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一十八章 風雲涌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一十八章 風雲涌動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夜色中長安寧靜地一根針落在地上都能聽見。

一個黑影此時從公主府中出來向火器營所在的位置而去,拿著楊震的手諭,公主府的僕役經過巡夜士兵的數輪盤查向火器營而去。

而於此同時,李三已經返回自己的住處,不同於民坊之外的街道,民坊之中是沒有士兵巡邏的,當夜色降臨,李三吹滅了房間中的蠟燭。

摸著黑,李三掀起自己的床板,在床板之下傳來微弱的光線,這下面是一個密道,密道的位置貫通羅權和斐濟的府郟

在密衛進入長安之後,這個密道就已經開始挖掘,為的就是讓斐濟和羅權能夠暗中商議長安城中的變故以及應對之法。

而因為羅權的府邸和斐濟的府邸不過相隔二百米,這密道的挖掘倒是不難,不過即便如此,這種秘密挖掘也進行了幾乎三個月的時間。

每天負責挖掘的密衛總會假扮糧商將糧食存入再運出,而實際上再運出去的不過是密道中的泥土。

順著密道而下,李三向密道的一端而去,這是羅權的府郟

「咚咚咚,咚咚咚。」

到了出口,李三連續敲擊了六下,這是他們之間的暗號,在聲音響起之後,出口被打開,將軍府中的管家正在守在旁邊。

「李統領,大將軍已經等待多時,快請。」老管家肅聲說道。

李三點了點頭,跟著老管家到了將軍府的正殿中,只見羅權身上穿著盔甲,腰間掛著利劍正在打量著牆上的長安地圖。

「大將軍。」李三躬身行禮,如今長安糜爛之極,這長安城中他唯一真正能相信的便是羅權和斐中書,畢竟這二人一個是兒子在青州軍中,一個則是齊王的岳父。

羅權轉過身來看向李三,問道:「杜蘅如何了?你殺了他嗎?」

「沒有,杜將軍自稱是受皇上了旨意,現在他還在公主府中。」李三說道。

羅權聞言皺了皺眉頭,「此時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難以分辨,我們不能偏信了他。」

「大將軍所言極是,所以為了防止杜蘅泄密,公主將杜蘅留在了公主府中,現在公主府中有密衛暗中盯著,若是有不測,有我的人在,到時候杜蘅和公主都活不了。」李三說道。

出於謹慎,他沒有暴露公主府中的密衛,而是讓密衛一直監視著公主府,正如羅權說的一樣,這個時候誰都不能全信。

「嗯,不愧是齊王的人,心思果然縝密。」羅權這時再次看向長安城的地圖,他說道:「火器營如今只有八千火槍手,而右武衛則有五萬兵馬,外宮禁衛則是兩萬人,只是這外宮禁衛便十分難纏,哎,只可惜金吾衛駐紮在城外,若是有他們襄助倒也不愁。」

李三聞言說道:「大將軍,此次我們的目的只是為了營救珍妃娘娘和皇上,殺入宮中只是其次,真正的目的是吸引內外宮禁衛的兵力,而且有火器營的火炮在,城門頃刻之間便可轟碎。」

羅權嘆息一聲,「說的沒錯,此次只要能夠救出珍妃娘娘和皇上,如此一來在齊王殿下的支持下便可東山再起,為此,老夫即便是豁出了性命也在所不惜。」

「大將軍莫怕,還有陪著大將軍。」

正在這時一個人聲音響起,卻是斐濟向二人走來。

羅權說道:「現在都火燒眉毛了,你怎麼現在才來。」

「我總得讓這長安城亂起來,否則如何能夠趁機救出皇上和珍妃娘娘。」斐濟說道。

李三對一切早就瞭然,他解釋道:「今天斐中書親筆書信將宮中的事情告訴了三皇和四皇子,這段時間三皇子和四皇本就心有疑慮,現在斐中書親筆告之,加之明日火器營攻城,不由二人不信。」

「嗯,有道理,這左武衛和千牛衛中不少將領都是三皇子和四皇子的人,明日二人即便不想幫也必然會逃命,一旦等趙王入京,他們可就只能淪為質子了。」羅權說道。

斐濟這時說道:「三皇子和四皇子的作為我們無法控制,最可靠的還是我們自己,我已經將家中護衛全部召集起來,只等明日清晨和火器營一道攻城。」

「我府上的護衛也全部準備好了。」羅權的臉上帶著一絲決絕,接著他看向李三,「李三,我們的家眷可就交給你了。」

李三的神色凝重起來,他重重點了點頭。

定下此時,三人繼續商議明日的攻城之事,接著又商定明早將太子弒君的消息在長安城中散播出去以製造混亂。

正在三人密商此事的時候,三皇子和四皇子也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本來他們對蕭文軒病重就有疑心,現在斐濟的迷信讓頓時讓他們慌亂起來。

「三哥,此次我們當相互幫襯才是,太子弒君篡位,接下來肯定要殺你我二人,而趙王的十萬玄甲鐵騎馬上就要兵臨城下,此時不動手就晚了。」今日四皇子借著宴飲留在三皇子府中,二人一直商議此事。

來回踱著步子,三皇子不耐煩道:「你急什麼,這萬一是蕭銘的陰謀怎麼辦?你我現在當作壁上觀才是,這珍妃被困在宮中,最著急的當是蕭銘,他不動,我們就不能動。」

四皇子聞言臉上的焦急之色不減,他說道:「萬一是真的呢?從此以後我們當如何自處?」

「如何自處?趙王入京,恐怕這天下以後可能就姓趙,而不是蕭了,你我二人只能各自回燕國和楚國。」

「燕國和楚國。」四皇子注意到了三皇子口中措辭的變化,他依然明了三皇子現在的心思了,他說道:「咱們的母妃也都在宮中,就算各奔東西也得把他們帶走吧,畢竟這可是母妃的娘家。」

三皇子點了點頭,「所以我說作壁上觀只等蕭銘的人馬先動,如此一來我們才有勝算。」

「既然如此,我們便繼續等吧。」四皇子嘆息一聲,接著他坐下來眼睛盯著燃燒的蠟燭,

隨著時間一點點流逝,黑夜漸漸褪去,就在二人十分睏倦之時,一陣火炮的轟鳴聲忽然響起。

三皇子和四皇子同時站了起來,三皇子說道:「你我各自調遣兵馬攻打皇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