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四百九十三章 狂熱的商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九十三章 狂熱的商賈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一夜溫存,隔日蕭銘懶洋洋睡到中午才起床。

這一個月奔波之苦讓他頗為勞累,而且和斐玥兒分別一個月,二人躺在床上也是嬉戲打鬧,說了些體己的話兒。

而且對蕭銘來說,龐玉坤等人的彙報是一回事兒,這斐玥兒的親口講述是另一碼事。

「儒生現在倒是真的成了殿下口中的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了。」斐玥兒對蕭銘說起了上次儒生鬧事之後的變化,「不過我爹從長安來信,說朝中對這件事頗有非議,以崔浩為首的官吏更是在朝堂上斥責殿下悖逆儒家經典,不尊儒術,甚至要求皇上摘下殿下二珠親王的頭銜。」

「哼,這些宵小之輩。」

蕭銘面露不屑之色,朝中正是因為有這些吃裡扒外,只會攻訐同僚的人才導致朝政日漸荒廢。

「斐中書還說了什麼?」蕭銘問道,一般沒有重大的事情斐濟是不會給他來信的。

「爹爹還說皇上前些日子曾經突然昏倒在地,醒來後身體大不如從前,早朝也是隔三差五缺席。」說到這,斐玥兒的神色也凝重起來。

「如果我沒有猜錯,今天父皇已經五十有九了吧。」蕭銘沉吟道。

斐玥兒點點頭,「信中爹爹也是這樣說的。」

蕭銘的眼睛眯了起來,斐濟在信中提及此事必然是有深意的,或許在他看來蕭文軒這次真的沒有幾年活頭了。

而對蕭銘來說,蕭文軒能夠活到這個年紀已經不容易了,畢竟漢武帝也不過六十九歲,而當代歷史上皇帝的壽命不過平均三十九歲左右。

「嗯,本王明白了。」

蕭銘眉頭皺了起來,如今蕭文軒就是大渝國平衡的支撐點,他倒是不希望蕭文軒這麼快就倒下,畢竟他不想失去一個安穩的發展環境。

但是如果事情真的發生了他也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現在斐濟提及此事無非是給他提個醒,讓他有所準備。

畢竟蕭文軒有病這件事大臣心裡都清楚,但是蕭文軒昏死過去可能了解的人就不多了,否則必然會引起朝野震動。

說了些閑話,蕭銘和斐玥兒洗漱穿衣,簡單吃了飯,他才去了工坊區。

關於白砂糖的事情蕭銘在回到青州的時候就吩咐下去了,這次他從琉球販運回來甘蔗在他回來的時候也被運往青州,同時來的還有琉球島上白砂糖工坊中的匠人。

這些匠人將負責幫助蕭銘在青州建立白砂糖工坊,訓練一批製糖的匠人,而對於提純白砂糖的亞硫酸他在回來的時候也派人告知了陸通。

「殿下,亞硫酸我們下官拿來了。」工坊區中陸通已經在等待蕭銘,他手裡拿著一個玻璃瓶,玻璃瓶中裝著的是亞硫酸溶液。

亞硫酸的製造過程其實很簡單,不過高溫燒硫磺得到二氧化硫通入水中得到亞硫酸,這個工藝過程對陸通等人來說不是問題,畢竟他們已經能夠製備硫酸。

「以後你們化學工坊就負責給白砂糖工坊提供亞硫酸溶液,本王希望這兩天就能見到乾淨的白砂糖。」蕭銘說道。

白砂糖對他的意義不僅僅是在吃上,更重要的意義在於這又將為青州提供一門工業分類,讓他向全工業體系再進一步。

陸通已經得知蕭銘要亞硫酸的目的,這時他點了點頭,對這白砂糖他也十分感興趣,在他看來這也是一種奇妙的化學反應。

這時從琉球來的匠人此時已經在器械司匠人的配合下生產白砂糖工坊需要的設備,而陳文龍從工坊區空置的房子中挑選了一個交給這些匠人。

巡視了一下白砂糖工坊前期的準備工作,蕭銘心裡有了計較,在他看來這正式生產最少也需要七天的時間。

正在他叮囑匠人的時候,忽然一陣嘈雜的聲音傳來,蕭銘看向聲音來源處,只見李開元幾乎是被商人們推著向他走來,走在最前面的商人是曹正陽,丁武,戴子星三人。

到了近前,李開元一臉的無奈,他說道:「殿下,下官也是沒法了,本來下官想過兩天再來找殿下的,畢竟殿下長途奔波需要時間休養,可商會的商賈現在一個個都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下官實在擋不住了。」

「怎麼回事兒,你們一個個這麼興奮。」蕭銘的眼睛在商人的臉上掃過。

這些商人一個個面色興奮,張著嘴,露出牙齒,似乎遇到了大喜事。

曹正陽現在儼然成了商人的代表,他對蕭銘說道:「殿下,據說此次青州海軍南下收復了琉球,而且和荷蘭人達成了協議,從此這海上的貿易航線就是殿下的了。」

在曹正陽說話的時候,其他商人俱都期盼地等待蕭銘確認這個消息。

「不愧是曹家,你的消息倒是很靈通,沒錯,本王收復了琉球,還在熱蘭遮城駐軍,從此沿海的航線都在本王的控制下。」

蕭銘的話音一落,商人們頓時一片死寂。

接著巨大的歡呼聲突然爆發出來。

「殿下雄才大略,畢竟名垂青史。」

「這是利在千秋的大功呀。」

「英明呀,殿下。」

「……」

商賈們一個個激動的無以復加,他們對海上貿易早就垂涎三尺,現在得知海上貿易的權利就在蕭銘手中如何不激動。

其中最激動的莫過於曹正陽了,自從楚王和荷蘭人的關係鬧崩,曹家的海上貿易就一落千尺,現在他終於找到了重新振興曹家的契機。

「殿下,這麼說,從現在開始我們就能通過海上販售商品了嗎」曹正陽期待地說道。

「當然不行。」蕭銘的話如同一頭冷水潑在商人的頭上,不過他的下一句話又讓商人們看到了希望,「只有在商會統一管轄下的商人才能夠進行海上貿易,而且凡是進行海上貿易的商船必須繳稅,若是誰膽敢在本王的封地偷稅漏稅,誰就會永遠失去海上貿易的權利。」

「殿下,繳稅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我們定然不會弄虛作假。」丁武保證道。

「殿下放心,我們絕對不敢。」

「……」

商人們你一言我一語,拍著胸脯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