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二十二章 父子對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二十二章 父子對峙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戰馬捲起的煙塵飛揚。

鐵騎奔騰的聲音在城內甚至都清晰可聞,長安城的百姓在這一刻如同受驚的兔子一般躲入民坊之中,僅有幾個膽大之人窺視著身玄甲鐵騎在長安城內橫行。

「蠻兵,是蠻兵。」眼尖的百姓看見隊伍中混雜的蠻族騎兵頓時驚呼著逃回,而一些百姓則是面帶死灰。

長久生活在長安這座城池之中,他們總是對權謀和戰爭異常敏感,此次趙王帶領玄甲鐵騎和蠻兵氣勢洶洶,他們基本上看出了將要發生什麼。

結合著坊間這段時間的流言蜚語,這讓他們越發確認了這一點。

趙王兵馬入城的消息在第一時間傳到了羅權和斐濟耳中,李三再得知消息之後第一時間派人通知二人。

「羅權大將軍,斐中書,李統領讓你們帶領士兵向皇家園林去,現在趙王的兵馬正從兩側包抄而來,只有從皇家園林方向能夠逃走。」

「該來的終究是來了。」羅權和斐濟對視一眼,深深嘆了口氣,他問密衛道:「皇上和娘娘怎麼樣了?」

「娘娘已經被送往皇家園林中,皇上不肯走。」密衛說道。

羅權聞言驚道:「為什麼1,斐濟同樣露出驚容。

「皇上說自己的身體撐不住了,即便逃也無法活著抵達青州,反而會拖累這次齊王精心準備的營救計劃。」密衛說道。

「哎,皇上的脾氣真是一點沒變,當年為了趙皇后他面對蠻族大軍猶自不退,如今卻又是為了珍妃。」斐濟長嘆一聲。

羅權點了點頭,「怕是趙皇后讓皇上太過失望吧,如今太子做出如此喪盡天良之事和趙皇后的寵溺不無關係。」

說罷,羅權對羅宏說道:「你現在立刻帶著斐中書和一眾官員及其家眷向皇家園林方向去,在園林中有條小路,順著小路能夠抵達長安碼頭,只有順著水路走你們才能夠逃出。」

「父親,你和斐中書走吧,讓我來斷後。」羅宏目光堅定。

羅權搖了搖頭,他說道:「不,以後的天下將是火器的天下,如今你已經懂了如何指揮火器部隊,這對齊王來說很有用處,而我現在根本跟不上如今的戰場形勢了。」

二人相互爭執的時候,三皇子和四皇子說道:「都這個時候了你們還推來推去的,再不走,誰都走不了了,我們走了,你們自求多福。」

說罷,三皇子和四皇子帶著數千兵馬向皇家園林的方向而去。

羅宏還想再說,羅權忽然怒道:「不要再說了,這是軍令,大渝國值此危亡之際哪有這麼多兒女情長!必須有人在這裡阻止趙王的兵馬。」

斐濟嘆了口氣,對羅宏說道:「你父親說的沒錯,你現在要保護著其他人安全抵達青州。」

羅宏咬著牙點了點頭,眼中帶著一絲淚光,接著他帶領一千餘名火槍手向皇家園林的方向撤走。

目送羅宏和斐濟眾人離去,這時羅權再次看向皇城,對著身側的炮兵,他喊道:「開炮。」

「轟轟轟……」

隆隆的炮聲中,皇宮的城門終於支離破碎。

羅權舉起了手中的長刀,他高聲喊道:「太子謀逆弒君,殺1

剩下的士兵本來陷入了慌亂,但是在看見羅宏的身影之後他們再次鎮定了下來,軍神羅權尚且還在,他們還有什麼可畏懼的。

一騎當先,羅宏首先沖入了皇宮,這時他想起了當年和蕭文軒征戰天下的時候,他明白這些年蕭文軒漸漸對他有些警惕,但是他依舊感念當年蕭文軒的知遇之恩。

沒有蕭文軒,就沒有他羅權,他不肯走,就如當年一樣不肯拋棄自己的主帥離去。

他不肯走,因為他羅權不會拋棄自己的士兵獨自逃命,他不走同樣是了保住大多數人的性命,希望有一天齊王重振大渝國。

在羅權的鼓舞下,士兵們的士氣再次高昂起來,他們瘋狂地沖向皇城中,為了皇家最後的榮耀與尊嚴。

而此時,碧水閣前內宮禁衛的屍體躺滿了整座石橋。

最後一個禁衛士兵倒下之後,外宮禁衛瘋狂地向石橋衝去,珍妃眾人還未走遠,現在追上去還有希望。

但是當他們向前衝過去的時候,一個人擋在了石橋中央。

看見這個身影,所有的外宮禁衛停下了腳步,他們彼此交換眼神,但是沒有一個人敢對此人動手,畢竟眼前的人可是大渝國的皇帝。

「追啊,追埃」

太子的聲音不斷傳來,瘋狂依舊,眼看珍妃這個籌碼就要逃走他心急如焚。

叫喊著的時候,他看見了獨自立在中間的蕭文軒,眼中閃過一絲怨毒,他徑直走上前去。

「父皇,你為什麼不逃,莫非你已經知道自己活不過今天了?」太子的面容扭曲著,笑容陰森詭異。

蕭文軒一陣反胃,忽然又是吐出大口的鮮血,同時全身力氣幾乎都立體而去,他將手中的利劍戳在地上支撐著自己的身體。

「逃?不親眼看著你這個逆子死在朕的面前,朕如何能逃。」蕭文軒厲聲道。

太子冷笑道:「父皇,你是明知逃不掉吧,吳太醫估計什麼都和你說了,不過幸虧我發現的及時,不然他又能讓你多活上幾日。」

「你這個逆子。」蕭文軒再次劇烈咳嗽起來,吳太醫在他中毒之後拼著性命告訴他中毒之事,同時也將毒發的時間一併告訴了他。

正因為如此,他今日才會決定留下,因為估算著日子,他的性命也不過就在這一兩日,而今天他吐血的次數大增更證明了這點。

「父皇,你不能怪我,我等這個皇位等的太久了,現在我已經三十有餘了,可如今母后又誕下了十三弟,若是你改了主意立他為皇子,兒臣這皇位就再也沒有希望了,你不能怪我,這都是你逼我的。」太子大叫著,狀如瘋魔。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蕭文軒悲戚地自言自語,太子終究是因為十三皇子走上了這條路。

深深吸了一口氣,他說道:「但是你真的以為能夠登基為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