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零二章 私掠船計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零二章 私掠船計劃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謝殿下。」

臉上掛著濃郁的笑容,綠蘿對蕭銘行了一禮,露出兩排潔白的小碎牙。

輕輕點了點頭,蕭銘示意綠蘿可以去斐玥兒那邊去,他則是帶著趙龍趙虎向青州大牢而去。

通過陰暗潮濕的通道,蕭銘在大牢的最深處見到了孟友亮。

雖然這段時間孟友亮被關在地牢中,但是他的吃穿用度都和其他犯人不同,一點都沒有受到委屈。

畢竟即便是大牢的牢頭也知道他是綠蘿的哥哥,而綠蘿是齊王的婢女。

在登州的時候孟友亮已經見過蕭銘,當他聽見腳步聲看家蕭銘走向他的時候立刻床上爬了下來。

「罪民孟友亮見過殿下。」孟友亮緊張地說道。

蕭銘打量了一下孟友亮,這身上穿著的是新衣,被褥也都是新的,這牢房住的也是單間,桌山還有沒吃完的剩菜,一碗米飯,一碟鹹菜和一碟青豆。

「你這牢中的日子過得挺不錯。」蕭銘面帶微笑。

孟友亮訕笑著說道:「承蒙殿下開恩,否則草民何來這麼大的恩典。」

「你最應該感謝的是你的妹妹,這些東西可都是她託人給你送來的。」蕭銘冷哼一聲,「不過你的心可夠狠的,從來沒有關心過她的生死。」

孟友亮的臉色晦暗下來,表情也有些悲傷,他對蕭銘說道:「殿下,草民知道對不起她,當初若不是因為衝動,她也不至於把自己賣了,這些年草民一直在悔恨不已。」

「算你還有點良心。」蕭銘冷哼一聲,「今個兒本王前來看你也不是偶然,只是綠蘿這段時間為本王做了不少事,本王是心疼她,想要給她一個獎賞,不曾想她心中還在意你這個哥哥。」

「這個傻丫頭。」孟友亮聞言越發難過,聲音也帶著一絲哽咽,他猛地跪下對蕭銘說道:「殿下,草民絕非是通倭之人,求殿下明察放草民出去,草民不為自己,只想用餘下的一生補償綠蘿。」

沉吟了一下,蕭銘說道:「本王已經確認了你帶來的消息,倭國的確有進攻大渝國的計劃,不過你混跡於倭寇之中這麼久,還曾經傷過很多登州的漁民,劣跡斑斑很難讓人信服。」

孟友亮低下頭,「殿下,當初草民也是迫不得已,這都是那些倭寇逼著草民乾的,如果草民不照做就無法混入倭寇之中找到仇人,但是草民每次下手都留了餘地。」

搖了搖頭,蕭銘說道:「本王現在相信你是清白的,但是如果真如你所說,本王也不想讓一個有功之人蒙羞,加之綠蘿的要求,所以你現在自由了。」

「可以走了?」孟友亮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出了大牢之後尋個營生踏踏實實過日子吧。」蕭銘淡淡說道。

孟友亮怔住了,這突然而來的變化讓他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但是回過神來他忽然說道:「謝殿下,只是草民習慣了以海為生,而且不想背著通倭的罪名,求殿下給草民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就像你當初證明自己誠心要當倭寇一樣嗎?」蕭銘揶揄地問道,這個孟友亮實在讓他很糾結。

孟友亮臉色漲得通紅,張了張嘴他忽然深深嘆息一聲,「一失足成千古恨,草民真是活該。」

「不過……」就在孟友亮暗自悔恨的時候蕭銘忽然話鋒一轉。

孟友亮猛地抬起頭來,他似乎看到了一絲希望,「還望殿下明示。」

蕭銘想了想說道:「如果你真的要證明自己倒是也有一個辦法,如今本王已經控制了沿海的航線,在琉球擊敗了倭寇,今後這段時間倭寇必然會在海上報複本王,畢竟倭寇數量眾多,又縱橫海上多年,不會這麼甘心輸給本王,而在本王看來對付海盜的辦法就是海盜,如果你想要證明自己,不如就為本王消滅海上橫行的倭寇。」

「消滅海上的倭寇?」孟友亮額頭冒出了細密的汗珠,他說道:「殿下,這倭寇的數量足有八萬人,這些人分散海上時而聚集,時而分散難以對付,以草民一人之力如何消滅這八萬倭寇。」

「正是以為艱難,所以才能夠證明的你的價值,不過海盜這個詞似乎有些不恰當,本王讓你乾的其實私掠船的勾當,你隨著倭寇在海上奔波這麼多年,有沒有聽說過私掠船?」蕭銘問道。

孟友亮明白過來,他說道:「草民明白了,草民的確聽說過私掠船,其實他們不過是一群海盜,不過他們是為國家搶劫敵方商船,攻擊對方海盜的人。」

「沒錯,就是這樣的海盜,你既然在海上這麼多年總不會連一船人都拉不起來吧。」蕭銘看似無意地問道。

「殿下,草民能拉起一船人,倭寇中很多海員其實都是沿海的漁民,還有一些是商人,其中真正的倭寇人數不過三萬多人,這些年在海上草民倒是認識了不少人。」

「既然如此,本王就給你一條船,讓你成為大渝國第一位私掠船船長,如何?」蕭銘笑著說道。

其實蕭銘今天和孟友亮說這些並非是心血來潮,而是他已經考慮一段時間,在未來幾年的時間中他的海軍戰艦數量都無法與現在真正的歐洲列強在海上抗衡,而且根據克萊爾說的情況,現在歐洲列強一直在支持私掠船或者說海盜行為。

一方面這是為了作為海軍實力不足的補充,同時當自己的商船在海上被其他國家的私掠船襲擊時,也能同樣適用私掠船對對方的商船進行報復性掠奪挽回損失,畢竟在弱肉強食,還沒有國際規則的時候,商船被搶可無法通過正規渠道獲得賠償。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拒絕,去過本王說的生活。」蕭銘補充了一句。

猶豫了一下,孟友亮說道:「殿下,我願意當私掠船的船長,只是如果我們在海上遭遇大渝國的艦隊怎麼辦?岳雲現在可還是很恨我。」

「這倒是很簡單,商會會給你頒發私掠證,從此你們就是本王海上的暗中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