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四百六十五章 首席貴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六十五章 首席貴族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醫學院。天籟瀉說Ww』W.』3TXT.COM

孫醫官正在自己的醫館中讀著醫書,這本醫書是蕭銘撰寫的,其中各種令人驚訝的醫術從出不窮。

這兩年,他從這些醫術上收穫頗豐,以前無法理解的疾病也迎刃而解,尤其是《本草綱目》和《千金方》這兩本醫書讓他奉為醫學奇書。

除此之外,他還讀了《瘟疫論》這本書,書中對人間的瘟疫有著獨到的見解,同時他還從其中學到了一些防禦瘟疫的辦法。

對這些醫學奇書的來源他數次問過齊王,想要拜訪醫書的著作者,但是他得到了結果是這些醫書的著作者都不在這個世上。

雖然心中疑惑,但是他也不敢多問,免得惹得齊王不痛快。

正在為書中醫術驚嘆的時候,這時候兩個人從醫館外走了進來,孫醫官見到來人,立刻起身迎了過來。

「殿下,龐輔。「

孫醫官恭敬地說道,政務學院的學員已經將青州政務改革的事情傳來出來,此時他自然清楚曾經的龐長史如今成了龐輔。

蕭銘打量了一眼驛館,這是一座擁有三個房間的建築,作用相當於學校里的醫務室,平時學員生病了都會來這裡,孫醫官沒事的時候就坐鎮醫館中。

見蕭銘和龐玉坤的臉色不是很愉快,孫醫官心中有些忐忑,他小心地說道:」殿下,龐輔前來醫學院,真是讓醫學院蓬蓽生輝。「

「蓬蓽生輝?」蕭銘輕輕哼了一聲,「這醫學院能不能蓬蓽生輝不在本王,而在孫醫官,不過孫醫官倒是有自知之明,明白這醫學院如今只是蓬蓽。「

蕭銘的話毫不客氣,孫醫官的臉上頓時露出了惶恐之色,他緊張道:「殿下,不知下官到底做錯了什麼讓殿下如此生氣。」

」做錯了什麼?你現在心裡還沒有個計較嗎?當初本王讓你執掌醫學院的時候你是怎麼說的,如今醫學院的學員不下二百人,這二百人有幾個能夠獨立行醫?」蕭銘質問道。

孫醫官頓時明白過來,他說道:」殿下,自古以來,先賢便是廣收門徒以傳授大道,不師徒,不授業,這是歷朝歷代的傳統,如今下官在醫學院教授學員們醫術已經是壞了醫家的規矩,這些日子不斷被其他醫者指著脊梁骨謾罵,還望殿下明鑒1

「是誰如此狂妄?」龐玉坤聞言不由皺了皺眉頭。

如今他身為封國輔,站的角度自然和蕭銘相同,這民間醫者數量太少,很多百姓看病需要長途奔波抵達青州。

現在這醫學院正是為了讓封國百姓能夠輕鬆看病而設立,如今有人阻止,他怎能不怒?

孫醫官說道:「龐輔,天下醫者追根溯源也不過是寥寥幾個師祖,如今下官壞了規矩,自然是被所有醫者唾棄。」

皺了皺眉頭,蕭銘說道:「他人唾棄又何妨?你難道不知道這醫學院是為了治病救人嗎?醫者仁心難道都是放屁嗎?說到底你們還是一群沽名釣譽,為自己私利而暗藏齷齪之心的人,壞了傳承是假,擔心被他人搶了飯碗才是真吧。」

「這…這……「孫醫官頓時啞然,蕭銘的話讓他一時間無法辯駁,他不得不承認蕭銘說到了點子上。

在大渝國醫者是一個油水豐厚的營生,現在蕭銘這麼亂來早就讓封國內的醫者不滿,在背後也有議論之語。

只是因為蕭銘地位穩固,深的民心,誰也不敢多說什麼,封國豪族蕭銘都敢殺,何況是他們這些行醫的。

冷笑一聲,蕭銘說道:」被本王說中了吧,其他人本王不問,本王只問孫醫館能不能放下門戶之見將一生所學傾盡傳授給學員們?「

孫醫官的額頭冒著冷汗,如此無異於被蕭銘拿著劍頂在胸口,但是思慮千轉,他也不該說是或不是。

見孫醫官還在猶豫,蕭銘伸手將桌案上的三本醫書收了起來,他說道:「既然孫醫官這麼看重規矩,本王就將這醫書收回,你們吝嗇傳授才學,本王也很吝嗇這些醫書,什麼時候孫醫官想清楚了本王再還給你,如果想不通,這醫學院的主官就該換人了。「

話說道最後,蕭銘的口氣越嚴肅起來。

孫醫官的臉色越蒼白,蕭銘這是逼他與其他醫者劃清界限。

猶豫了一下,他說道:」請殿下容下官再思慮幾日。」

蕭銘點了點頭,示意龐玉坤和他一起離開。

二人到了門外,龐玉坤問道:「殿下,孫醫官恐怕沒法輕易邁過這道坎,畢竟醫術一向是父傳子,師傳徒,而且門下弟子的數量都有嚴格的要求。」

「邁不過這道坎,本王就找能夠邁過這道坎的人,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本王就不信打不破這民間的教條。」蕭銘有些生氣。

他不反對尊師重道,反對是這種以師徒關係維繫的小圈子,正是因為這種把學術關起門來自己人玩的思維才會導致大量的技藝失傳,因為很多人受到這種思想的毒害,寧肯將手藝代帶入黃土也不肯輕易授給他人。

現在蕭銘就是要打破這種舊思想,讓每個人想要學習手藝的人都能輕鬆接觸到這門知識,否則他辦學就失去了意義。

龐玉坤聞言露出一絲苦笑,他說道:「殿下,這醫者倒是其次,殿下可知道曲阜的孔家?「

「曲阜孔家?你說的是鄆州境內的曲阜?「蕭銘問道。

「正是,孔家一脈歷朝歷代定居曲阜,乃是儒家正統,每代家主都會被封為衍聖公,當代孔家家主孔洪明依然如是。「龐玉坤說道:」若是論起貴族,這孔家才是大渝國第一貴族呀。「

蕭銘疑惑地看了眼龐玉坤,此時龐玉坤提及曲阜孔家必然是有意為之,而且到現在他也不清楚龐玉坤是遵從什麼學術,他笑著說道:」本王倒是忘了封國之內還有這大渝國第一貴族,怪不得這青州的書生一個個這麼死心眼,一口一個儒家正統,不過龐輔說起這個,莫非是讓本王前往拜訪孔家,尋求孔家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