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二十五章 青州議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二十五章 青州議論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ps:還有兩章稍晚一點。

「嘎嘎……」

一陣嬰兒哭泣聲忽然響起,正要摔下嬰兒的趙皇后忽然遲疑了一下。

母性讓她的心一陣不忍,就在這時,趙王抓住了時機,突然伸手抓住了趙皇後手中的十三的皇子。

趙皇后大驚,但是這時已經晚了,趙王的力氣很大,根本不容她去搶奪。

將十三皇子抱在壞中,趙王的臉色猛地冷了下來,他對一眾侍衛說道:「看住皇后,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見她。」

「是,殿下。」黑色盔甲的士兵立刻將偏殿的門關上,只留下趙皇后聲嘶力竭的哭聲。

趙王走到門外,對身後的將領說道:「你現在立刻去城中為十三皇子找一個乳母,不得延誤。」

將領抱拳應了聲,帶著一隊人馬離去。

這時,又一隊騎兵在他面前停下,一個將領從馬上下來說道:「殿下,珍妃等人估計坐著天上的東西跑了。」

趙王這時抬頭看向天空,之間兩個巨大的物體從天上緩緩飄過,在巨大球體的下面籃子里是一些穿著精美服飾的婦人。

「這想必就是元良口中的熱氣球吧,哼,這齊王倒真不一個簡單的對手,不過元良說過這熱氣球飛不了多遠,你現在立刻帶著一隊人馬去追。」趙王望著天上的氣球說道。

將領領命而去,不多時又一個將領回來彙報,說道:「殿下,長安碼頭有青州商船離去,碼頭上的人說這些商船運了不少士兵和官員離去。」

「青州商船。」趙王的眉頭皺了起來。

現在他對蕭銘的態度有些複雜,因為目前趙地的火槍和火炮都是從青州購買的,這次齊王派人前來救援,若是得罪太深,這軍火生意自然是沒法做了。

不過想到如今他們已經掌握了火繩槍的鍛造方法,加之這次又俘獲了不少長安城的火炮,於是他說道:「你們同樣派出一對人馬沿著河岸去追。」

「是。」將領領命而去。

這時趙王看了眼熱氣球,又看了眼碼頭的方向,不禁有些遲疑,他現在有些拿不準這珍妃到底是跟著船走了,還是跟著熱氣球走了。

只是如此一來他派出的追兵只能兵分兩路追擊。

又看了眼熱氣球,趙王向石橋走去,蕭文軒死了,但是在十三皇子登基之前必須為蕭文軒舉行國葬,這是皇家的禮儀不可廢。

而在國葬之後他們才能夠舉行登基大典,當十三皇子扶上皇位開始他對大渝國的統治。

對於這些繁雜的禮儀他自然是懶得過問,不過他已經派人將長安的官員召集起來,有這些人,蕭文軒的葬禮就能順利完成。

想到馬上就能夠控制長安,趙王的臉色變得越來越愉悅。

而在此時,承載長安城逃亡的青州商船已經順著急流走了很遠的距離。

遙遙望著長安城中的烽火,羅權和斐濟心情複雜。

「此真乃國難,大渝國之恥辱。」斐濟神情難過,語氣有些低沉。

羅權的心情同樣低落,他對斐濟說道:「如今事實如此,再多的扼腕嘆息都沒有用,你現在還是想想到了青州如何和蕭銘說這遺詔的事情吧。」

「不止如此,這麼多朝臣跟著過來,到了青州也是一個問題。」斐濟搖了搖頭。

羅宏這時說道:「殿下最近剛剛通過政務改革,這封國內的官位空缺很大,說不定殿下倒是很歡迎,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羅權問道。

「在青州的時候羅信和我說過,其實殿下不反感青州之外的官員,但是想要在青州的官場任職就必須在博文學院學習,而且通過相關的考試才行。」羅宏說道。

斐濟點了點頭,「這個玥兒倒是和我說過,既然入了青州,自然要入鄉隨俗,何況現在的殿下馬上就要變成陛下了。」

說道這個,三人的神色有些陰鬱。

羅權說道:「如今趙王佔據了長安,必然會扶持十三皇子繼位,若是如此陛下的遺詔豈不是沒用了。」

「不僅如此,當年陛下讓齊王簽下的投名狀還在御書房,趙王更是可以拿著這個昭告天下,不承認皇上現在的遺詔。」

羅宏則是說道:「其實遺詔不遺詔已經沒有什麼意義,現在天下大亂,各自為政,即便沒有遺詔,齊王也是皇家正統血脈。」

「嗯,你說的不錯,現在這個情形說遺詔是真也是假。」斐濟說道,「等了青州,我們和齊王商議此事再說。」

三人說話的時候,長安大亂的消息迅速向大渝國各處傳遞出去。

這次三皇子和四皇子各自逃亡,逃亡的路上他們將太子謀逆的消息宣揚出去,一時間皇家土地上的百姓人心惶惶。

而李三的消息在密衛的八百里加急下三天之後就抵達了青州。

當打開來自長安的密信之後,蕭銘的心中一陣波瀾起伏——大渝國亂了!

「殿下,怎麼了?」

龐玉坤,展興昌,牛等人都在齊王府中,蕭銘神色的變化被他們看在眼中。

蕭銘將密信交給了龐玉坤,「你們自己看吧。」

三人聞言立刻湊在一起看了起來,當得知太子弒君,趙王帶著玄甲鐵騎和蠻族騎兵進入長安城之後,三人同時交換了一個眼神。

他們不僅沒有驚慌失措,龐玉坤則是對蕭銘說道「殿下,以趙王的秉性,他必然不會讓太子登基,恐怕十三皇子要淪為趙王的傀儡,如此一來,我們完全無需聽從朝廷的調令。」

「沒錯,此時之後恐怕不僅我們這麼想,無論是魏王,雍王還是其他藩王,他們都不會再聽從朝廷的號令,以前他便和朝廷貌合心離,現在自立恐怕只是時間問題。」展興昌補充道。

牛是個軍人,一向是直來直去,他說道:「如今對殿下來說是個機會,天下大亂之際正是時勢造英雄之時。」

龐玉坤和展興昌的話都比較委婉,但是牛的話就很直白了,明著說就是讓蕭銘拉山頭,自己當大王了。

「目前長安之事還未明朗,等李三回來我們再議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