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四十六章 下馬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十六章 下馬威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青州戰艦甲板之上,魯飛拿著望遠鏡正在觀察彭州城牆上的士兵布置。

當他看見這些士兵手中拿著刀劍之時心中便踏實了一些,因為在這彭州城之上竟然一門火炮都沒有,這樣的布置讓他大膽地讓戰艦沿著彭州城前的汴水河游弋,對他來說只要沒有火炮就沒法威脅到在河水中的三艘戰艦。

「你們怕不怕?」

魯飛玩笑一樣隊身邊的士兵說道,這南征軍中只有滄州軍曾經和上過戰場,萊州和沂州軍大部分士兵都沒有見過血,至於火器營也不過是在長安的時候攻打過皇城,也沒有遭遇過真正的殘酷的遭遇戰。

「不怕。」

魯飛身側的年輕士兵說道,稚嫩的臉孔下這個士兵的年齡不過十六歲。

「嗯,有種的小子,當年本將打仗的時候比你還小一歲,上了戰場你只要想著殺死敵人就不會害怕。」魯飛嘿嘿笑道。

戰艦上的士兵崇拜地看著魯飛,在封國魯飛官職雖然不如牛,但是在軍隊中的名氣卻是響噹噹的,所以得知是魯飛統帥這支軍隊之後,士兵們心中都有些興奮,當年魯飛三千鐵騎殺退蠻兵的事情仍舊是軍中的佳話。

士兵聞言,握著燧發槍的指節因為用力的而發白,接著狠狠點了點頭。

「將軍,要不要給彭州軍隊一個下馬威,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這時,魯飛身後的一個校尉建言。

魯飛點了點頭,「攻城先攻心,這些彭州的士兵根本沒有見識過火炮和火槍,我們就讓他們明白將要面對的是一隻什麼軍隊,現在立刻下令戰艦向城門方向去。」

「是,將軍1

校尉得令,轉身而去,不一會兒,戰艦順著江水開始向彭州城的城門而去。

彭州城內。

得知齊王軍隊來襲的糜文義很快和彭州城的大族達成了共識,此時糜家的酒宴已經散場,各家族長俱都回到家中召集部曲協助彭州軍守城。

糜文義也是換上了一身盔甲向城牆上而去,當他在士兵的保護下登上城牆城正看見三艘戰艦向城門方向而來。

此時他不禁皺了皺眉頭,在他眼中這三艘戰艦造型和三艘商船根本沒有什麼不同,而船上的士兵也不過兩千人左右,難道齊王的軍隊準備用這兩千人在城門前的土地上登陸攻城嗎?

「糜長史,汴河上的索橋已經全部拆除。」

彭州都督糜匡對糜文義說道,這糜匡同樣是糜家的人,因為糜家勢大魏王很是器重糜家,這當地的府衙和軍中多是倚重糜家的人,正因為如此,事實上彭州城的軍政大權事實上是由糜家控制的。

糜文義望了眼空蕩蕩的汴水河面,以前正對著彭州城有一座延伸到對岸的索橋,平時百姓和商賈通過索橋進入彭州城,一旦索橋被拆除,一百多米寬的汴水河便是彭州城的天然護城河。

「嗯,現在立刻讓士兵準備滾石,火油等物防止敵人忽然攻城。」糜文義說道,現在這三艘戰艦在他的眼中十分扎眼。

若是沒有這三艘戰艦齊王的軍隊想要跨越一百米的汴水河抵達城下會很困難,但是現在這三艘戰艦為齊王的士兵提供了便利。

糜匡點了點頭,和糜文義一樣,他同樣心中對這三艘船有些想法,他說道:「糜長史,不如派出呂家的水師直接將這三艘船擊沉,只要控制了汴水河除非齊王的軍隊長了翅膀,否則根本無法攻城。」

糜文義說道:「呂家早就去召集戰艦準備迎戰了,我們現在只要在城牆上看熱鬧就行了。」

「糜長史說的是,只要呂家肯出力,拿下這三艘船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糜匡不屑道地看著河中的三艘戰艦。

糜文義聞言皺了皺眉頭,他有些擔心,他在魏王麾下效力倒是知道齊王有一種帶著火炮的戰艦,當得知出現三艘戰艦的時候他首先震驚,但是現在看見這三艘戰艦,他沒有從上面看見任何火炮。

由戰艦想到火炮糜文義的臉色有些陰沉,魏王從青州獲得的火炮和火繩槍數量很少,如今這些火炮和火器都被魏王留給了金陵城的軍隊,他們倒是一點便宜沒有佔到。

正在他想著的時候,迎著三艘戰艦的方向出現彭州水師的身影,三十艘彭州戰艦正面向青州的三艘戰艦而來。

見到這一幕,糜文義的心中稍安,雖說彭州戰艦的體積不是很大,但是貴在數量多,這些兩層甲板呈現彎月形狀的戰艦上佔滿了拿著刀劍,弓箭的士兵。

彭州水師一出現,城牆上的士兵立刻歡呼起來。

「打他,狠狠地打1

「把他們沉入江中餵魚。」

「殺他們一個片甲不留。」

「……」

這些呼和的士兵不是姓糜,便是姓呂,也有一些屬於其他大姓,屬於彭州城大族中的宗親,這幾年他們同樣受到大族的影響,對北方的齊王充滿警惕。

在彭州水師出現的時候,三艘青州戰艦忽然調整方向,將側面對準了正在駛向他們的彭州水師。

戰艦上,魯飛沒有關注這些來犯的水師,這水上的戰鬥自然有海軍將領來指揮,他負責的是陸戰,當城牆上出現一片歡呼聲的時候,他說道:「線膛槍隊何在?」

「在,將軍。」魯飛身後六十個背著線膛槍的士兵齊聲喝道。

魯飛點了點頭,彭州城門前有一塊百米長的灘地,之後便是汴水,現在從他的位置到城牆上不過一百五十米的距離。

「給本將打幾個下來,看他們誰還猖狂的起來。」魯飛的暴脾氣有些收斂,但還是暴脾氣。

裝備線膛槍的士兵聞言立刻開始裝彈,接著他們將槍口對準了城牆上的士兵。

魯飛拿著望遠鏡在城牆上掃著,當他看見兩個站在一起的將領時突然說道:「你們就打這個方向。」

這次魯飛臨行前,蕭銘特意讓魯飛帶來了這批拿著線膛槍,裝著錐形子彈的士兵,按照蕭銘的話來說,就是打不中,嚇也能嚇尿幾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