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四百六十九章 孫醫官之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六十九章 孫醫官之死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軍械倉庫的裡面,一排二十門火炮靜靜躺在裡面,這些火炮是軍工坊生產出來的一批外銷型火炮。

「皇叔,這些火炮都是梁王和趙王訂製的火炮,馬上就要交付,恐怕不能賣給皇叔。」蕭銘笑道。

雍王頗為失望,現在每個藩王都在囤積火器增強自己的實力,相比來說他已經落後了很多,尤其得知這些火炮是賣給梁王的時候,他更是有一種危機感。

儘管很不滿意蕭銘見火炮賣給梁王,但是他明白這個侄子一向是有錢就賣軍火,他甚至懷疑若是蠻族出高價,蕭銘一樣會賣軍火。

想到此,雍王的眼睛轉了轉,「賢侄,咱們同屬皇家,這生意自然也是有親有疏,不如這批火炮先賣給皇叔,你再另外生產一批火炮給他如何?」

這些火炮是蕭銘故意擺在倉庫中,其實並非為了梁王準備,而是他故意給雍王下套,因為雍王的封地實在是塊寶地,礦產資源豐富。

為了得到這些礦產資源的開採權,他不得不想點歪點子,於是他說道:「皇叔想要火炮還不簡單,侄兒再另外給皇叔生產一批就是,實在不行,侄兒就從軍中調撥一批火炮給皇叔。」

「真的?」雍王大喜。

蕭銘點了點頭,隱晦地說道:「此次梁王從本王處採購了四百門火炮,侄兒怎麼也得照顧一下皇叔不是?」

「四百門?」雍王大驚,他立刻說道:「賢侄,皇叔要比梁王的多,皇叔要五百門1

「五百門?四皇叔,這五百門可不便宜?」蕭銘認真地說道,「據說皇叔府庫的銀子不多,這五百門火炮至少也得六七百萬兩銀子呀,這……」

雍王忽然有些不自在了,蕭銘說到了他的痛處,現在他銀子的確不多了,他忽然想起上次蕭銘讓他以煤礦沖抵火炮的事情,於是說道:「賢侄,實在不行你再圈一些煤礦過去?」

經歷了鐵礦石的緊缺,蕭銘如今對鐵礦石的怨念很深,而且蒸汽機馬上就要投入使用,煤的使用量也將會大幅度提升,而以如今大渝國自給自足的開採量顯然是無法滿足他的。

不過他也不想將太多的人力耗費在採礦上,而是準備採取工業品換取礦產資源的辦法讓其他藩王為自己提供礦石。

畢竟即便自己在他們的封地圈下礦山,到時候這些礦山還是在他們管轄之下,若是翻臉隨時可能會被收回。

所以他不如就直接點名使用火炮換取礦石,這樣就可以讓這些藩王淪為他的礦主,於是他說道:「皇叔,侄兒實在有心無力,封地的人本就少,何來這麼多人採礦,既然皇叔誠心想要購買火炮,不如直接用煤炭和鐵礦石換吧。」

「煤炭和鐵礦石?」雍王有些為難,他說道:「賢侄,皇叔倒是有幾座煤礦,但是這鐵礦石可很少呀。」

雍王的封地包括如今的河.北地區,在現代,這個地方的鐵礦儲量在國內首屈一指,也正是因為如此,那裡才會成為鋼鐵基地,這雍王實在身在寶山中,不知寶山真面目。

笑了笑,蕭銘說道:「皇叔謬已,在皇叔的封地鐵礦可是比煤礦多,如果皇叔不信,侄兒倒是可以幫皇叔找到幾個,不過這鐵礦的開採可就只能皇叔自己來了。」

雍王一向是個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人,這煤和鐵都能賣錢,何樂而不為?他激動道:「侄兒此話當真?」

「當真。」蕭銘說道。

雍王點了點頭,說道:「如果真如賢侄所說,皇叔便差人開礦,用礦石換火炮如何?」

「四皇叔豪爽之極,好,就這麼說定了。」蕭銘的眼睛眯了起來,他的第一步計劃已經完成,為了讓大渝國成為青州的資源供應地,他也是費盡了心思。

為此,他倒是也不在意是不是敵對的藩王,畢竟有時候這種類似國與國的關係都是敵對的同時又相互利用。

比如現代的國家關係,喊打喊殺的同時民間經濟反倒還是一片火熱,這就是所謂的政冷經熱。

談妥此事,蕭銘仔細給雍王算了一筆賬,這五百門火炮要換取的礦產資源無異於當代的一億件襯衫換取一架波音。

雍王為了購買火炮恐怕要徹底淪為大礦主了,而此時的楚王已經淪為他的棉花莊園主,為青州綿綿不斷提供棉花。

交易完成,蕭銘陪著雍王在青州遊玩了數日,讓他見識了一下青州的變化之後,他才依依不捨返回封地。

在雍王離去之後,蕭銘則是繼續規劃著封地的未來。

對他來說世界上的資源是有限的,自己多吃一口,別人就會少吃一口,於是為了多吃一口,少吃一口的問題國家之間齷齪不斷。

當代西方的富裕正是建立在對生活的資源的高度掌控上,蕭銘深知這一點,於是他正在準備開啟一場讓全世界為青州打工的旅程,現在該輪到他用高科技產品換取一億件襯衫了。

而正在他忙著規劃資源攝取計劃的時候,一個突發事件讓青州的氛圍忽然凝重起來。

「孫醫官死了1當龐玉坤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神色凝重。

「死了!怎麼死的1蕭銘震驚道。

龐玉坤說道:「根據府衙的查證,暫時可以肯定的是孫醫官是被砒霜毒死的,而且現在民間傳言孫醫官是被殿下逼死的,殿下,下官懷疑有人從中推波助瀾污衊殿下,向殿下施壓。」

蕭銘神色請冷,他只是讓孫醫官回去考慮一下,這才只是幾天的時間孫醫官卻死了,不僅是龐玉坤,他也感到十分的蹊蹺。

「你說說看。」蕭銘有些煩躁,雖然他不滿孫醫官的死板,但是無論怎麼說孫醫官都是一位良醫,平白無故就這麼死了他也十心痛。

「孫醫官在青州城德高望重,此事之後,青州的儒生頗多議論,直指殿下的博文學院是為異端,言下之意殿下的博文學院壞了規矩,不合祖宗家法,違背天理,大逆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