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四百九十九章 山田信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九十九章 山田信長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大將軍,不是我們貪生怕死,而是齊王的火器和荷蘭人的火器沒有多大區別,這這才是我們真正失敗的原因……」

幾乎凝滯的氛圍中,酒井緊張地闡述著戰場上發生的細節。

「除了燧發槍,齊王的軍隊還有大量的火炮,我們的士兵在進行的過程中就被大量殺傷。」牧野春明也解釋道。

酒井緊接著說道:「大將軍,這是我們從齊王士兵手中搶回來的燧發槍,以此為證。」

在大名府正中間的位置上盤坐著一個身材雄壯,年約五十的男子,男子身穿具足羽織,頭上戴著黑色的風折烏帽,濃密的眉毛下是一對虎目。

他便是征夷大驚軍山田信長,經歷十年的征伐之後他一統國內,讓諸多大名臣服在他的腳下。

而為了能夠控制國內,他下令建造山田城,如今山田城已經是一個擁有五十萬人口的大城。

他的將軍府正在這山田城內。

從酒井手中接過燧發槍,山田信長從上倒下仔細觀察了一下。

「這的確不是荷蘭人的燧發槍,你們沒有說謊。」山田信長將燧發槍緩緩放下,他眉頭緊皺,「這個齊王太不尋常,你們對他有多少了解。」

酒井在為荷蘭人充當雇傭兵的時候從荷蘭人口中得到過這位齊王的資料,他說道:「將軍,這位齊王是大渝國的七皇子,三年前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皇子,只是三年前一場大病之後這位皇子突然性格大變,而且各種奇奇怪怪的政策和技藝不斷,也是依靠他,大渝國將金帳汗國從滄州城外趕到了山海關外,他的封國就在登州以西的地方,正是我們計劃要登陸的地方。」酒井說道。

「三年的時間他就能夠武裝起一隻這麼龐大的火槍軍隊?」山田信長不敢置信地說道。

酒井點了點頭,「大渝國的皇帝也曾經質疑過,不過這位齊王說他曾經跟一位來自西方的傳教士學習過。」

「怎麼可能,我們國內也有傳教士,他們為何不能給我們帶來這麼大的改變?」

酒井搖了搖頭,「這我們就不清楚了,不過荷蘭人和將軍想的一樣,他們都不相信這位齊王只是在傳教士的幫助下就能短短三年將封國發展到這個程度,只不過事實擺在眼前,我們也不得不信。」

山田信長閉上了眼睛,似乎思考一個很深邃的問題,良久他才睜開眼睛,他說道:「這個齊王必然是我們今後的心腹大患,若是如此,我們要改變一下當初的計劃,現在我們要先佔領高麗。」

「高麗?」其他大名聞言紛紛議論起來,一個人說道:「大將軍,只是高麗如今是金帳汗國的藩屬國,我們如果進攻高麗必然會引起金帳汗國的憤怒。」

「沒錯,金帳汗國可比大渝國的實力要強上很多。」又一個大名說道。

山田信長聞言突然抬起手制止了其他的大名的議論,他說道:「今日的金帳汗國可不是以前的金帳汗國,現在對金帳汗國來說最重要的敵人是大渝國,在面臨這位齊王的威脅下,他們不會兩面作戰,所以趁此機會我們可以佔領高麗的部分領土,我想到金帳汗國到時候肯定會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

頓了一下,他繼續說道:「而且高麗多山,不是很適合騎兵作戰,而金帳汗國輸在齊王的火槍隊下,以步兵也未必能夠戰勝我們。」

一眾大名聞言紛紛點頭,山田信長的話不無道理。

露出霸道的笑容,山田信長繼續說道:「只要能夠佔領高麗,我們就能夠慢慢對付大渝國,而且整個大渝國不過是這位齊王擁有優良的火器部隊,不要忘了我們的士兵可都是裝備著火繩槍。」

「只是大將軍,這位齊王可是裝備著燧發槍,這種火槍的射程和填裝速度都不是我們的火繩槍能夠比的。」酒井提醒道。

牧野春明也附和道:「是呀大將軍,我們現在和荷蘭人鬧翻了,他們不可能傳授我們如何製造燧發槍,不如我們直接依照大渝國的燧發槍仿製。」

提及這個,山田信長的臉色忽然難看起來,他說道:「你以為我們匠人真的不能夠製造燧發槍嗎?雖然沒有荷蘭人說的那種機器,我們依靠匠人的數量同樣能夠製造出來,只是我們根本沒有燧石。」

酒井和牧野春明聞言低下了頭,他們終於明白為什麼他們明明擁有製造燧發槍的能力卻一直在生產火繩槍。

說完燧發槍的事情山田信長話鋒一轉,目光也變得銳利,他對酒井和牧野春明說道:「即便如此,你們戰敗仍舊是武士的恥辱,不過念在你們還有一點用處,每個人留下一根手指吧。」

酒井和牧野春明大喜,他們本以為必死無疑,現在山田信長給了他們活下來的機會。

「謝大將軍不殺之恩。」

酒井和牧野春明同時抽出腰間的短刀,面對一眾大名,他們毫不猶豫地切斷了自己的手指。

鮮血順著手指流淌一地,酒井和牧野春明緊緊咬著牙。

山田信長淡淡瞥了一眼二人掉落在地上的手指,他說道:「現在海上航線被荷蘭人和大渝國齊王佔領,而這本該是屬於我們,即便在琉球失敗,我們也不能讓他們這麼輕鬆,從現在開始你們可以襲擊任何屬於大渝國和荷蘭的商船。「

「是,大將軍。「酒井和牧野春明應聲道。

揮了揮手,山田信長讓酒井和牧野春明離去。

這時一個大名不解地問道:「大將軍,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征服大渝國呢?「

山田信長這時看向大殿中掛著的世界地圖,這還是荷蘭人送給他的禮物,他指著地圖說道:「我們的國家四面環海,領土十分狹長,當我看見這張地圖的時候總感覺有一天我們的國家會沉入海底,我們是優秀的民族,不應該生活在這裡,我們需要的是大渝國的土地,而且卑賤的大渝國人根本不配生活在那塊富饒的土地上,他們只配被我們奴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