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一十三章 毒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一十三章 毒計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娘娘,趙王身為娘娘的親生父親又怎會脅迫娘娘呢?殿下所做的一切可都是為了娘娘和太子。」

王喜一邊笑著,一邊將最後一根金釵插在趙皇后的頭髮上。

趙皇后冷笑兩聲,她的臉上忽然露出一絲疲憊之色,她對王喜說道:「你退下吧,本宮要去看望陛下。」

「是。」王喜的臉上依然是淡淡的笑容。

在宮女的攙扶下,趙皇後轉身出了鳳鳴殿,直接向碧水閣而去,在蕭文軒病重之後,他就一直在碧水閣休養,珍妃一直在精心照料。

按道理,這該由她這個皇后照料,但是此時蕭文軒卻下旨在碧水閣休養,這件事讓她這個皇后臉上過不去,而因為此事,宮中的流言蜚語也多了起來。

其中最讓他憤怒的傳言便是皇上此次大病和她有著直接的關係,想到這,她心中便一陣憤怒。

「娘娘。」

到了碧水閣,趙皇后直接進了內殿,見到趙皇後進來,珍妃行了一禮。

趙皇後點了點頭,眼中已經沒有了往日姐妹一般的親昵,蕭文軒這個維繫她們之間羞恥布的人倒下,宮中的嬪妃便露出了本來的面目。

她們使出自己全部的手段開始為後半生謀划。

「你出去吧,本宮和皇上有話要說。」趙皇后以命令的語氣對珍妃說道。

珍妃想要說什麼,但是看見趙皇后冰冷的眼神最終還是嘆息一聲走了出去。

床榻之上,蕭文軒面色發黃,嘴唇發白,虛弱的樣子甚至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此時他盯著趙皇后的眼神異常複雜,只是他仍舊一句話不說。

「皇上,這到底是為什麼?」

趙皇后看向蕭文軒,眼中帶著的是不解和困惑,她以前並不厭惡珍妃,但是以為這件事她卻前所未有地痛恨她。

蕭文軒的眼睛轉動了一下,表情忽然有些懼怕,他不敢看趙皇后的眼睛,而是拚命地尋找珍妃的身影。

趙皇后的心中忽然一陣悲涼,她眼眶微紅,痛心地說道:「你我數十年的情分難道如今還不如珍妃嗎?我即便人老珠黃,你不願意理睬,但是即便為了十三皇子,你也不該如此對我。」

提到十三皇子,蕭文軒的眼睛忽然變得恍惚,他看向趙皇后第一次虛弱地說道:「朕的性命恐怕就要落在你和十三皇子的手中。」

「皇上,十三皇子不過是個嬰兒,他怎會害你的性命。」趙皇后厲聲道,「難道皇上厭惡臣妾連一個像樣的借口都不給了嗎。」

「呵呵呵……」蕭文軒忽然嘶啞地笑了起來,只是這笑容中滿是絕望。

兩個月前趙皇后誕下十三皇子,那天是他這些年最開心的一天,這種喜悅甚至超過了蕭銘拿下山海關。

這些年他和趙皇后感情甚篤,也一直相互扶持,趙皇后的孩子就是他最喜愛的孩子,為了趙皇后他才會一直扶持不成器的太子。

只是他沒有想到自己的性命會有一天落在趙皇後母子身上。

自從趙皇後生下十三皇子之後,太子便以孝敬為由給趙皇後送上血燕窩,因為這些血燕窩太多,趙皇后每次都會給蕭文軒送過一碗補身體。

畢竟如今他的年紀也大了,身體也是每況愈下。

只是他沒有想到自己喝了一個月之後,身體越來越虛弱,直到一天忽然昏倒在地,之後他的身體是一天不如一天,直到最後只能躺在床上無法起床。

思來想去,他越發懷疑這燕窩中出了問題,因為只有這血燕窩不是出自御膳房。

想到這個,他便讓馮德水暗中探查,只是馮德水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而自那之後他發現自己的皇命根本就出不了碧水閣。

這時他終於絕望,在他看來一定是趙皇后迫不及待想讓太子登基。

因為他曾經玩笑地和她說過等十三皇子長大就立十三皇子為太子,畢竟十三皇子也是趙皇后所出,也是嫡子。

「皇上,你一定是病糊塗了。」趙皇后心中越發難過,現在的蕭文軒簡直讓他不可理喻。

「咳咳1

蕭文軒劇烈地咳嗽了兩聲,這段時間他感到自己的身體越發虛弱,恐怕時日不多,看向趙皇后,他懇求地說道:「你想要朕死,朕無法可說,但是你不要牽連無辜,齊王乃是唯一能夠阻擋蠻族南下之人,你若是將珍妃送到青州,齊王必會感念你的恩情,即便他不支持太子,也不會放蠻族入關。」

趙皇后越發糊塗了,她說道:「皇上,你到底在說什麼,臣妾怎麼會想讓皇上死。」

蕭文軒定定地看向趙皇后,自從他病倒之後就對趙皇后充滿防備,也從來沒有和她說過什麼,如今趙皇后說的真切,他忽然心中一動,問道:「朕且問你,馮德水去了什麼地方?」

「馮德水。」趙皇后忽然一怔,她說道:「馮德水不是告老還鄉了嗎?」

「告老還鄉?」蕭文軒冷笑連連,「朕派他去查這血燕窩之事,如今他卻突然消失,你覺得他是告老還鄉嗎?」

趙皇后的神色越來越難看,想到王喜的面孔她背後忽然一陣發涼,這段時間一直是王喜在傳達政令,她聽到的事情也都是王喜說的。

現在回想起來,似乎從她誕下十三皇子之後事情就變得不同了,而蕭文軒口中的血燕窩正是他讓王喜送去的。

以前王喜在她身邊很老實,但是王喜現在卻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

「這是王喜和本宮說的。」趙皇后猶豫了一下說道。

聞言,蕭文軒的眼中忽然多了一絲明悟,他明白這件事趙皇后恐怕也是無辜的,他說道:「晚了,現在做什麼都晚了,他已經動手了,婉容,相信朕,你都是你父親的陰謀,聽朕一句話,帶著珍妃和十三皇子去青州投奔齊王,朕現在就立十三皇子為太子。」

「父皇!你果然是要立十三皇子為太子。」

正在這時,一個聲音忽然在內殿外響起,太子陰沉著臉走了進來。

趙皇后不是個愚笨的人,此時通過蕭文軒的隻言片語已經猜出了什麼,她怒道:「原來是你這個逆子,你父皇突然病倒,原來都是你和王喜暗中勾結的,你這是弒君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