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二十四章 太子的下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二十四章 太子的下場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熱氣球順著風向飛起往北而去。

李三望了眼天上的熱氣球轉身順著皇家園林的小路向長安碼頭而去。

這些日子他沒日沒夜的籌劃著撤退的路線,現在自己的辛苦沒有白費,下了山,他和剩下的密衛一同趕往碼頭。

這時碼頭上的士兵,官員,嬪妃,宮女大部分已經上了船,而一部分商船在他沒有來之前就向青州而去。

現在碼頭上停的是最後一艘商船。

望了眼天上的氫氣球,李三帶著密衛們登上商船,在船工的號子聲中,商船順著黃河的急流向下游飄去,只要他們上了船,以黃河的寬闊趙王的騎兵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離去。

不過了防止被大規模的騎兵圍追堵截,他還是讓氫氣球起飛,在氫氣球上有密衛成員換上了珍妃的衣服,他們負責誘導趙王的追兵。

在李三等人登船的時候,趙王的兵馬已經完成了對長安城的合圍,皇宮門前,趙王和趙元良騎著馬從正門大搖大擺地進入了皇宮。

「父王,沒想到有一天我們可以騎著馬進入皇宮。」,趙元良望著皇宮內巍峨建築說道。

趙王聞言開懷大笑,「哈哈哈,從今以後我們都可以騎馬進出皇宮了,不僅如此,我們還可以在宮中居祝」

「父王說的極是,不過在這皇宮中居住怎麼沒有美人相伴,兒臣這就為父王在這皇宮中抓幾個美人過來,畢竟皇宮之內佳麗三千,可謂彙集天下美人。」

趙王越發高興了,他對趙元良說道:「還是你最了解我的心思,不只是美人,這長安城十分富庶,正可以為我們提供鍛造火槍的錢財。」

「是,父王。」趙元良勒馬帶著一對騎兵沖向了皇宮內院。

正在這時,東宮方向一隊禁衛和太子向這邊走來,見到趙王,太子十分欣喜,現在他的傷口已經被把包紮過,忍著劇痛,太子說道:「趙王,你可終於來了。」

趙王騎在馬上,一點沒有下來的意思,他看向石橋上蕭文軒的屍體說道:「皇上被你殺了?」

「當然,整如當初的計劃一樣。」太子咬著牙說道,「現在皇上已經死了,我馬上也要該稱朕了,這次趙王護駕有功,我一定會大大獎賞趙王的。」

「是嗎?那倒是要多謝太子了。」趙王淡淡說道,接著他對左右將領說道:「太子弒君篡位,來人,將如此狼心狗肺之人拿下。」

太子的笑容一瞬間僵硬了,他不敢置信地看著趙王的士兵向他走來,他急聲道:「舅舅,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弒君篡位乃是死罪,老臣對皇上忠心耿耿,自然是要替天行道。」趙王朗聲道,一副義正言辭的模樣。

這一刻太子即便再傻也明白了,他嚇得臉色蒼白。

「叮叮噹噹。」就在太子遲疑不定的時候,太子的身後響起一陣兵器落地的聲音,太子身後的禁衛全都丟下了冰刃。

為首的禁衛將領說道:「殿下,弒君之事和我等無關,這都是太子一人所為,趙王饒命。」

「嗯,只要你們能為本王效力,本王免你們無罪。」趙王哈哈大笑。

太子前有斷臂之痛,如今又擔上了弒君的罪名,這一刻他的身體劇烈地顫抖著,恐懼在他心中快速瀰漫,這時他響起了蕭文軒的話。

趙王是不可能讓他當上皇帝的!

這一刻他終於明白一切都是趙王的陰謀。

想到這,他完全陷入了絕望,為了求生,他涕淚橫流地說道:「舅舅,我可你的外甥呀,舅舅,求你饒了我吧。」

趙王不為所動,他對將領們說道:「還愣著幹什麼,將太子押入大牢等待新帝登基后裁決。」

「是,殿下。」

一眾虎狼般的士兵立刻蜂擁上前將太子抓住向外押去,路上太子哭喊著,但是沒有任何人同情他。

這時趙王問一眾禁衛說道:「皇后和十三皇子在什麼地方?」

「殿下,皇後娘娘和十三太子都在東宮之中被嚴加看管。」禁衛將領說道。

「帶本王過去。」趙王說道。

禁衛們點了點頭,起身帶著趙王向東宮而去,在禁衛的引領下,趙王到了東宮中的一間偏殿。

「殿下,皇后就在這裡。」

趙王點了點頭,遲疑了一下,他推開了偏殿的門。

「婉容。」

偏殿中,趙皇后正抱著十三皇子在低低唱著一首歌曲,聲音悲戚。

門外的動靜讓她抬起頭來,看見來人的面容,她忽然冷笑起來,「原來是趙王,恭喜趙王殿下,這麼多年籌謀再今天終於實現了。」

趙皇后的冷漠讓趙王心中一陣難受,他說道:「婉容,你為何要這樣對我說話,我們可是一家人。」

「一家人?」趙皇后冷笑起來,「既然你來了想必是皇上一定死了,太子沒有跟來,想必是被你以弒君之罪關押起來吧,你來這裡又豈是為了我,而是為了我懷中的十三皇子吧?」

被趙皇后全部說中,趙王的臉色有些僵硬,他說道:「婉容,你和蕭文軒不過是夫妻,可是我們才是血肉骨親,如今我們趙華得了天下,難道你不高興嗎?」

「我該高興嗎?」趙皇后眼中帶著仇恨,「我的夫君死了,兒子也馬上要死了,懷中的嬰兒不過淪為你的傀儡,將來同樣生死未知,你卻問道高興不高興。」

趙王一窒,他說道:「婉容,為了這天下,一切都是值得了,我知道你失去的很多,但是你卻為趙家族人換來了至高的皇權,等十三皇子大了一些,我便讓他禪位於我,我保證不會殺他。」

「你休想。」趙皇后的眼睛忽然變得赤紅,她猛地舉起了懷中的嬰兒,「我就是摔死他也不會讓你的奸計得逞。」

趙王一驚,他立刻緊張地說道:「婉容,你這是何必,難道你真的忍心將自己的親骨肉害死嗎?我答應你,不讓他禪位,輔助他為皇帝可好?」

趙皇后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相信你,你休想得到皇位,你只會是大渝國的亂臣賊子。」

說罷,她猛地將懷中的嬰兒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