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三十九章 戰前籌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三十九章 戰前籌備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李三回憶著腦中關於彭州的情報。

蕭銘有心要征討彭州,作為收集情報的密衛自然要先行對彭州進行探查。

而自從他擔任密衛統領以來他也漸漸接觸到其他藩王手中的眼線,不過他總體來說,他對自己建立的密衛很有自信,畢竟他們有很多經典的書籍學習。

這兩年,他們在實踐中學習已經建立一套成熟的內部組織,同樣也培養出了一些優異的密衛。

「殿下,這彭州周邊多山,彭州城基本處於殿下常說的盆地地形當中,在下官看來由於多山,這大規模的軍隊很難在城外集結布陣,難以對城市造成威脅而且,這彭州城外有汴水,泗水兩條河流交匯之後向南流入,現在這兩條河流成了彭州的天然護城河,總體而言,這彭州兩側是山,北面是水。」

蕭銘聞言皺了皺眉頭,這李三說的倒是他科技庫中徐州地理位置相吻合。

在歷史上,汴水和泗水這兩條河流長期受到黃河侵奪,因為徐州周邊山地的限制,河道也一直非常穩定,這汴水從西而來,泗水則是從蕭銘的封地流入彭州城附近。

現在這兩條河流對彭州城而言既是護城河,也是航道,大渝國途徑彭州城的運河就是借道汴水和泗水河道,如今青州商會的商船南下也得路過此地。

簡單來說,沿著泗水可以北上齊魯,直達幽州,沿著汴水可以南下金陵,揚州,甚至可以進入長江抵達楚王的封地,從西則可以抵達長安,洛陽等關中地區,其位置可以說是連接南北東西的樞紐。

正是由於這個原因,蕭銘在魏王拒絕結盟之後第一反應便是拿下彭州城,畢竟這種易守難攻,又是交通樞紐的地方在魏王手中實在噁心,因為這意味著他將時刻面臨魏王捅菊花的風險。

而他若是拿下這個地方則等於是撕開了魏地的門戶,從此魏地一馬平川,任他馳騁,輕鬆轉守為攻。

「殿下,這彭州城除了地形易守難攻之外,民風也是極為彪悍,彭州人驍勇善戰不輸給齊地百姓,而且彭州城內駐紮著五萬精銳,這些士兵俱都是彭州本地百姓,軍中將領也多來此彭州當地的豪門大族,在加上這些大族的私兵,彭州城內的兵力不是個小數目。」李三越說越擔憂。

這彭州城易守難攻不說,城中的軍隊也不是弱旅。

「彭州自古乃是兵家必爭之地,士兵強悍本王也了解,正因如此,本王更有拿下彭州的必要,否則若是趙王同蠻族來攻,本王必將腹背受敵。」蕭銘的神色堅定。

李三面色凝重地點了點頭,蕭銘這麼一說,他感到這彭州城真的很重要。

頓了一下,他繼續說道:「殿下,下官還了解了一下當地豪門大族的情況,這彭州城的第一大族乃是糜家,現在糜家家主的長子糜文義正是魏王府長史,除此之外,這第二大家族乃是呂家……」

蕭銘一邊聽著,一邊點頭,李三對彭州城的消息掌握的很詳盡,現在他對彭州城可謂是十分了解了。

「你將這些情報全部彙集成冊,另外,本王需要一個詳細的彭州城地形圖。」蕭銘沉吟了一下,正所謂知彼知己百戰百勝,在戰爭來臨之前他必須掌握詳細的資料。

不過這只是其中一部分工作,他對李三說道:「當地的豪族是如何看待本王的?」

「和殿下想的一樣,彭州的豪族對殿下的敵意很大,常常有不敬之言,這也是下官擔心的,如果殿下攻擊彭州城只怕這些當地大族會拚死抵抗。」

蕭銘苦笑一聲,當年為了剷除羈絆青州的豪族他是下手狠了一些,現在他當年的而行為成了這些豪族眼中大逆不道的惡舉,不過即便如此,他依然沒有後悔當時的決定。

大渝國在這些名門大族的統治下麻木了太久,如果不能夠徹底剷除這些毒瘤,他們則會繼續吸大渝國的血。

想到此,他心中便有了決定,於是他對李三說道:「豪族如此,百姓呢?」

「百姓對殿下倒是很稱讚。」李三笑道,這件事他也很得意。

「那麼能否讓密衛鼓動百姓作亂。」蕭銘問道。

李三來時就明白蕭銘找他的重點便是這個,他說道:「回殿下,這件事很難,百姓在豪族的欺壓下生活了很久,或者說當地的百姓已經成了豪族的附庸,在不確定殿下能夠攻破彭州城的時候,他們不敢貿然行事。」

「嗯,既然如此,在本王進攻彭州城的時候你再次嘗試一下。」蕭銘說道,李三既然這麼說了肯定是收買一些人。

他不指望這些人能夠決定戰爭的勝負,但是若是能讓彭州城的軍隊分心也是不錯。

掌握了詳細的情報,蕭銘讓李三回去。

三日之後,李三再次返回,這時他將一份彭州城完備的地形和軍隊部署圖交給了他,而他則是讓器械司的匠人連夜製造了沙盤。

隔日,他召集了參與此次攻城的將領觀摩彭州城地圖並且制定詳細的進攻計劃,這麼重要的戰爭他可不想出什麼紕漏。

和蕭銘一樣,當牛等人看了地圖之後頓時皺起了眉頭。

「殿下,這彭州城看來是塊硬骨頭,我們只能從正面進攻彭州城,而且彭州城前面的土地狹窄,十分不適合士兵們的線列隊形。」牛分析道。

羅信則是直接說道:「彭州城既沒有火炮也沒有火槍隊,魏王看來把購買的裝備當是看家寶貝了,既然如此,我們就採取進攻山海關的辦法,臼炮拋射石灰彈,炸藥破城。」

「羅信說的對,直接火炮上。」魯飛的脾性一直沒變,直接而乾脆。

牛哼了一聲,他說道:「說的簡單,這彭州城外可是一條很寬的護城河,你倒是說說怎麼埋炸藥。」

羅信剛才沒有仔細看沙盤,這時才看見,頓時嘿嘿傻笑起來。

牛這時轉向蕭銘,殿下:「末將倒是有一個辦法,請殿下調集兩至三艘戰艦前來助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