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一十四章 幽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一十四章 幽禁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碧水閣中的氛圍壓抑地讓人呼吸似乎都很困難。

內殿外琉璃攙扶著珍妃,內殿中的對話一字不差地落在她們的耳中,震驚之下,珍妃與幾乎站立不穩。

內殿中,太子的臉色扭曲著:「父皇,你真狠心呀,這個太子我當了三十年了,到現在你還是在想著要廢黜我,我早就該信了外祖父的話,也不至於等到今天。」

「混賬1趙皇后的身體因為憤怒而顫抖,她抬起手就要給太子一記耳光。

太子瞬間抓住了趙皇后的手,他憤怒將趙皇後向后一推,趙皇后狠狠摔在地上,他冷笑著說道:「從現在開始,你們誰也命令不了我,這大渝國是我的,我就是未來的皇帝1

「逆子1蕭文軒劇烈地咳嗽著,臉色漲得通紅。

太子看向蕭文軒忽然惡作劇一般笑了起來,他說道:「父皇,你不是想知道真相嗎?兒臣就告訴你真相,你猜對了,毒是兒臣讓王喜下的,這種毒藥是慢性毒藥,日積月累就會讓身體垮掉,不過你不要擔心,現在你還死不了,畢竟你活著還有點用,等兒臣將長安城中的其他勢力全部拔除,那時候你就可以去死了。」

「還有,你不是想知道馮德水去哪兒了嗎?」太子忽然惡毒地說道:「兒臣把他剁成了肉渣餵給狗吃了,哈哈哈1

「逆子!逆子1蕭文軒掙扎著想爬起來,但是他的身體太過虛弱根本無法起身,憤怒之極,他猛然吐出一口鮮血。

「皇上1趙皇后驚道。

太子冷笑地望著蕭文軒,他環視了一圈碧水閣,接著說道:「父皇,你就安心在這碧水閣養病吧,從今天起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準進出碧水閣。」

頓了一下,他看向趙皇后:「母后,你若是支持兒臣,以後這太皇太后的位子還是你的,兒臣也會既往不咎,若是你和父皇一樣執迷不悟,就不要怪兒臣不孝了。」

「你這個逆子1趙皇后趴在蕭文軒身上痛哭流涕。

只是當他和蕭文軒的目光接觸之時卻看見了那種似曾相識的眼神。

一瞬間,她忽然停止哭泣,她說道:「如今大局已定,本宮還有什麼可選的,只希望你能夠留你弟弟一條命。」

「這麼說母后支持兒臣了。」太子輕輕笑了起來。

趙皇后艱難地點了點頭。

太子大喜,他說道:「既然如此,母后就回宮吧,這個地方就留給他和蕭銘的卑賤的母妃吧。」

趙皇后回頭又看了眼蕭文軒,接著她轉過身毫不猶豫地向外走去。

太子則是對著蕭文軒冷笑一聲和王喜跟著趙皇后離去,經過珍妃的身邊太子戲虐地說道:「珍妃娘娘不要怕,你的用處可很大,我可就指望你讓蕭銘進長安呢1

「你做夢1珍妃柳眉倒豎,狠狠啐了一口。

太子不以為意,他現在是春風得意,得意地笑了笑,他說道:「我會讓你親眼看見蕭銘死在我手中的。」

說罷,他對碧水閣外的禁衛說道:「從今天起給她們一些粗茶淡飯即可,我要是在她們的飯里看見一片肉,我就砍了你們的腦袋。」

「是,殿下。」一眾禁衛戰戰兢兢地說道。

滿意地點了點頭,太子看向立在門外的杜蘅,他說道:「杜將軍,這宮中的安危可就交給你了。」

「太子殿下安心,這宮中什麼地方有個老鼠洞末將都一清二楚,不會出差錯的。」杜蘅朗聲說道。

太子滿意地點了點頭,這才和王喜向宮外走去。

一邊向外走,王喜回頭看了眼杜蘅,他對太子說道:「殿下,和杜蘅老奴始終覺得不太放心,這杜蘅一直對陛下忠心耿耿,而且和齊王也是關係密切,他的兒子杜博遠和蕭銘更是密友,讓他來監視皇上就怕出了差錯。」

「王侍郎想的太多了吧,這楊震也是父皇的心腹,如今不也是在我的麾下效力?如今父皇命在旦夕,這些將領和官員看的很清楚,因為短則數月,多則一兩年就是我登基之時,杜蘅和那些將領一樣,不過也是牆頭草而已,而且他不過領著宮中的三千兵馬而已,不足為懼。」

「殿下這話可就錯了,這皇宮才是大渝國的中心,誰控制了皇宮誰就控制了天下,我勸殿下還是換個將領掌管宮中禁衛。」王喜勸道。

「不必再說,若是如此,你讓那些投靠我的將領怎麼想?這不就是過河拆橋嗎?不要忘了三皇子,四皇子這段時間都在拉攏官員和將領,我不能因為這點小事就讓其他人寒心,而且杜蘅掌管的只是內宮而已,這外宮都是我們的人,即便他只是假意投靠到時候殺他也不過是眨眼之間。」

王喜皺了皺眉頭,太子這話似乎有些道理,但是他總覺得心中不安,不過想到趙王今日就要領兵進入長安,他也就不再提及此事。

碧水閣中,一眾服侍珍妃的宮女不停地啜泣,在太子離去之後他們就哭泣不止。

「你們哭什麼哭,要哭就去外面哭去。」琉璃看向宮女們怒道,珍妃正因為這件事傷心,而這些宮女不勸解倒罷了,一個個還幫倒忙。

一個宮女說道:「我們能不哭嗎?我們都聽見太子的話了,這等於我們都知道了這個秘密,知道了這種事情我們還能活嗎?」

「就是,弒君這樣的秘密誰聽誰死。」

「嗚嗚……」

琉璃聞言頓時啞然。

珍妃這時說道:「對不起,是我連累大家了,若不是服侍我也不會讓你們跟著遭殃,在這裡,我向你們賠罪了。」

「娘娘1一眾宮女大驚,立刻扶起珍妃。

一個宮女說道:「娘娘待我們恩重如山,我們怎麼能夠承受娘娘的大禮,我們不過是心中悲切,但是是以如此,我們定然會和娘娘共同進退。」

珍妃嘆息一聲,如今長安城發生如此巨變,把消息傳出去是最最重要的事情,不然蕭銘被蒙在鼓裡恐怕會對他不利。

若是把消息告訴了他,蕭銘也能及早有些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