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四十五章 兵臨城下(補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十五章 兵臨城下(補更)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布滿黃土的沂州官道上一排牽引著野戰炮的馬車正在緩緩前行。

城牆上,魯飛正拿著望遠鏡注視著這個車隊,他的旁邊是羅信,他們抵達沂州已經兩天了,這時見到最後一批火炮抵達,魯飛重重鬆了口氣,他說道:「娘的,你們炮兵真是屬烏龜的,再不來這花都謝了。」

羅信白眼一翻,「你說話倒是輕巧,這一門炮都是四五百斤,你拉上一個試試。」

「行行行,本將不和你嗦,現在這野戰炮都到了,也該拿下彭州城了。」魯飛說道:「嘿嘿,這次我一定要打一個漂亮的仗,免得被你火器營的將士給看扁了。」

羅信搖了搖頭,自從青州軍裝備火器之後,這時二人第一次獨立領軍,他們明白蕭銘的意思,如今天下大亂,青州可能會遭遇多面的作戰,這時候就需要能征善戰的將領了。

這次蕭銘派遣二人過來擺明是想把魏地方向的戰役都交給二人,對此,二人也是極為興奮的。

二人一路斗著嘴從城牆上下來,此時沂州大營中來自三個州的軍隊正在整合訓練,此次加上火器營步兵一共是兩萬人,再加上後來調撥的五千騎兵,這次進攻彭州的軍隊一共由兩萬步兵和五千騎兵組成,對青州來說,這軍隊的規模已經很大,畢竟去年和蠻族在冀州交戰的時候也不過這個數量的軍隊。

徑直回到營帳,魯飛差人將此次參加攻城的將領叫來。

不一會兒,三十餘名將領彙集在魯飛的營帳中,這時魯飛說道:「諸位,野戰炮都到了,燧發槍和板甲也都發到了士兵手中,可以說如今一切準備就緒,按照當初制郊蘋,我們今日修整一下,明日就順著汴水而下進攻彭州城。」

羅宏點了點頭,「兵貴神速,我們當打彭州城守軍一個措手不及,迅速攻佔彭州城。」

「羅校尉說的不錯,這次我們要兵分兩路,一部分乘船順著汴水而下首先解決彭州城的水師,一部分則是羅信帶隊,從官道出發直抵彭州城下,到時候我們會師一舉拿下彭州城。」魯飛敲了一下桌子。

「是,魯將軍。」一眾將領說道。

此次魯飛領兵出征,蕭銘給他封了一個南征將軍的名頭,並且賜了虎符給他,這一切都是讓他能夠順利統領軍隊。

定下了計劃,一眾將領各自回去準備,隔日魯飛親自帶著三千火槍兵登船順流而下,而羅信帶著五千騎兵和一萬七步兵向彭州城出發。

沂州位於齊地的西南面,距離彭州城不過百里,早上出發,下午的時候魯飛便抵達了彭州城外的汴水河面上。

望著臨水而建的彭州城魯飛發出一聲冷笑,在他看來彭州城的民風雖然彪悍,但是面對火器再彪悍的士兵他會感到害怕。

在三艘戰艦緩緩駛來的時候,彭州城牆上頓時亂成一片,如今魏地和齊地的事情士兵們心中都有數。

這兩天甚至糜家的大公子糜文義也回到了彭州城整軍備戰,可以說彭州城的士兵也一直是著神經,現在這三艘滿載士兵的戰艦一出現,他們頓時明白該來的還是來了。

「敵襲,敵襲。」

城牆上的士兵叫喊著,同時一些士兵迅速到了床弩前將弩對準了不斷向前的戰艦,而一些士兵則是下了城牆彙報此事。

此時的彭州城糜府中,糜文義正在宴請當代的大族宴飲,這次他被魏王指派到彭州城親自守衛城池,所以一到彭州城他就邀請了當地大族,共同商議此事。

正在眾人欣賞歌舞,吃喝玩樂之時,一個將領忽然闖入對糜文義說道:「糜長史,三艘滿載士兵的戰艦出現在城外,恐怕是齊王的軍隊。」

「齊王的軍隊。」

「怎麼來的這麼快。」

「這下真的要打仗了嗎?」

「……」眾人紛紛議論。

糜文義的眼睛眯了起來,他對將領說道:「一共有多少人?」

「戰艦上面一共不到一千士兵,但是末將以為在船艙中一定還藏著士兵,應該在二千到三千不等。」將領說道。

「才三千人,我彭州城守軍便有五萬精銳,各家部曲私兵又何止三萬之數,這點敵兵不足為懼。」宴席上一個老者說道,他正是彭州城第二大家族呂家的家主。

其他人紛紛附和道:「就是,這三千人給我們塞牙縫都不夠,這齊王也太小看了我們彭州了。」

這時一個青年朗聲說道:「糜長史,我彭州水師戰艦三十餘艘,此時何不派出水師將這三艘戰艦擊沉於江中,如此一來來犯之敵豈不是都要餵魚。」

不同於這些當地大族的樂觀,糜文義說道:「諸位切忌不可小看齊王的軍隊,這齊王能在滄州之戰,冀州之戰擊敗蠻族足以說明其軍隊的強悍,此次他們只是派遣這些士兵來恐怕不是自大,而是自信這些士兵就能拿下彭州城。」

這宴席之上還是有一些人很冷靜,聞言他們點了點頭表示贊成。

糜文義趁機說道:「只是如今魏王和齊王交惡,而這彭州城又是兵家必爭之地,現在齊王的兵馬出現在此必然是要奪取彭州城,若是城破以齊王曾經所為之事,我們這些大族還能有活路嗎?」

「三年前這齊王屠戮當地豪族的事情我們可都記得一清二楚,這次他若是攻下彭州城肯定不會給我們活路呀。」

「就是呀,這次我們一定要拚死抵抗才行。」

「沒錯,這城破是死,還不如死守彭州城,現在我便把張家的部曲調集過來。」一個人說道。

「我也去。」

「……」

糜文義面色沉靜,心中卻是鬆了一口氣,他只是一句話便讓當地大族和自己同仇敵愾。

咳嗽了一下,他說道:「諸位,既然如此,還望諸位此次能夠鼎力相助,此次我們糜家將派出全部的部曲家將,誓死不讓齊王得逞。」

「糜長史大義,我們也回去調集部曲,我們倒是看看這齊王的兵厲害,還是咱們的兵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