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一十五章 平陽公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一十五章 平陽公主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隱隱約約地啜泣聲從碧水閣中傳到院外。

守衛在門前禁衛相互對視一眼,其中負責守衛碧水閣的校尉對杜蘅說道:「將軍,這裡有我們就行了,只要我們在,這珍妃跑不了。」

「嗯,一定不能出任何差錯,太子殿下是如何吩咐的你們聽得很清楚。」杜蘅神色清冷,目光在趙玉傑的身上掃了眼,他是內宮禁衛的副將。

交代了此事,杜蘅轉身向宮外而去,如今天色已經不早,今晚是趙玉傑負責守夜,他自可以回去休息。

眼見趙玉傑的身影消失在石子小道的盡頭,本來面色恭敬的趙玉傑忽然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這時其中一個士兵說道:「校尉大人,為何太子殿下還不將這內宮禁衛交給大人來統領,這杜蘅可是皇上身邊的近臣,令人擔心。」

趙玉傑冷聲說道:「正因為如此,太子殿下才會派遣我們看守碧水閣,可見太子殿下對他也同樣不信任,不過這內宮禁衛只有他能夠調動,若是此時動他必然要一番殺戮,而且這杜蘅和楊震一樣是主動投靠太子殿下的,太子殿下也是心有疑慮。」

「嘿嘿,以前我以為這杜蘅是個忠臣,沒想到也不過是個牆頭草。」另一個士兵嘲笑道。

「忠臣?這大渝國還有幾個忠臣,能保得住自己的地位和富貴才是真。」趙玉傑淡淡說道,起初按照計劃,他們是要殺掉杜蘅奪取內宮的。

只是不曾想杜蘅搶先一步投靠了太子,也因為這個原因,他們順利掌控了內宮。

「可惜晚了一步。」趙玉傑的心中有些懊惱,就差一步他就能夠成為內宮禁衛的統領,而現在他還得屈居人下。

不過他相信自己不會等太久,一旦太子登基,杜蘅必死無疑,所以他現在當在太子殿下露露臉才是。

想到這,他看向碧水閣內,肅聲道:「都給我睜大眼睛看準了,一個蒼蠅都不能進去,否則小心你們的腦袋。

「是。」門前的禁衛齊聲說道。

宮門外,杜蘅上馬向家中而去。

此時的長安城繁華依舊,像是往常一樣平靜,看不出一絲異常,而百姓們也毫無察覺。

可是他們不知道的是皇宮之中已然大變。

從朱雀大道轉向坊街,又進入民坊,經過坊中的一個路口時杜蘅本能地感覺到一絲危險。

就在他勒馬準備逃走的時候忽然他的前後出現了十六個人。

他警惕看向這十六個面孔,其中有五個人竟然是一直生活在這個坊區的長安百姓。

「你們是何人1杜蘅拔劍怒道。

他的話音剛落,一個聲音響起,「杜將軍,我家殿下待你不薄,為何你卻投靠了太子殿下,這真是讓人寒心。」

杜蘅看向聲音來處,這時青年讓開一條路,一個人一邊摩挲著下巴一邊走了出來。

「李三1見到來人,杜蘅大吃一驚。

「正是在下。」李三的笑容有些詭異,「杜將軍,我們談談吧,你應該明白他們拿著的是什麼東西,你的武藝再高也沒有用。」

杜蘅的眼睛在李三等人手上掃過,這都是一種短棍狀的武器,他頓時明白了這是什麼。

「火槍。」杜蘅心知根本無法反抗,這些火器的威力他是見過的,盔甲根本擋不祝

李三示意了一下,一個密衛成員立刻將杜蘅的眼睛用布蒙了起來。

接著杜蘅只感覺自己上了一輛馬車,又走了很遠的路,當他能夠看見東西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一個柴房中,李三正面對著他。

「杜將軍,我們長話短說,現在皇上和珍妃娘娘究竟如何?」李三冰冷地問道,現在為了救出珍妃他必須動用一切手段。

杜蘅定定看著李三,他沒有回答李三的問題而是說道:「沒想到楊震的話是對的,這密衛果然存在。」

「楊震。」李三露出一絲不屑,「麗景門的楊震嗎?真是一條見風使舵的狗賊。」

「此言差矣,奸臣也罷,忠臣也罷,這亂世之中誰不是為了求生。」杜蘅的聲音有些嘶啞。

李三不屑地說道:「原來杜將軍和朝堂上的賣國求榮之輩不過是一路人,既然如此,我便可以心安理得地殺你了。」

說罷,李三抬起短管火槍指向杜蘅。

「殺了我,誰能把珍妃和皇上從皇宮之中救出。」杜蘅直視著李三,似乎猜透了李三的心思。

李三聞言忽然笑了起來,接著他緩緩將火槍放下,「杜將軍果然是聰明之人,只是有時候聰明反被聰明誤,你以為沒有你我就無法將珍妃娘娘救出來嗎?」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來找我。」杜蘅依舊勝券在握的樣子。

李三慢悠悠地說道:「自是為了清君側,除佞臣1

話音一落,李三抬起火槍對準了杜蘅的額頭,「杜將軍,你應該想到會有今天。」

「等等1就在李三準備扣動扳機的時候,杜蘅突然出聲。

「怎麼,杜將軍還有遺言嗎?還是怕了……」李三輕蔑地說道。

杜蘅看向李三,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他說道,「如果是皇上讓我假意投靠太子,你會相信嗎?」

「皇上讓你假意投靠太子?」李三神色微動。

杜蘅微微嘆了口氣,他本不想說出這個秘密,但是現在李三讓他不能不說,不然出師未捷身先死他怎麼對得起蕭文軒。

「這是怎麼回事兒?」李三的神色變得困惑起來。

杜蘅這時緩緩說道:「皇上第一次昏倒之後就已經懷疑上東宮和皇后,當他醒來之後便召我密談此事,皇上深知太子敢如此行事必然是有了完全的準備,這內宮禁衛之中也必然有太子安插的人馬,為了控制這皇宮,太子一定會殺我,與其如此,不如假意投靠太子或許還能留下性命見機行事。」

頓了一下,杜蘅繼續說道:「而且知子莫若父,在皇上看來太子無能又好大喜功,剛愎自用,我投靠之後,太子果然極為歡喜,也並未刁難於我,只是皇上真正擔心的不是太子,而是趙王,如今這宮闈之中的陰謀詭計都有趙王的影子,一旦趙王入京,以趙王之老謀深算將回天乏術,雖然我很想見斐中書和羅將軍,但是楊震投靠了太子,這長安城處處都是他的眼線,我又是他重點監視的人,根本無法將消息傳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