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一十一章 長安陰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一十一章 長安陰雲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殿下,既然如此,下官接下來就按照線膛槍的模樣研製。」

軍工坊中,陳琦在宋長平和蕭銘的鼓勵下堅定了決心。

「大膽去試,火炮的威力巨大,這是火槍沒有辦法取代的,今後的戰場上野戰炮會越來越重要。」蕭銘對陳琦說道。

這段時間陳琦忽然感到火炮的地位似乎下降了,這讓他心中有些不是滋味,感到自己的研究沒有多少價值。

而現在蕭銘的一番話再次讓他心中燃起了澎湃的動力。

為陳琦指定了未來火炮的研製方向,蕭銘問道:「這個暫且不說,現在你們生產出了多少門野戰炮,現在軍隊可是每天嗷嗷叫著跟本王要裝備,而且現在形勢變幻莫測,本王需要軍隊從現在就開始演練野戰炮和步兵的配合。」

「回殿下,現在六磅野戰炮我們已經生產了九十六門,十二磅野戰炮也有四十二門,至於艦炮我們也一直在生產中,能夠滿足即將下水的戰艦需要,另外就是各州縣需要的守城炮,這段時間我們給鄆州城提供了二百門火炮,為登州提供了三百門火炮,還有南方的沂州,也要一百八十門火炮,除此之外就是外銷型火炮。」陳琦如數家珍。

對著火炮的產量蕭銘微微滿意,有一點他很自信就是他現在的火炮鑄造技術絕對要比歐洲先進,因為現在的歐洲還在使用蠟模鑄造技術。

這種技術需要不斷製造模具,而他的鐵模鑄炮技術則是省略了這點,讓炮火真正實現了流水線一般的生產。

正因為這個原因,他相信自己的火炮產量不會比歐洲各國差。

「三十六門六磅野戰炮和十二門十二磅野戰炮留給青州軍,剩下的野戰炮送到幽州軍。」蕭銘沉吟了一下說道。

青州軍可以說他的近衛軍,蕭銘自然要重視,而幽州軍直面蠻族,同樣需要重點照顧。

至於登州軍,這岸防炮就足可以抵擋了倭寇和來自高麗方向的進攻了,而鄆州面對的雍王基本上不必擔心。

將庫存的軍火全部分配完畢,蕭銘和二人又說了一下生產的事情才回去。

如今他的軍隊數量已經達到極限,接下來的重點就是把裝備補充起來,畢竟除了青州軍,其他幾個州的軍隊基本上還屬於純粹的冷兵器部隊。

這些冷兵器部隊在發生戰爭的時候沒有多大的優勢,今天他之所以親自前來就是因為心中焦慮。

儘管軍工坊沒有絲毫偷懶,但是裝備還是不能滿足各州軍隊,而現在大渝國的形勢不是很妙,也許戰爭不是很遠。

而正在他為未來感到擔憂之時,他的戰報終於抵達了長安。

當青州驛將將來自青州的奏摺送到皇宮之時,卻被禁衛攔了下來。

「這是齊王殿下的摺子,你們為何要阻攔1驛將怒道。

蕭文軒曾經允諾蕭銘可以直接將摺子送到御書房,而不是經過中書省的層層審閱,正因為如此,驛將才會如此憤怒。

宮門的禁衛將領聞言皺了皺眉頭,他說道:「皇上昨日下了旨意,命太子殿下即日監國,以後這從藩國來的摺子必須經過東宮才能轉交皇上。」

「太子監國?」驛將微微吃了一驚,不過想起臨行前龐首輔的話,他將摺子拿了出來,「既然如此,就請將軍將摺子遞交東宮吧。」

走的時候龐玉坤告訴過他去了長安要小心行事,避免惹出是非,而且這奏摺本就是給趙皇后和太子看的。

禁衛將領接過摺子點了點頭。

送了摺子,驛將縱馬而去,這時一個宦官在一眾小黃門的簇擁下向宮門走來,在宮門口停下,為首的宦官細聲細氣地問道:「剛才是怎麼回事兒?」

見到來人,禁衛將領一驚,這可是如今城長安炙手可熱的王喜,王侍郎,皇後娘娘桑他立刻躬身說道:「回王侍郎,這是來自青州的摺子。」

「青州的摺子?」王喜的眼睛眯了起來,讓他的三角眼立刻成了一條線。

「是的。」禁衛將領將奏摺雙手奉上。

王喜接過奏摺,直接將外層的信封撕掉,掃了眼奏摺上面的內容王喜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他說道:「這奏摺我會交給皇後娘娘的。」

禁衛將領額頭上冒出一層冷汗,諂媚地笑了笑,不住點頭。

將奏摺收入袖籠中,王喜抬著頭向宮中走去,如今皇上重病在床,這朝堂上的大小事務都是由皇后在代理,而太子沒了皇上的監督,現在每日縱情聲色,根本懶得理會大臣。

望著王喜的身影消失在宮門內,禁衛將領輕輕鬆了口氣,只是他有些擔心,從王喜的表現看他似乎根本不在乎齊王。

而現在誰不清楚齊王在大渝國的地位。

宮內,王喜拿著奏摺直接去了趙皇后的居所,此時趙皇后正在梳妝。

「娘娘,老奴在宮門遇見青州的驛將給皇上送摺子,於是將摺子攔了下來。」王喜的表情瞬間從倨傲變成諂媚。

「齊王的摺子。」趙皇后的身體輕輕抖動了一下,顯然情緒起伏很大,「給本宮看看。」

「是。」

王喜笑眯眯地走了過去,將給趙皇后梳頭的宮女趕走,自己給趙皇后梳起了頭髮。

接過奏摺看了眼,趙皇后忽然笑了起來,「這蠻族襲擊山海關倒是及時,恐怕蠻族是假,擁兵自重是真吧。」

「可不是,以老奴看,這齊王擺明了是在威脅娘娘和太子殿下,其心當誅。」王喜一邊仔細地梳頭髮,一邊義憤填庸地說道。

趙皇后嘆了口氣,「皇上這一病,諸位皇子都不安分起來,本宮看這投名狀也只是一張廢紙而已。」

「娘娘,老奴以為這投名狀還是有些作用的,如果把投名狀昭告天下,這些皇子若是心懷不軌這就是不忠不義。」王喜笑著說道。

「只是皇子謀反是不忠不義,若是太子今後要殺其他皇子豈不是也不忠不義。」趙皇后眉頭緊鎖。

王喜繼續說道:「娘娘,這還不簡單,到時候給這些皇子扣一個謀反的名頭,這不就不違反投名狀了嗎?總之,這投名狀對咱們百利無一害,當初老奴出這個點子時就考慮到這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