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五十三章 金陵地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五十三章 金陵地震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熾熱的陽光烘烤著彭州城,讓人不願意在室外多留。

將賞金的事情交給斐濟之後,蕭銘和眾人到了糜家的正堂,這次彭州城之戰如此順利讓蕭銘也有些意外。

在詢問魯飛和羅信戰役的過程之後他才漸漸明白過來,彭州軍會潰敗如此之快完全是他們根本不熟悉南征軍的戰法,他們依舊採用傳統的作戰方式來對付他的軍隊。

所以在火炮加上火槍的遠程火力下,彭州軍死傷慘重,而這又加劇了士兵的恐懼,導致城門被奪之後彭州城士氣大減。

有鑒於此,蕭銘對魯飛說道:」如今彭州城被我們拿下,魏地將再也沒有天險可守,從此一馬平川,現在你們要以彭州城為據點繼續南下攻城掠地同時補充兵員。」蕭銘沉吟著說道。

這些天他一直在思考著當前的戰略,按照他的計劃他要儘快吞併魏地,如此一來,他就不會側面受敵,能夠一心對付西面的藩王。

「是,殿下。「魯飛躬身說道。

給魯飛下達了命令,這時蕭銘對斐濟等一眾官員說道:「現在南征軍拿下的彭州城,這如何管理便是你們的事情了,這兩天你們便統計一下彭州城的土地和實際人口,將土地分到百姓手中。」

均田地是蕭銘堅持的政策,正是這種政策讓蕭銘得到了封國百姓的支持,斐濟在來到青州之後已經切實感受到了這項政策帶來的變化帶來的益處。

斐濟點了點頭,他建言道:」殿下,除了正常的均田之外,老臣以為還應該拿出部分良田賞給參軍的百姓以鼓勵當地百姓加入南征軍,如此一來南征軍才能夠不斷壯大。「

「嗯,你說的沒錯,這正是本王想的,現在封地已經無法繼續為南征軍提供士兵,只能依靠從佔領的城池中招募,除了拿出一部分良田外,你們還要張貼告示安撫百姓,儘快讓百姓歸心。」蕭銘肅聲說道。

斐濟等一眾官員躬身應是。

說罷,他帶著官員們前往彭州府衙正式接手彭州城及其附近縣村的政務。

……

金陵城。

彭州城大敗的消息伴隨逃亡的豪族傳到了這裡。

當糜文義將前前後後之事盡數告訴魏王之後,魏王端在手中的茶杯墜落在地,而魏王的臉色煞白,身體也有些打晃。

「皇叔0蕭琪見狀立刻上前扶住魏王。

「五萬彭州城精銳加上當地豪族部曲竟然一天也守不住,本王要你們何用?」極速地喘了幾口氣,魏王怒道:」來人將糜文義給本王押下去,明日問斬0

「殿下,不是臣玩忽職守,未戰先潰,實乃是齊王的火槍和火炮太多厲害,將士們雖然以血肉之軀抵擋,但是根本無濟於事。」糜文義大驚失色。

「本王不需要你的解釋,枉本王看重你們糜家,沒想到也不過是一群濫竽充數的爛人,不必言說,彭州城乃魏地門戶,如今丟失魏地再也無險可守,本王若不殺你,其他城池的守將豈不是一個個地效仿你1魏王咒罵道。

「殿下,饒命呀。」糜文義在侍衛的拖拽中哭喊著被押了下去。

蕭琪嘆息一聲,他對魏王說道:「皇叔息怒,當今之計乃是如何保住封國的土地才是,此次蕭銘有備而來,氣勢洶洶,我們不能坐以待斃。「

魏王的肥胖的臉上滿是沮喪,他說道:「彭州城尚且只是一日便被攻破,其他城池又能抵擋幾日?難道天真要亡我?「

」皇叔此時豈是自怨自艾的時候,蕭銘地少人寡,又樹敵眾多,此時大部分兵力都被用來防範趙王,此次雖說彭州失守,但是齊王的軍隊也是損兵折將,沒有一段時間休整是不可能再戰的,趁此時機我們當合縱連橫讓齊王無暇南下。」

「此話怎講?「

「糜文義說齊王的軍隊入城之後秋毫無犯,可見蕭銘其志在天下,此舉乃是了安撫民心,若是如此,齊王在魏地之後下一個目標必然是燕地,侄兒以為此時當派出使者同燕王結盟共同抵禦齊王。「蕭琪說道。

魏王皺了皺眉頭,」只是本王燕王一向交惡,他會答應嗎?「

「若是魏地亡了,燕王機會直接面對蕭銘的兵鋒,孰輕孰重燕王自然心中清楚,魏,燕實力不相伯仲,即便有些摩擦也不能傾覆對方,但是蕭銘可不一樣,他能如此輕易拿下彭州城足以說明他的實力,面對這樣的強敵只有聯手才能抵禦。「

「嗯,你說的不錯,不僅是燕王,本王還要派出使者前往長安,梁國,若是能夠結盟成功,我們便把蕭銘滅了0魏王恨聲說道。

蕭琪點了點頭,躬身說道:」皇叔,侄兒願意擔當出使一責,以報皇叔收留之恩。「

魏王憐惜地看向蕭琪,他說道:」這等這事怎麼需要你親自前往,派遣幾個官員前去便可。「

「皇叔,茲事體大,其他官員前往就怕壞了結盟之事,侄兒沒有什麼其他本事,唯獨鑽研過《鬼谷子》的縱橫之術。「蕭琪說道。

魏王嘆了口氣,「賢侄,皇叔本想為你奪得這大渝國的皇位,如今卻自身不報,皇叔真是愧對於你。」

聞言,蕭琪猶豫了一下,他說道:「皇叔,侄兒早就放下了,為何皇叔還放不下,如果皇叔能聽侄兒一句話,不如自從向齊王稱臣,從此做個逍遙王爺,這樣便能保住後半生的尊榮,在侄兒看來,當天天下也只有齊王能夠恢復皇家故土。」

「蕭琪,這這時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魏王怒道,「皇叔不會向蕭銘小兒稱臣的。」

嘆了口氣,蕭琪說道:「既然如此,侄兒便跟著皇叔一直走到底。」

定定地看著蕭琪,魏王想說什麼終究沒有說出來,揮了揮手,他讓蕭琪離開。

儘管不願意承認,但是自從滄州之戰後他就明白自己將永遠活在蕭銘的陰影之下,而現在一切都證明他的直覺是對的。

但是身為榮寵之至的藩王,他又怎能向蕭銘俯首稱臣呢?,