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二十七章 廣積糧,緩稱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二十七章 廣積糧,緩稱王(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熾熱的陽光烘烤著大地。

不同於往日,青州碼頭今日因為來自長安的商船而忙碌起來。

這次從長安逃到青州的百姓有七千餘人,這麼多人都需要安置在青州城中,在蕭銘跟著斐濟和羅權向青州城而去的時候,龐玉坤帶著青州官員負責起這些官員在青州的衣食住行。

此時通往青州城的水泥官道上,三輛馬車正在疾馳,廬泥道路的清脆聲音讓斐濟和羅權同時探出腦袋看向地面。

「這想必就是青州的水泥路吧,馮侍郎曾經說過,果然名不虛傳。」斐濟說道。

羅權也點了點頭,「這青州似乎剛下過雨,這水泥路一點都不泥濘,簡直比長安城的石子路還要乾淨。」

斐濟聞言點了點頭,接著他看向入城的百姓,在百姓的身上都穿著乾淨整潔的衣服,百姓們的面容也都紅潤豐滿,顯然這裡的生活不錯。

入城之後,斐濟的眼睛更是閑不下來,他發現青州城中的商賈格外的多,而這種商賈的密集程度儼然已經超越了長安城。

而這些商賈馬車上拉著的東西更是千奇百怪,除了一些拉著馬車的大商賈,還有一些挑著擔子的游商在青州的民坊間穿梭。

一些號子從游商的口中傳出,被吸引來的城中百姓似乎也並不吝嗇手中的銅錢。

同時,在街道上還有一些穿著綠色長衫,配著腰刀的人,這些人不是士兵,因為在他們的胳膊上著一個「警」字,而不是「兵。」

這些穿著警字服裝的人來回在街道上游弋,一些蹲在角落的閑漢看見這些人都很畏懼,似乎他們是洪水猛獸一般。

除了這種穿著奇特服飾的之外,他還看見了四五種穿著奇特服裝的人,因為他和羅權乘坐一個馬車,他只能將這些疑問壓著,等待去問蕭銘。

馬車在城中繞了一段路,接著在街道前的一個府衙停下,眾人下了馬車。

「斐中書,羅將軍,請1蕭銘對二人說道。

羅權和斐濟猶自被青州的景象震撼著,轉過頭,他看向了對面的青州商會,此時很多商人在商會進進出出,十分喧鬧。

「殿下,下官以前只能在報紙上了解青州,今日一觀,心中震撼不已。」斐濟嘆息一聲。

羅權同樣說道:「沒錯,這次到了青州怎麼感覺這不是大渝國了呢?」

「二位,這青州的奇特之處你們自會有深刻的了解,畢竟以後你們就要生活在這裡了,今日二位還是說說這長安之亂吧。」

說到這個,斐濟說道:「殿下,在臨行之前皇上將遺詔交給了珍妃娘娘,遺詔中皇上決意立殿下為太子,如今皇家駕崩,國不可一日無君,望殿下在安置大臣之後,擇日登基為皇。」

「遺詔1蕭銘吃驚不小,珍妃在上馬車前的確提到了什麼遺詔,只是蕭銘說等他回去再說,珍妃便沒有再說,只是他怎麼也想不到在最後時刻,蕭文軒會把皇位給自己。

只是現在給他還有個什麼用,如今長安被趙王佔據,必然下面十三皇子就會被立為皇帝,即便這時自己拿出遺詔恐怕也會被趙王等人說是假的。

不過對他來說這遺詔也不是完全沒有作用,在這個時代凡是講究師出有名,現在有了遺詔在身,他就是大渝國的皇子,他打誰都佔了法理,當然別人願不願意挨揍就另說了。

羅權補充道:「殿下,皇上去之前也和老臣說過這遺詔之事,不會有錯的,望殿下能夠起王師征討趙王以平定趙王之亂。」

斐濟聞言眼睛轉了轉,他對羅權說道:「此次趙王入京並不簡單,不要忘了趙王軍隊中的蠻族騎兵,在下官看來,趙王一定向蠻族借了兵馬,認賊作父。」

蕭銘的心頓時一沉,如果加上蠻族,現在大渝國的形勢就越發複雜了,他說道:「本王雖然也想立刻起兵討伐趙王,但是如今大渝國內的形勢似乎並不明朗,若是其他藩王也有異心,本王該如何處之?」

這話讓羅權沉默了,他只顧一時口舌之快,倒是忘了現在蕭銘面對的形勢,他說道:「殿下,是老臣莽撞了。」

斐濟這時沉吟著說道:「殿下是不是在擔心魏王和雍王?」

「嗯,沒錯,魏王和雍王的封地都和本王的封地相連,如果此時本王起兵前往長安,後方空虛,這時二人來犯,本王將一敗塗地。」蕭銘說道。

現在蕭文軒死了,魏王和雍王肯定有自己的心思,他可不會相信這二人,畢竟自己被魏王坑過,也見識了雍王的無恥程度。

斐濟點了點頭,「殿下所說極是,為今之計,殿下當加強各州守備,靜待變化,同時當邀請魏王和雍王商議這長安之亂。」

「只怕二人不會來。」蕭銘的眼神閃爍,現在這種情況魏王和雍王怎麼可能會來他的封地,這就如同他不會前往二人的封地一樣,在他看來現在頂多相互派遣使者。

斐濟略微思索便明白了蕭銘的意思,他嘆了口氣,正如他預料的一般,現在所有藩王都會相互猜忌。

蕭銘繼續說道:「而且此次戰事一起,本王的貿易損失很大,最重要的是失去了朝廷的糧草支援,而且說不定接下來還會有大批的難民湧入,這都會對青州的糧食造成嚴重的威脅,在沒有獲得穩定的糧食供給之前,本王不會輕易出兵。」

在得到來自長安的消息之後,蕭銘和龐玉坤等人便商議過了,總體來說他們會盡量在前期避免加入戰爭,而是要趁著戰亂大賣武器積累物資以用來支撐工業的發展和軍隊的整備。

這種策略類似於米國二戰時期的孤立主義,他現在不會愚蠢到因為有了遺詔就打雞血一般發動所謂的「正義之戰」,對他來說有沒有遺詔都是一樣的,因為他要當皇帝。

而這個皇帝不是遺詔中的一個頭銜,而是切切實實的整個大渝國,所以為了得到天下,廣積糧,緩稱王是有必要的。

他可不想此時成為眾矢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