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四十四章 那就生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十四章 那就生吧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如霜如雪的月光下七人依次通過望遠鏡觀看了天上的月亮。

面對這個結果,除了黃燕青之外,其他六個人都是臉色極為難看,一番猶豫之後其中五個人選擇了離去,只留下黃燕青和閆正一二人。

面對這個結果蕭銘還能接受,事實上在他來之前也對黃燕青此人比較看好,因為黃燕青的哥哥也在博文學院中,一直受到他哥哥的影響,而且這兩天他的哥哥黃明翔還被林文濤選去了實驗室。

這個在物理學院中表現突出的人對自己家庭的影響必然很大,不過不同於黃明翔,黃燕青對物理倒是不感興趣倒是一直對天上的星星很有一種好奇心。

因此在看見報紙上的消息之後他到了博文學院中,而且讓蕭銘欣慰的是,這個黃燕青似乎也有接受新事物的勇氣。

只是讓他不理解的是閆正一這個老神棍居然留了下來。

「殿下,草民可被這占星卜卦害慘了,若不是因為草民年輕的時候不喜詩書,專好看這些星象相術,草民也不會如今一大把年紀還在街頭為人擺攤算命,今日若不是殿下點醒,草民還以為這月亮住著嫦娥玉兔,原來這上面什麼都沒有,就是一堆坑。」閆正一老淚橫流。

這閆正一的年紀在大渝國說起來已經很大了,儘管他身體看起來很硬朗,但是歲月不饒人,還是能夠看出他行動上的遲緩。

他一生潦倒,無兒無女,是活著一天是一天,現在眼見自己吃飯的本領都是假的,讓自己錯過了年華,不由由愛生恨。

「殿下請收下草民吧,草民一定會細心鑽研,讓百姓們明白地是圓的,而且還繞著太陽轉。」閆正一說道。

正所謂最恨某個職業的,恰恰是干這個職業的,閆正一現在正是應了這句話。

蕭銘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這望遠鏡就交給你們二人了,天文學的書籍就在學堂中,你們可以對照著書籍驗證本王說的一切,本王也等著你們用事實向百姓們證明。」

黃燕青和閆正一聞言俱都點了點頭。

眼見天色越來越晚,蕭銘轉身向外走去,他希望這一老一少能夠給青州帶來的思想上的衝擊,這次戰亂是危機也是機遇,他希望能夠趁此機會普及一些簡單的科學知識,至少讓部分百姓從深度愚昧中走出來。

回到王府已經是八點了,寢殿中的擺鐘正來回輕輕擺動發出「滴答」的聲音,斐玥兒正坐在桌子上前刺繡,見蕭銘回來,她問道:「殿下吃了嗎?」

「在博文學院的時候吃過了。」蕭銘伸了伸懶腰。

這時斐玥兒放下手中的刺繡走上前來,伸手為蕭銘輕輕捏起來,柔聲說道:「殿下這段時間東奔西也要主意身體,這累壞了可怎麼辦?」

「本王還沒有這麼嬌弱,這些事情還是能夠應付的。」蕭銘眯著眼睛享受斐玥兒的按摩,只是一放鬆下來他忽然想起龐玉坤和斐濟白天說的話來。

猶豫了一下,他問道:「斐閣老沒有和你說什麼吧。」

斐玥兒的手這時忽然凝滯了一下,蕭銘心想壞了,這老小子果然從側面使勁了。

果然,斐玥兒說道:「爹爹今天說了姐姐的事情,天子被廢,姐姐也跟著遭了秧,還說趙皇后也被趙王幽禁了,只是後來為了姐姐和姐姐的孩子,趙皇后被逼無奈之下承認了十三皇子登基這事。」

說道這個斐玥兒不免有些傷感,她說道:「爹爹還說,現在姐姐還很危險,若是有個不測,他唯一的外孫就沒了。」

「哎,本王原本以為趙皇后和趙王沆瀣一氣,沒想到趙皇后也是個忠貞之人,只是一步錯,步步錯,若是不是趙皇後為殿下籠絡了這麼多禁軍將領,只憑趙王又怎能輕易入得了長安城。」蕭銘嘆息一聲。

「只怕是趙皇后也被太子蒙蔽了,如今太子這般下場也是罪有應得,只是姐姐卻跟著受罪。」斐玥兒一邊說著又重新為蕭銘捏起肩來,接著她說道:「想當初姐姐當初嫁給太子的時候第一個月便又有了身孕,為何臣妾到了現在都沒有身孕,今日母妃也問起此時,臣妾心中惶恐,殿下,這延綿子嗣乃是一個女人的重任,是不是臣妾不能……」

「不要胡思亂想,這是本王的問題。」蕭銘嘆了口氣,這說來說去終究是繞到這個問題上了,看來斐濟不光是在斐玥兒這使勁了,還在珍妃處使勁了。

「殿下的問題!這可如何是好。」斐玥兒捂住了嘴,「殿下,這次從長安跟過來不少太醫,是不是要讓他們為殿下把把脈。」

「不必了。」蕭銘一臉的鬱悶,他可不是不孕不育,身為一個現代人他還不會算日子嗎?想到這,他向斐玥兒解釋了一下。

斐玥兒一愣一愣的,這才明白是蕭銘故意而為之。

「總之,本王也是為你好,畢竟那時你年紀還小,不過本王也想過了,龐首輔和斐閣老的話也有道理,正逢亂世,本王若是有個萬一他們該繼續追隨誰?若是有了子嗣,他們也就吃了定心丸,至少封國不會亂,這也是穩定人心。」蕭銘說道。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王八之氣,一怒一下全世界臣服的事情,事實上他手下的每個將領,每個士兵都有自己的想法。

這麼多人死心塌地跟隨他不就是為了將來能有一個太平天下,他們能夠過上舒服的日子嗎?

所以,在回來的路上他便想通了這件事,而事實上他的年紀也不小了,也該誕下子嗣,延綿血脈。

「殿下終於想通了。」斐玥兒從蕭銘的身後轉到他的身前,面露笑容。

「若是本王想不通,估計以後他們兩個會每天跟在本王身後念叨。」蕭銘站了起來,這時他忽然將面前的斐玥兒橫抱起來,惹得斐玥兒一陣驚呼。

「殿下,你這是要做什麼?」斐玥兒的臉上有一絲暈紅。

「當然是綿延子嗣。」蕭銘朗聲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