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一十二章 脅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一十二章 脅迫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父親將你派到本宮身邊果然是有些道理的。」

趙皇后露出一絲笑容,她看向玻璃鏡中的自己,如今她已經不復當年的美貌,眼角出現了魚尾紋,頭髮上竟然也出現了一根白絲。

王喜這時拿起一隻金釵為趙皇后攏頭,他說道:「娘娘誇獎了,老奴不過是一些小聰明而已,又怎麼能比得上娘娘的聰慧,只是娘娘,這齊王如今鎮守山海關,手下的軍隊又能征善戰,這倒真是一個隱患,也許齊王會因為投名狀而不敢冒險舉兵造反,但是難保他的子嗣不會造反。」

「本宮也在想這件事,這齊王之所以兩次擊敗蠻族都是因為火器,本宮以為朝廷現在當重點發展火器,若是趙王的軍隊和禁軍全部裝備了火器,他蕭銘還有什麼本錢和朝廷斗,這蠻族又有何畏懼。」趙皇后沉吟著說道。

王喜聞言嘿嘿笑了兩聲,他走到趙皇後面前邀功一樣的說道:「娘娘,老奴今兒就是為娘娘帶來了火器鍛造之法。」

「什麼1趙皇后驚呼一聲,她看向王喜說道:「現在可不是胡言亂語的時候。」

王喜正色道:「娘娘,老奴可沒有胡說,俗話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段時間老奴一直在讓鐵匠研究這火繩槍的鍛造之法,還真是讓一個匠人找到了製造了火繩槍的辦法。」

「真的。」趙皇后神色震驚。

現在蕭銘壟斷了大渝國的所有的火器貿易,這巨額的利潤讓所有人都紅了眼睛,所以從火器出現之後這仿製就沒有停止過。

而事實上諸多藩王都向蕭銘購買武器的心思也不單純,這其一為了裝備軍隊,其二就是為了仿製。

「娘娘,老奴可不敢胡說,這個匠人真的鍛造出了一把火繩槍,這威力雖然不如青州的火繩槍大,但是模樣基本上一樣,而且裝填火藥之後一樣能夠殺人。」王喜說道。

趙皇后心情激動,她說道:「還有其他人知道這件事嗎?」

「沒有,只有老奴一個人知道。」

「很好,現在你立刻將這火繩槍鍛造之法交給本宮的父親讓他仿製,如今長安城內諸多勢力錯綜複雜,到最後恐怕只能父親領兵入長安才能穩固太子的皇位。」趙皇后說道。

「是,娘娘。」王喜點了點頭,他已經親眼見識了仿製火繩槍,按照這個匠人的說法,他是利用兩片卷鐵鍛造的槍管,裡面一層卷鐵,外面也是一層卷鐵。

卷鐵口相互錯開,讓火藥不會泄露,不過這火繩槍的生產很慢,一個槍管需要反覆鍛打,一個月才能夠製造出一把火繩槍。

自上次蕭銘將火繩槍送到長安到現在也有了大半年的時間,現在仿製成功趙皇后心中大定。

雖然他不說,但是現在蕭銘就是她的心腹大患,蕭銘一日不除,這太子的皇位就一日不穩固。

「火繩槍是沒問題了,若是這火炮也能夠仿製,咱們就再也不怕他蕭銘了。」激動之後,趙皇后忽然微微嘆了口氣。

對於火炮,這王喜也頗為頭疼,這上次蕭文軒也派人仿造過火繩槍,只是最後的結果卻以失敗告終。

趙王同樣讓匠人模仿過火炮,但是這火炮的造價甚至比購買的火炮的成本還高,而且,這仿製出來的火炮威力還不如青州火炮。

所以一眾藩王衡量之後還是決定購買青州火炮,畢竟又省錢又省力。

「娘娘,這火炮老奴也沒辦法,不過若是把火器營收歸麾下,我們不就有了足夠的火炮?」王喜說道。

趙皇后深以為然,不過她說道:「只是火器營如今的主將乃是羅宏,若是動了羅宏豈不是得罪了羅權和羅信父子,而且羅權和齊王一向交好,又會得罪齊王。」

「娘娘,只要得到了火器營,再加上我們的火繩槍,這齊王又有什麼可怕的,在太子登基前就是要除掉齊王在長安的勢力,不留隱患才是。」王喜的眼中閃過一抹陰毒,「不只是齊王,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的勢力都要一個個的拔掉,為了太子能夠順利登基,娘娘可不能有太多的顧慮。」

趙皇后被王喜的話說的有些心動,只是略微沉思她立刻警醒道:「其他皇子倒是罷了,但是齊王若是縱容蠻族入關,這天下豈不是要讓蠻族得了去。」

說道這個,王喜得意地笑了起來,他說道:「娘娘多慮了,趙王殿下派人帶來消息,他已經派出使者前往蠻族,蠻族的天可汗答應趙王,只要太子殿下登基之後恢復歲貢,他們就會襄助太子殿下奪取天下。」

「蠻族!父親糊塗了嗎?這豈不是引狼入室,簡直荒唐。」趙皇后的臉色忽然變得極為難看。

王喜不急不慢地說道:「娘娘這可就錯了,當年皇上是怎麼登上皇位的,又是如何借蠻族之手除掉康王的,既然皇上做的,太子為何做不得,只是當年的康王如今變成了現在的齊王而已,人雖不同,但是事情總是相同的。」

「不行,皇上登基之後一直為此時心中愧疚,當年若不是他一念之差也不會讓蠻族奪幽州之地,從此過的是提心弔膽,本宮可不想太子也如皇上一般對蠻族卑微屈膝。」

「娘娘,天下重要還是一時的臉面重要,蠻族要的不過是北方一些土地,我們讓他們又如何,大渝國地大物博,這點土地不算什麼,而且等太子之位穩固,憑藉著火器我們同樣能夠奪回來。」王喜勸道,當年趙王送他入宮,留在趙皇後身邊就是了傳遞消息,同時為趙皇后出謀劃策。

對他來說他的主子是趙王而不是趙皇后,現在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趙家能夠入主中原,而這是趙家世世代代一直在謀划之事。

如今趙王終於看到了希望,他又怎麼會因為趙皇后的想法而改變。

所以他繼續說道:「趙王殿下說了,請娘娘務必配合他的計策,如此太子之位方能穩固,否則娘娘和太子就自求多福吧。」

王喜的話音落下,趙皇后臉色驀地白了,她怒道:「你們這是在脅迫本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