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二十三章 隕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二十三章 隕落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石橋上,太子和蕭文軒相對而立。

蕭文軒的話讓太子大怒,他吼道:「只要你死了,我便是大渝國的皇帝。」

「不,你不會是大渝國的皇帝,你不過是趙王的棋子,從十三皇子誕生的時候他就在利用你對皇位的渴望得到他要的至高權利,如今趙王帶著他的人馬到了,下一個死的就是你,逆子,你毀了大渝國,毀了皇家的一切。」

說到憤怒之處,蕭文軒的臉色猛然變得漲紅起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才是皇上,趙王也得聽我的,我不會再相信你的話。」太子搖著頭,忽然抬起手中的利劍刺向蕭文軒。

外宮禁衛在這一刻驚恐地看向了太子,弒君一幕在他們眼前上演。

鮮血順著冰冷的劍鋒流下,蕭文軒一大口鮮血噴子太子的身上,這一刻蕭文軒的眼中忽然露出一絲解脫。

他沒有逃走不是僅僅因為中毒已深,無力回天,更多的他是對自己的自責,若不是他擁護太子,如今也不會走到如此境地。

若不是他對趙家的縱容,趙王也不會一天天坐大,驕橫,若不是他當年的猜忌,寧王和康王也不會身死導致皇家衰弱,更不會蠻族佔領燕雲十六州之事。

「朕對不住列祖列宗,對不起忠心耿耿的大臣,對不起朕的子民。」生命在一點點流逝,蕭文軒的心中悔恨交加。

在一口鮮血噴在太子身上之後,蕭文軒用盡全身的力氣揮劍砍向太子。

此時太子被蕭文軒的鮮血驚到,當他回過神來只見蕭文軒的一柄利劍砍向他,大驚之下他立刻閃躲起來。

但是因為相距太近,他躲閃已經來不及,一聲慘叫響起,太子抱著胳膊慘叫起來,他的一隻胳膊被蕭文軒砍落在地。

「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1劇痛讓太子徹底陷入了瘋狂,他一腳踢向搖搖欲墜的蕭文軒。

這時的蕭文軒再也支撐不住,他的意識漸漸模糊。

「打死你,打死你1太子還不解恨,用盡全力踢著蕭文軒的身體,但是忽然而來的一陣槍聲讓他猛然驚醒。

他看向槍聲來源處,只見外宮禁衛在火槍兵的一輪輪射擊下不斷倒下,而羅權正向他這邊看來。

見到這一幕,太子大驚失色,他對傻道:「你快去點燃烽火。」

「是,殿下。」親衛得令立刻向東宮跑去,不多時一道煙霧升上了天空。

正向皇宮悠然而來的趙王看見烽火頓時大喜,他說道:「太子已經點燃了烽火,蕭文軒死了,立刻殺向皇宮將叛逆一網打荊」

「是。」趙王身後的將領立刻帶著騎兵沿著朱雀大道向皇宮衝去。

而這時宮中,在火槍兵的進攻下,外宮禁衛紛紛潰散,太子見狀也是跟著禁衛向東宮逃去。

看見石橋上穿著龍袍的蕭文軒,羅權縱馬沖了過去。

「皇上,皇上1

羅權在蕭文軒面前跪下,輕輕搖晃著蕭文軒。

似乎聽到了羅權的聲音,蕭文軒迴光返照一般睜開了眼睛,他突然一把握住羅權的手,說道:「朕對不住你,對你如此猜忌,沒想臨死之前看見了卻是你。」

「皇上。」羅權聲音哽咽。

蕭文軒握住羅權的手更緊了,他繼續說道:「如今天下能夠力挽狂瀾之人非齊王莫屬,朕已經立下遺詔讓他繼承大統,你當如同輔佐朕一般輔佐他,還有,朕不願嬪妃,皇子和公主遭受凌辱,若是他們不能逃走,你便殺了他們吧。」

「是,皇上1羅權重重點了點頭。

說完這句話,蕭文軒閉上了眼睛,他了解羅權,若是沒有這最後的命令,他必然死戰不退,但是他不願意如此肱骨之臣也隨自己而去。

深深看了眼蕭文軒的,羅權突然站了起來。

此時的宮中已經大亂,嬪妃,皇子,公主們亂作一團,有些嬪妃跟著珍妃向皇家園林的方向逃去,而有些嬪妃則是嚇得嗚嗚哭泣,不知道怎麼辦?

看見這一幕,羅權嘆了口氣,他下令道:「立刻保護皇子和公主向前往皇家園林。」

「是,將軍。」

此時羅權的軍隊中混合著火槍兵,私兵和一些城內的左右武衛士兵,趙王的到來還是讓很多士兵明白過來。

但是此時大勢已去,城牆,宮牆還在太子的手中,源源不斷的騎兵正在進入長安城,現在他聚集起來的士兵不過七八千人,大部分的士兵逃散了。

跟隨著羅權,士兵們在皇宮中搜索著皇子,公主和嬪妃,凡是願意跟著他們離去的人都一同向皇家園林的方向而去。

而這時皇家園林中,密衛已經完成了熱氣球加熱的準備,而斐濟等人一眾主戰派的大臣也都帶著家眷趕到。

羅權帶著士兵出現讓他們大喜過望。

「大將軍,你們快帶著人前往長安碼頭,此次停靠在長安碼頭的青州商船全部接到了殿下的命令,你們上了船就安全了。」李三說道。

羅權看著熱氣球說道:「難道不是乘坐這個嗎?」

「大將軍,這兩個熱氣球只是在情況最壞的時候使用的,現在計劃實施的很順利,沒有必要,現在我們要使用它誘敵。」李三說道:「真正的逃跑辦法還是船。」

羅權點了點頭,看來密衛有兩套方案,這熱氣球不過是最後的手段,而且恐怕目的只是為了救珍妃,而這船舶則是第二套方案,那就是救出大部分逃離的人。

「羅權,我還以為見不到你了。」斐濟忽然笑道,他說道:「快走吧,珍妃已經上船了,剩下的就是我們這些人。」

羅權點了點頭,「皇上留下遺詔立讓齊王繼承大統,又命我保護公子和公主,我就只能留著這條老命了。」

「齊王。」,斐濟點了點頭,「這種情況下做出如此抉擇也是最後的明智之舉了,只是即便有了遺詔也沒多大用處了,大渝國四分五裂已經無法避免了。」

「你說的沒錯,異姓藩王等著皇室衰微已經等了太長時間了,現在他們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地自立了。」羅權一聲長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