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零一章 綠蘿的請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零一章 綠蘿的請求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臣妾?」

斐玥兒驚訝地說道。

「正是。」蕭銘輕輕點了點頭,在現代的偏遠地區尚且封建殘餘濃重,如今的青州不過稍微開了一些民智,距離開化還很遠。

所以他想以斐玥兒的名義招收一些聰敏的女子入學,私下辦一個女子學堂,如此一來就可以吸引一些百姓將家中女兒送入學堂,也能夠排解斐玥兒日常生活的枯燥。

畢竟他來自現代,了解一項事實,這人要是清閑就會多事,也會多想,雖說斐玥兒性情淡雅,但是長久下來必然也不能免俗。

而且這樣,她還能將自己的學識交給學堂中的女子,而他每晚和斐玥兒相伴,倒是有大把的時間利用科技晶石傳授斐玥兒知識,這等於他間接在教授這些女子了。

將這個想法細細和斐玥兒說了一遍,斐玥兒漸漸露出一絲明悟,她自幼讀書,倒是開明,於是說道:「殿下的想法不錯,既然如此,臣妾就試試。」

「那麼本王就讓報社刊登這個消息,學堂初期限額二百人如何?」蕭銘問道。

「嗯,不多也不少,就二百人吧,不過這學堂總得有個名字,既然殿下有意讓女子出仕,不如這學堂就叫巾幗學堂吧。」說道這,斐玥兒抿嘴笑了起來。

紫菀這時附和道:「娘娘這個名字起得好,俗話說巾幗不讓鬚眉。」

「嗚嗚,起的好。」綠蘿把盤子里最後一塊拔絲塞進嘴裡。

小環則是一臉地驕傲,她對斐玥兒說道:「娘娘在長安的時候可是出了名的才女,這還不是小意思。」

三個丫頭的話讓斐玥兒有些不好意思,若是在長安她自然不敢這樣出頭,不過青州不同的氛圍倒是讓她膽子打了不少。

而且有才華的人心中也都極為驕傲,她眼見綠蘿和紫菀都能為蕭銘獨擋一面,她這個王妃又怎能輸給她們?

斐玥兒應承這件事,蕭銘自然高興,如今封地政務,軍隊都走上了正軌,這普及教育就是接下來重要戰略,因為如此一來,他就可以充分利用科技晶石的優勢了。

定下學堂的事情,二人又商量一些操辦的細節,商量之後,二人準備將學堂就定在博文學院中。

因為博文學院本就是建設的比實際需求大得多,現在學院中還有很多空置的學堂,尤其在博文學院的後半部分都是空的。

所以秉承著勤儉節約的精神,蕭銘準備將這後院用牆隔開划給女子學堂。

讀書的地方有了,斐玥兒帶著三個丫頭就要回去畫監察院,警衛所的制服,不過這時將綠蘿單獨留了下來,這丫頭可還有很重要的任務。

「殿下,奴婢又做錯事了嗎?」綠蘿睜著大眼睛有些害怕,這段時間蕭銘單獨召見它都會以為紡織坊的事情批評她。

這段時間蕭銘承認自己也有些急躁,如今大渝國內憂外患,諸事繁雜讓他有些煩悶。

不錯從琉球回來之後他漸漸調整了心態,他說道:「糊塗蟲,你忘了本王跟你說的皮靴,你懂怎麼熬制牛皮嗎?」

綠蘿頓時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地低頭說道:「不知道。」

蕭銘搖了搖頭,本來他對皮靴的怨念也不至於這麼深,但是自從看見荷蘭軍隊類似燕尾服的標準軍服,亮的黑色小皮鞋之後他頓時不淡定了。

這時他忽然明白一個問題,或許在軍事武器上他正在接近歐洲,但是在生活用品上他還有很大的差距。

所以,回來之後他就準備將皮鞋製造出來彌補現在軍隊的外在形象。

而且皮鞋的製造也很簡單,只要將牛皮熬制出來,剩下的問題就是裁剪,這些對紡織坊的女工來說不是問題。

於是他重點說了熬制柔軟牛皮的部分,在刮乾淨肉和毛之後,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加入濃硫酸,水,和白糖,這就屬於牛皮工藝中的藥水。

對於這熬制牛皮的法子綠蘿半懂不懂,不懂的部分當然是濃硫酸這樣東西,不過他也不需要綠蘿理解,到時候讓陸通派人去教導就可以。

「殿下,若是如此,奴婢是否要再建立一間工坊用來專門生產皮靴?」綠蘿輕輕皺著眉頭說道。

如今紡織坊之外有了被服坊,在她看來這皮靴又是一種工藝,不能混在一起。

「嗯,如果實在騰不出人手就另外再建一間皮靴坊吧。」蕭銘說道,隨著工業化的分類的細化,這工坊的拆分也是必然的。

綠蘿聞言輕輕點了點頭。

蕭銘還想交代一些細節,忽然發現綠蘿比以前清瘦了一些,他忽然把話咽了回去,他說道:「這段時間讓你們為本王做這,做那的,真是讓你和紫菀辛苦了。」

綠蘿怔了一下,蕭銘的口氣中此時的帶著一絲溫柔,她臉有些發熱,心裡卻是暖暖的,「殿下這話太見外了,我和紫菀姐姐本就是殿下的奴婢,做什麼都是應該的。」

蕭銘輕輕笑了起來,不得不說綠蘿和紫菀二人都很懂事,也難怪珍妃會將他們二人賜給自己了。

他說道:「雖是這麼說,但是本王還是覺得該獎賞你們,你若是有什麼願望,不妨和本王說說。」

綠蘿的神色忽然有些陰鬱,但是她掙扎了一下還是說道:「殿下,奴婢沒有什麼願望,只要能夠待在殿下身邊就足夠了。」

蕭銘注意到綠蘿眼神中的掙扎,他說道:「你在撒謊,和本王說實話,你是不是想說你哥哥的事情?」

「殿下。」綠蘿的臉色發白,以前沒有這個哥哥的時候她倒是從來不會去想,可是如今得知她還有親人在世,她心中始終有幾分挂念。

咬了咬嘴唇,綠蘿在蕭銘的面前跪下說道:「殿下,綠蘿這段時間常去探望哥哥,綠蘿始終覺得哥哥說的是真話,他不是倭國的細作,而且哥哥說他願意用任何辦法證明自己的清白。」

蕭銘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這算算日子孟友亮被他關在大牢中也有些時間了,這段時間密衛的人一直在觀察他,對他也有幾次詢問。

總體上來說孟友亮沒有問題,而從克萊爾的口中他也確認了倭國的進攻計劃,於是他說道:「既然如此,本王就見見你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