又說道:「殿下,自從蠻族入關之後,這高麗就時常欺辱我們大渝國人,而且十分霸道地佔據周邊的漁場,如今艦隊初步建成,也該給這些兩面三刀的高麗人一點教訓。」

「這正是本王在想的,從現在開始你們要派出戰艦在海上游弋,只要遭遇高麗和倭國船隻皆可襲擊。」蕭銘神色冰冷。

沿海倭患由來已久,這一直是大渝國頭疼的一個問題,無論是真倭寇,高麗假扮的倭寇,還是大渝國商人偽裝的倭寇都會沿海的城市和航線造成了嚴重的威脅。

現在他和荷蘭人簽署了貿易協定,他的商船很快就會沿著海陸將貨物運輸到大渝國的南方,此時,他必須要為商船的安危著想。

正是這個原因他才下了這個決定。

岳雲聞言興奮地點了點頭,他早就幻想著能夠有這麼一天,現在大渝國統治海洋的時代終於來臨了。

說道此事,二人說了一些戰艦游弋的問題。

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和現代一樣,戰艦的游弋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打擊海盜和保護貿易航線。

因為海洋十分廣闊,所有的戰艦在一起行動很不實際,所以他將戰艦拆分,劃分為兩到三艘戰艦為一個編隊。

每個編隊負責在特定的海域游弋,如此一來他的目前的艦隊就能夠完全覆蓋東亞的航線,從而將航線牢牢控制在手中。

當然這戰艦游弋還只是開始,接下來他就會壟斷海上貿易,像荷蘭人一樣成為東亞的海上馬車夫,在海上只有他的商船才能夠從不同的國家轉運貨物,賺取利潤。

不過這個目標現在實行起來還有些困難,沒有一場劇烈的戰爭,他恐怕無法讓高麗和倭國承認他的海上霸權。

雖然他想現在就發動戰爭,但是他面臨的一個現實是戰艦的數量還是太少。

蓋倫船不是萬能的,在海上的靈活性也不是太高,面對蜂擁過的數百艘戰艦還是很危險,所以他在等待今年的二十四艘三級風帆戰艦下水。

這樣的話他就擁有了三十九艘戰艦,這樣規模的艦隊才能在海戰中遊刃有餘,也不必擔心荷蘭人背後捅刀子。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蕭銘不會因為簽了協議就相信荷蘭人,國與國之間永恆的只有利益。

商定了戰艦游弋的路線,岳雲準備近些日子就實施,暫時艦隊的職能只是保護貿易航線。

從軍港離去,蕭銘返回了行轅,一路上他開始思考接下來的東亞戰略問題。

如果還活在現代蕭銘自然不會去想這麼多,但是現在身為大渝國的皇子,必須為自己的封地尋找一個光明的未來。

這次在海上遭遇高麗戰艦之後更加堅定了蕭銘攻打高麗,消滅其水師的決心。

他倒不是僅僅是為了教訓高麗,而是因為攻打高麗是他扼制蠻族重要的一環,因為無法消滅高麗的水師,他就無法在覺華島上駐軍直接進攻蠻族腹地。

這個覺華島也被稱為菊花島,正是當代遼東灣最大的島嶼,在明朝時期覺華島的水師由游擊金冠統領。

作用一是守衛島上的糧料、器械;二是配合陸師進圖恢復遼東失地;三是策應寧遠之城守,文獻記載:「以築八里者築寧遠之要害,更以守八里之四萬當寧遠之沖,與覺華島相犄角。而寇窺城,則島上之兵,旁出三岔,燒其浮橋,而繞其後,以橫擊之。」

而後來金軍為了爭奪這個島嶼和明朝展開了華覺島之戰,由此可見這個覺華島地理位置的重要。

現在蕭銘同樣看重了這個地方,如果想要進攻蠻族腹地,配合堡壘推進戰略,這個地方將會十分合適。

如今,在陸地上北方蠻族始終是青州最大的威脅,這段時間他雖然一直在發展海軍,但是針對蠻族的布置從來沒有停止過。

上次冀州之戰貝善生死不知,而之後蠻族似乎偃旗息鼓,沉寂下來。

這表面上的平靜卻讓蕭銘越來越不安,暴風雨來臨前總是異常的平靜,他不願意去想象最壞的情況。

而正是處於這種擔心,設想了最壞的情況,此時海上貿易航線才尤為重要,如果他的封地失去了外來的支援,海上貿易將會是他最後的救命稻草。

回到行轅,斐玥兒正在池塘邊餵魚,輕鬆的神色證明她已經平復了心情。

「殿下。「見蕭銘回來,斐玥兒笑著起身。

蕭銘走了過去,問道:「今天的事情沒有把你嚇著吧。」

「殿下倒是小瞧臣妾了,臣妾不是被嚇到了,而是感到暈船。」斐玥兒頗為不好意思地說說道。

「暈船?「蕭銘頓時啞然,」出海前你為何不跟本王說。「

「臣妾是怕擾了殿下的興緻,而且臣妾久居長安,從來沒有見過大海事是什麼樣子,很想跟著殿下去看看。」斐玥兒說道。

蕭銘拍了拍斐玥兒的腦袋,「怪不得你一路上很少說話,臉色蒼白,這就好,本王以為是海戰把你給嚇著了。」

斐玥兒越發不好意思,她說道:「殿下能在青州面對蠻族毫不畏懼,臣妾身為殿下之妻,又怎能讓士卒們看了笑話。」

蕭銘點了點頭,這斐玥兒越發有一個王妃的樣子了。

二人正在說笑,這時門外的僕役走了過來,說道:」殿下,楊刺史正在外面求見,他說捕魚的漁船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